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四十九章 殿后有殿
    这些还是魔兵,魔将们更是特色鲜明,看过一眼后绝不会认错哪位魔将是哪位。

    与灵族方相对应,魔族的两位魔王站在空中滚滚魔气里。

    等级越高的魔族越近似于人族,这两位魔王与人修已很相近了,他们的眼珠也不是低阶魔族的血红色,而是一个黑中带点红,一个是暗紫色,两人都是有角魔人,头顶上方各有两只龙角般的短角。

    按以往的惯例,他们也不会亲自参战。魔族的魔王与灵族大帅哪次参战了,即是灵魔决一死战的时刻。

    一位魔王忽地伸手一压,黑色的虚影大手印压到魔族军的前方,十多个低阶的魔物被压成了碎泥,血肉乱飞!

    血腥的手段顿时止住了那片之前的躁动。原来是两个低阶的魔物快要进阶了,没能抵抗得住诱惑,吞噬起了同类来,造成那一片的混乱。

    魔王的虚影大手印抬起,化手印为大爪抓向了负责指挥那片低阶魔物的一个魔将,魔将想逃没能逃掉,被大爪捏成两截,魔晶进到魔王手里。

    在魔族这里,没有什么临阵斩将的忌讳,魔族只信奉绝对武力。

    处死了不听话的兵和没能及时制止不听话兵的将,魔王向往前一指,“杀!”

    一令既出,至少百万众的魔物朝前涌去。低阶魔物的数量最多,它们都冲在最前方,准确地说,是被魔将们驱赶着冲向灵族一方。

    魔族军一动,灵族那方很快得到讯息,封一和剡一两位大帅没有立即迎敌,而是过了一会,才不慌不忙地挥手示意,附了身那些神魂人接踵瞬移消失。

    两方军的情形,被置身在储军殿后的三人看了个清楚。

    神魂人用做存放人修肉身的储军殿,原是步轻履之母留下的随身洞府,步轻履之母战死后,此随身洞府成了无主之物。

    储军殿并不是随身洞府的全部。鲛人的性子都较为多疑,善留后路,深谙狡兔三窟之术,前方大殿是明的随身洞府,明的之后还是有一个暗的。

    鲛人有把自己的洞府当做埋骨地的传承,步轻履之母也是,随身洞府暗的那一部分,是步轻履之母的埋骨地也是藏宝地,只有拥有她的血脉的后人才能打开。

    步轻履说储军殿能藏身,指的就是随身洞府暗的这部分。

    随身洞府暗的这部分林千蓝更为眼熟,步轻履在南邺海海底布下的洞府几乎是这里的翻版,空间衍生阵,蜃珠,布有八个柱子的大殿,以及柱子周围布下的传送阵。

    此时他们所呆的地方,是前方成了储军殿的缩小了许多倍的殿堂内,只是里面较空,最里面也不是宝座,而是一座石棺。

    他们看到的两方对战的情形,来自于殿堂半空中的画面。

    林千蓝只时而扫一眼画面,她的关注力都在殿堂中央的一个远程传送阵上,旁边还余两块阵石。

    “怎样?”步轻履面有焦灼之色。几万年来,每次仙遗战场开启她都会悄悄潜进来,试图布下一个传送阵,但都没能成功。

    尽管时间不等人,林千蓝也只是面色慎重,手上没停,往传送阵上打下一组手诀后,才回应,“还要一些时间才能知道成不成。”

    布阵是急不得的,特别是这种繁杂无比的大阵。

    她布的这个远程传送阵跟以前布的有很大的差别,超出了云琅界的界面限制。

    步轻履想跟她联手,是看中了她懂阵法,并曾布出过远程传送阵。

    在阮听夜没有按照步轻履的安排去往无尽海,步轻履就查了下,发现阮听夜安然无恙地从无尽妖界里出来了。

    再深查下去,看到了无尽妖界里毁损了的远程传送阵,以及查到了她是司家人,猜出了在无尽妖界里布下远程传送阵的是她,才有了与她的合作。

    “别影响我老大。”腾二斜扔了个不悦的眼神给步轻履。它没忘步轻履把他们扔进无尽妖界差点出不来的事。

    步轻履没跟腾二一个幼生期腾蛇计较。

    不过,她本身精通阵法,也知布阵的事急切不得,问了下就不再打扰林千蓝,转而看向半空中的画面,并御使着传来画面的两颗鲛珠不断的移动着藏身位置,以免被神魂人发现。

    想进到升仙池所在的禁地里,需要通过一个传送阵,而那个传送阵掌握在封一和剡一两位大帅手里,连十二位大将军都只有己身的进出权,不能带人出入。

    这个传送阵是神魂人设置的,特地设了限制,不让妖族进入升仙池。

    步轻履等落到无尽海的妖族,因着云琅界面的修为限制,他们想硬闯禁地是过不了封一这关的,过了封一这关,也进不了那个传送阵。

    他们唯一的方法只有布下一个没有限制的传送阵。

    无数次都没能成功,但在上一个万年终于弄来了阵图。一万年来,他们修改了阵图,但因为进来不来,阵图改动了也没法测定修改的对不对。

    在意外地遇到林千蓝后,步轻履就起了与林千蓝合作的想法。在寿限上,妖族远胜人族,但在炼丹炼器布阵等运用灵智方面,步轻履不想承认也得承认,妖族比人族要逊上一筹,她的阵法都是跟人修学的。

