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五十九章 自入了虎口?
    林千蓝早知道有这群人修的到来。

    乾阳剑是第四把钥匙,会在蜃息海第四次开天眼时打开空间通道,比林千蓝晚进来三个月。

    一百个进到仙遗战场的名额,早在几十年前就被苍穹九洲的大世家瓜分光了,林千蓝还有幸得着了一个。

    妖族给人修留下的钥匙别有用意,空间通道的出口正好在诃罗境境内。

    用钥匙打开的空间通道会把进来的修士随机地扔到不同的地点,虽都在诃罗境内,但诃罗境大了去了,谁知会落到哪里去。

    眼前的这八个人应是落进来的地点相隔不远,汇合在了一起。

    其中有林千蓝认识的人,阮听夜,而叫出她名字的人不是阮听夜,是个看着面熟但不认识的男子。

    林千蓝也不惊讶,毕竟她以司华烨女儿之名、御雷魔杖,以及有个妖修道侣等传闻,在仙京城硬是混出了一定的名声。

    灵族和魔族天生为敌,还在双方大战期间,狭路相逢没什么可罗嗦的,战!

    能进到仙遗战场里的修为都在金丹中期以上,魔兵不足为惧。

    只一个魔将林千蓝对上了,为免引来更多的魔将,林千蓝用了御雷魔杖,不多少回合就把堆宿的魔晶拿到了手里。

    林千蓝抛出一个白色小舟,细看,是一片状若舟船的白色叶子,有几丝叶脉为浅红色。

    她站到叶舟上,对八人说道,“愿意离开这里的就上来。”

    阮听夜当即跳了上去,跟在阮听夜后面的是喊出林千蓝名字的男子。

    其余几个看了看望不到边际的暗红色天空,也都跳了叶舟。

    林千蓝一念催动,白色小舟遁入了虚空。

    他们走的及时,在他们走后几息,一个相当于化神期的魔君赶来,没找到入侵的灵族,挥手拍扁了数百个魔物,方才解气离开。

    ※※※※

    白色小舟再从虚空出来,就落到了一棵大树上。

    看到周围不再是暗红色的魔气,灵气充盈,八人全舒了一口气。他们也没想到进到空间通道后落到了到处是魔物的地方,还以为空间通道出了差错,把他们扔到了传说中的魔界。

    他们被道修称为魔修,可他们修炼的还是灵气,属灵族,到了魔界只有两个结局:死,被魔化变成真正的魔族。

    他们是来寻宝的,不是来坐实魔修称号的。

    那个认出林千蓝的男子深施一礼,“晚辈程五季,多谢千蓝真君。”他们从空间通道里出来遁行了有一阵子,都没能找到出路,不是遇到了林千蓝,他们不知道还要在魔气里呆多久。

    虽然他们做了重重防护,但他们的灵力是有限的,在魔气环境里呆的过久,灵力迟早会耗尽,在到处是魔物的地方恢复灵气不是件容易的事,更有被魔气入体的风险。

    林千蓝结婴又闹出了大动静,早传到了仙京城,是以这位程姓金丹修士自称晚辈。

    原是程家人。林千蓝与程家打过的交道不多,但对程家人的印象很好,轻轻一笑,“不必多礼。我并非刻意过去。”

    “要谢。”阮听夜一旁道,“刻不刻意都是救了。”

    林千蓝问他,“你怎么也进来了?”

    她去仙京城还见了附在陆语若身上的辛凝老祖,听辛凝老祖顺口提了跟她认识的几个人的事,说是阮听夜闭关了,把进仙遗战场的名额让给另一个阮家人。

    辛凝老祖已找到了杀害纪淮的凶手,有两个,一个是陆家的老祖,一位是齐家的,陆家的不用她杀,已经死了。

    林千蓝收了辛凝从陆家藏书阁找到的纪淮遗留下的玉简,投桃报李,给了辛凝老祖一小滴噬毒辅助,能不能杀了齐家的老祖为纪淮报仇,就看辛凝的了。

    阮听夜笑了笑,“有此好事怎能不来?”

    要说阮听夜跟步轻履没有血缘,林千蓝头一个不信,两人说话的语气、笑容,和对冒险的偏好,都如出一辙。

    有一个人轻呼道,“这是……璠玙木!”

    这么一会了,八人早看清了他们所立的地方,是在一棵白色巨树上,白色小舟不是炼制而成的法宝,而是巨树上的一片叶子,跟他们脚下小舟一样的叶子树上还有很多。

    璠玙木是传说中的神木,云琅界面上没有,典籍中对璠玙木的描述也不多。

    但璠玙木的样子太独特,与典籍的寥寥数语不差多少,所以此人认了出来。

    “是璠玙木。”林千蓝淡淡警告,“你们最好不要轻易地去动它的叶子,否则出了什么事别怪我没提醒。”

    她这话是为璠玙木说的。

    她用两块含有生机之力木灵气的储灵玉,跟璠玙木换了两片叶子,在成为大帅后,光明正大的再到了璠玙木跟前,与它做了另一个交易,即:她再给璠玙木一储灵玉的木灵气,换她契约的叶子随时回归本体。

    璠玙木的叶子是天生的遁行令,离开本体后,可遁着与本体的联系随时遁回。

    但要得到本体的允许。

    她也是为八人好。璠玙木的攻击力在神木中排名靠前,又发生了变异,攻击力里加了些邪性,连步轻履都不敢跟璠玙木硬碰硬,更别说他们都只是金丹修士了。

    听不听在个人。

    林千蓝先行下了叶舟,八人跟着下来,林千蓝挥手收走了那片叶子。

    看在八个人眼里,林千蓝的行为是典型的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不让他们动璠玙木的叶子,她自己动的倒是便宜的很。

    神木谁不想要?几个人各有心思。

    只有阮听夜应道,“我本想也取一片叶子作舟,即是如此,还是作罢了。”

    几个神魂人现身半空。

    八个人一惊,这几人是什么时候来的?他们都没有察觉。

    而且,这几人都是神魂形态!

    他们没有轻举妄动,一是看到林千蓝稳稳地站着,二是因为,能以神魂形态离体行走的,至少是化神修为。

    几个神魂人过来,冲着林千蓝行礼道,“大帅,需要把他们送入储军殿吗?”

    一听就不是好事,八人面色各异,他们出了狼窝,难道又自入了虎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