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五十五章 束手就擒
    林千蓝的身形突然左右摇晃了几下。

    “老大!”

    眼看着老大要栽落下去,腾二化为两丈多长,长尾卷住了林千蓝,才想起它现在不能飞了,卷带着林千蓝一起往下急速坠去。

    腾二也有些急智,想凝出一个风卷来托住自己,但打开空间通道造成此处灵气紊乱,还没平息,空间通道的关闭又让灵气起了湍流。

    处于紊乱中的灵气不好调动,腾二又是匆忙间凝出的,风卷凝的不实,不太顶事,没能托住它两丈多长的蛇身,几下就散了。

    但也拖缓了下坠的速度,腾二一看有用,一个接一个的风卷凝成,凝了三四个后找到了诀窍,凝出一个大的风卷,托住了一人一蛇,不再是坠落,而是被风卷载着向下飞行。

    一踏到实地,腾二赶紧松开了长尾,心也落下:成不了被摔死的神兽腾蛇第一人了。

    “啊!”腾二这才注意到自家老大成了血人,身上穿的是暗红色的法衣不太明显,脸上手上裸露的地方都是血!

    “没有太大的事。”林千蓝手撑着地,轻描淡写道。刚才她是一时提不起灵力,被腾二卷住后,她本想强行提起灵力,但见腾二有能力带她平安着地,就没出手。

    “都流这么多血,怎么会没事?”腾二忙从空间里往外掏东西,瓶罐玉盒弄出一堆,都是些灵丹灵药。

    省得林千蓝动用拿了,她从中找出几种疗伤用的,服了下去。

    “唔!”服了灵丹后伤口反而更疼,林千蓝咬着牙还是闷哼了出来,身子不时地小幅度地战栗。

    “嘶!”太疼!比她用龙血精华锻体的疼痛差不了多少!

    血是不太流了,但伤口内有股未知的能量撕扯着伤口。她服的灵药是让伤口愈合,这股能量想让伤口扩大,两相争斗,一处愈合一点,另一处被撕扯开,再一处愈合,上一处愈合的再被撕扯开裂。

    丹田里的木灵珠感知到她受了伤,很快吐哺出了生机之力去弥合伤口,这股能量才没能上太多的上风。

    但是,疼啊!

    “老大!服这个!”腾二看出老大的状况很不对劲,卷出一个玉瓶来,“这个一定管用!”

    是装有流霞元丹的玉瓶。让修为进一阶是流霞元丹其中一个效用,它疗伤的功效比得过云琅界的九品灵丹。

    腾二明知道流霞元丹能让它进阶,还是不假思索地拿了出来,林千蓝感觉她的痛感都减弱了些,她倒吸着气,“我的伤服这些药没用,你先都收起来……”

    伤口里的那股能量是来自于空间通道,是空间之力,也可以说是带有空间规则的灵力。

    还好她退的快,没沾染的更多,否则她现在已被撕扯成碎片。不除去这些空间之力,她的伤口永不会愈合。

    让她庆幸的是,腾二是神兽的肉身,又经神血强化过,只掉了几个鳞片,没沾染上空间之力。

    腾二在大事上不含糊,不懂的也不会耽搁时间,一个风旋收起了一堆东西,边问,“那怎么办?”

    林千蓝轻哈着气,用手背抹了抹流到眼皮上的血渍,“我们赶紧离开这里,我要找个地方闭关。”她没有施放清洁法术,体内灵力只剩下不足两成,能节省就节省。

    这里是封一大帅府的禁地,不是闭关的地方。

    更突显出有浮音宫的好处了,要是浮音宫还好好的,她已进到里面在承仙池内疗伤了。

    外面不是神魂人就是魔族,两方还在大战,一时上哪找适合闭关的地方去?林千蓝先想到的是储军殿的殿后殿,但没有步轻履,她是进不去的。

    腾二倏地纵过来,凝成一个风障挡在林千蓝的前方,风障刚凝成,一队神魂人在空中显身。

    为首的穿着软盔软甲的元帅服,面容冷峻,俯看着一人一蛇。

    来人身份很好猜,林千蓝抬头望着他,“剡一大帅,有何指教?”在实力悬殊的情况下,看对方没有杀她的意思,那就束手就擒吧。

    ※※※※

    重回到了升仙池。

    林千蓝盘坐在升仙池中的一个醍醐台上,承受着变异灵气的灌体之痛。

    与她伤口内总想把她撕裂的痛楚相比,灌体之痛像是在为她挠痒痒,还间接地抵消了些伤口撕裂的巨大痛感。

    灌体是被动的,无需她来运功,池内的灵气不断地涌进她的血肉以及丹田内。

    林千蓝无力阻挡,也不能阻挡,只分了心出来回想起她在迈往黑色旋涡那一刻。

    她站在黑色旋涡前,已感受到了里面渗出来的规则之力,浩瀚而强势。

    在规则之力面前,个人的力量显得如此的渺小!但她没有生出怯懦,更为渴望着拥有仙人的大能了。

    一天一夜后,林千蓝从升仙池里走了出来。

    她伤口里的空间之力已全部排除了出去,伤口弥合,灵力恢复。

    只是,她体内的灵力全部被变异的灵力替代。

    这意味着,她体内被打上了升仙池的印记。

    “林前辈。”封三十九对她抱拳道,“剡一大帅有请林前辈。”

    她都成阶下囚了,封三十九还称她为前辈?要从神魂修为上论,封三十九比她的修为高,不过她手上有克制他的东西在,封三十九不是她的对手。

    林千蓝看了看他,问道,“你没受罚?”是封三十九领着他们去的禁地,剡一大帅稍稍一查就能查出来。

    封三十九快速扫了下四周,答道,“我是被迫的,剡一大帅没有怪罪我。”

    神魂人没有肉身,隐藏起身形来,很难被人发现。封三十九这个较隐晦的动作表明,升仙池内还有其他隐藏的神魂人,也是在暗示她,她被监视了。

    林千蓝想到了,但也收下了封三十九的示好,问起了别的,“封一大帅死了,积翠境会再选出一个大帅,还是剡一大帅兼职?”

    封三十九迷茫道,“两位大帅从没轮回过,我也不知道会怎么办。剡一大帅要是兼任了积翠境大帅,积翠境不就跟观澜境合二为一了?那以后积翠境和观澜境还怎么较量……”

    封三十九思路的走向跟腾二有的一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