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六十一章
    大帅府内,林千蓝坐于高位,看着下方的一众修士,说道,“你们可以选择帮我杀魔族收取魔晶,也可以自行离开,生死自负。”

    有人愤然指责,“怪不得你们司家突然放弃了进来的名额,原是早知道此处的情形,却是半点都不透露,是想让我们都折在这里,好司家一家独大吧!”

    此人的义愤填膺,得来的是站在他旁边的人的退离。他的愤然变成了愕然,“你们”

    对林千蓝没什么影响,她舒服地靠坐着,等一会没人再说话,才道,“怪司家人没透露?司家人要是真知道,也透露了,你们哪家人会信呢?”

    是她从鬼魇兽的口中得知了些仙遗战场里的情形,在回到仙京城后见了司家的族长木琰老祖,只说进入仙遗战场或会百死无一生,当时木琰老祖只说考虑。

    林千蓝尽到了警示的之责,让不让司家子弟进来只能由木琰老祖决定。

    木琰老祖够有气魄,有萧家先祖进到仙遗战场得了无数重宝,并因此让萧家成了超品大世家的例子在,他还是果断地放弃了这个机会,以保存司家子弟的性命。

    司家人放弃了,对外给出的理由是仙遗战场太危险,不值得拿司家人子弟去赌运气。其他世家是怎么评司家的呢?听阮听夜说,多数人都在暗中嘲笑司家人胆子太小。

    这会了,又说什么司家不透露,这垫背的找得真急。

    一时没人应声。

    他们这些人,有的进来后不久就被人附身,有的是先跟魔族厮杀了一场,好不容易到了有灵气的地界,又被人抓了,带到了一个都是肉身傀儡的大殿里。

    要不是林千蓝,他们都已成了大殿中的一员。

    能站在这里还算是好的,有的已死于魔族的手上,有的被魔化成了魔族。

    林千蓝说道,“都想好了?选离开的现在就走吧,不会有人拦着。看在都是人修的份上,我保证离开你们能平安离开沏玉谷。”

    有人犹豫再三,离开了大殿。选择进来的修士都是金丹以上高阶修士,总带有心高气傲,特别是几位元婴真君,怎愿意留下听林千蓝的?

    他们一时不察被人附了身,在他们防备下,谁死于谁手还不定。

    离开的是小部分人,大部分人都留下了下来,包括指责林千蓝的那个修士。

    林千蓝对这个结果很满意。

    她需要大量的魔晶,靠她跟腾二去杀,哪有时间修炼了?神魂人体质特殊,不敢接触到魔晶,不能指望他们。现在来了一些壮劳力,她怎能不用?

    不是她跟剡一达成协议,要来处置这些人的权利,这些人早成了神魂人‘肉身战衣’,她是在给他们一个活路,全凭自愿,他们不选她也不勉强。

    跟储军殿成千上万的肉身战衣相比,区区几十个修士没放在剡一眼里。

    大战初期难以称得上大战,基本是神魂人单方面对魔物的屠杀,魔族不断地驱使着魔物往上涌。

    双方争夺的焦点在于魔气扩散的范围。

    神魂人不能长期呆在魔气范围内,魔族也一样,长久地呆在纯粹的灵气环境内,体内魔气消耗光了被大量灵气灌体不会灵族化,只会死。

    魔族损耗低阶魔物来扩散魔气,神魂人阻杀低阶魔物以制止扩散。

    低阶魔物损耗的差不多了,魔族不再驱魔物入诃罗境,双方进入了真正的大战。

    不再是直来直去的对杀,而是运用起了战术,双方各结界为城,来防御拒敌。

    不用亲自猎取魔晶,林千蓝修炼的时间增多,除了体术,她的修炼只一个内容,就是让紫气珠吞噬魔晶里的魔气。

    紫气珠是很挑剔,诃罗境里夹杂着灵气的魔气不要,有了高阶的魔晶,低阶的就不爱吞了。

    从低阶到高阶,林千蓝没有计算过多少魔晶只剩下一撮灰。

    她时刻都关注着紫气珠的变化,怕一不小心被魔气反吞噬魔化了。

    “这是……变化了?”紫气珠里出现了一丝灰色。

    不是红色就好。紫色的元力吞噬了红色的魔气,为什么会奕成灰色,林千蓝没去深究。

    她一提元力,掌心雷凝成,属性和威力不变。

    这才放下心来。

    她有时也佩服自己的胆量,敢拿自己的修炼根本冒险,要知道,只听过修士被魔化成魔族,没听过被魔化的能逆转回修士的。

    她心里其实是憋着一股战意的,不是与魔族,而是与啻玄。

    与啻玄的抗争到现在,啻玄没赢,她也没胜。她脱离了啻玄的掌控,但也被滞留在了这里,如若不能进入上界,她的修行之途将终止在此处。

    那还不如去神界做个寂寞界主。

    变化一旦开始,一天一个样,紫气珠里的灰色越来越多。

    ※※※※

    “我怕我记得,会滋生心魔。”阮听夜转了转手里的玉瓶对林千蓝笑道。

    玉瓶内装的是升仙池的池水炼制而成的灵液,饮了后会失去进来之后的记忆。

    林千蓝说到做到,帮她猎取魔晶没死的修士,她给他们离开的活路。萧尧没有进来,持着乾阳剑的是一个萧家元婴,不知下落。

    步轻履给她的钥匙派上了用场,她转交给了阮听夜,用来打开空间通道离开。

    剡一给她的处置权里有条件,便是若离开便要消去他们的记忆,这也是为什么云琅界很多修士都知道有仙遗战场,传说里面宝物无数,却是没有一句提到有神魂人、魔族的原因,被神魂抓住后又放行的,都被消除了记忆。

    有没被抓住的带着记忆离开了,所以修炼炼魂道的元婴会知道仙遗战场内有通往上界的空间通道。

    毕竟与阮听夜为友一场,林千蓝存有私心,只让阮听夜立誓不说出去即可。而阮听夜选了服用灵液,给出了个怕滋生心魔的理由。

    “千蓝,后会有期。”阮听夜举起手里的玉瓶一饮而尽。

    灰色旋涡形成,阮听夜率先迈了进去,余下的十来人鱼贯而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