    与林千蓝合作的做法对了,她布下的传送阵没能起效,林千蓝便接了手,边研究阵图边炼制银曜石,而没用她用来布阵的青谒石。

    最不着急的是司空霄,他悠闲地盘坐在殿堂的一侧。他对林千蓝这个年龄不足他零头、修为低他两个大阶的女修有着说不清缘由的相信,相信她能成功。

    他模糊感知到林千蓝身上有气运在身,才会跟林千蓝进到这里来。他的感知没错,罚雷被林千蓝的簪子法宝接下,没一个落到他身上,现在又离开在望,他不急。

    他还空提点步轻履,“用青谒石布出的阵法,最好用仙灵气来启动。”青谒石是上界常用来布阵的阵石,等阶较低的灵气很难催动。

    步轻履恍悟她布的阵错在哪了,也明白为什么林千蓝一晃多天都只研究阵图,而没有试着布阵,使用不同的阵石需要对阵法进行改动。

    对于复杂的阵法,改一处会动了全局,他们为了修正阵法里针对妖族的限制,研究了一万年,林千蓝需在这么短的时日内改动成功,难的不是一星半点。

    “多谢司前辈。”在比她实力强的司空霄面前,步轻履收敛了许多。

    这一会工夫,外面的情形发生了变化,神魂人这方有肉身的神魂人与魔族军的低阶魔物已打上了,几乎是神魂人对低阶魔物的单方面屠杀。

    低阶魔物做为先头部队只有一个用处,把魔气扩散到战场上,所以神魂人一方出动有肉身的神魂人,杀掉尽量多的充当魔气携带器的低阶魔物,阻止魔气逸散。

    外面打得怎么热闹,都没影响到林千蓝,她盯着远程传送阵,迟迟没有布下最后两块阵石,她的大脑在高速地运转着,计算着两块阵石应该落下的精确方位以及该使用的手诀等,并推算出不同落点不同手诀所带来的效果。

    忽然,她的手动了起来,两块阵石同时升起,分别落到大阵两边,她不再打手诀,而起了手印,轻喝道,“合。”

    两块阵石落到大阵上后悬在了半空,林千蓝的轻喝声后,两块阵石像是天生长在半空的,无论周围的灵气如何流动,都纹丝不动。

    与此同时,远程传送阵起了柔和的亮光。

    手诀复杂多变,错一个就关切到大阵的成功与否,但没有更多的时间让她来反复验证,在最后融合这一步上,林千蓝选择用真言术。

    这一个字就抽离了她近五分之一的元力出去,要是不成功,她只会再试两次转用其他方法,而不会把元力全耗尽。

    幸而一次成功!

    步轻履不吝喜色,“成了!我们快走吧。”

    对她倒是信任,林千蓝看了眼步轻履,说道,“我不能保证一定传对地方。”

    步轻履说了声,“不冒险怎有乐趣?”没有迟疑地迈入了传送阵。

    “说的不错,修行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不敢冒险即是退。”司空霄迈着悠闲步进了传送阵内。

    林千蓝知道阮听夜喜欢到处探险的爱好来自于谁了。她对自己布的阵法有信心,也站了进去。

    抬眼看了下,外面的景象大变。

    仙遗战场灰暗的天空添了诸般颜色!

    一股股似是带着血腥的红色魔气冲上天空,那本该鲜亮明快的红色,此时给人的以暴虐以及压抑感,如魔神降临人间,带来了灭世级的毁灭!

    一方,浩荡无边的金色烈焰燃着了那边天际,恰似火焰飞爆从空中倾轧下来,所到之处尽皆灰飞烟灭,也净化了那方天空,把灰暗的色调调亮了几度!

    传送阵亮光一起一落,林千蓝三人所处场景转换!

    是一处被圈禁起来的地方,圈禁所用的是一种白色的灵木,看着有缝隙,却是望不到灵木之外,林千蓝的神识也被弹了回来。

    淡灰色雾气飘浮,雾气的来源是位于正中的一池泛着灰白色的池水。

    升仙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