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六十二章 神魂离灯
    彻天的声响,红色的魔气被炸空一片,露出了无色的真空!

    腾二一边操纵着大阵,抵御着魔族的进攻,一边往大阵外扔着丹宝。

    数了数空间里的存货,传音给林千蓝,“老大,不够扔多久了。”

    封三十九提供的空间缝隙地点是在契霖境,魔族的地盘。

    “再坚持一会,快了。”林千蓝打下最后一块青谒石。

    她脚下是一个以青谒石为阵石的远程传送阵。

    空间通道消失,她另辟蹊径,打算建造一个通往上界的传送阵。

    看起来有些异想天开,但在之前已经有人异想天开了。纪淮为了能与寿限不足的辛凝一起飞升,设想出来一个界面传送阵,只是不幸遇害,没能付之于行动。

    辛凝给她的玉简包括所有与界面传送阵有关的资料。

    毕竟是没经实施过的,林千蓝没有照般,她这些年在阵法上研究最多的就是传送阵,她手上的传送阵阵图不可谓不多,综合之下,建造出了她脚下的传送阵。

    林千蓝紧握了下浮音簪,不舍也得舍。

    上回用浮音簪打开进到仙遗战场的通道,她其实算计到了啻玄不会轻易毁了浮音簪,毁了浮音簪啻玄亿万年的谋划便付之东流,她有一定的把握收回。

    这会没有任何收回的可能。

    至于玉离神界会不会因此湮灭,跟她没有半毛的关系。从啻玄策划了蓝曦的存在起,玉离神界毁不毁便在啻玄的手里。

    什么她不回归,玉离神界便会湮灭,是啻玄强加到她头上的,她可没有认这个锅!

    她只想把自己的命掌控在自己手里!

    再没有什么不舍,浮音簪从掌心飞出,林千蓝的双手迅速起印,催动真言,“开!”

    为保成功,她加了一成的元力。

    浮音簪陡然放大,却不足破开天眼时的三分大,往半空一点刺去。

    是时候了,“封三十九!”

    封三十九等的就是这一刻,三十六块仙灵石依顺序放入阵台上方的九个槽内。

    此时浮音簪的簪尖扎入了虚空,林千蓝手印一变,“破!”

    惊天的乍响!

    周围景物都被震得虚化,方圆数里的魔气荡然无存!不仅是魔气,攻向大阵的魔族再无活口!

    而数丈长的浮音簪当即崩解,寸寸如雨落!

    布在传送阵周围的大阵也尽毁,浮音簪崩解碎屑落了进来。

    林千蓝没时间去感伤浮音簪的彻底损毁,因为她双眼以及神识都盯着上空,也就没有注意到一个细小的碎屑落到她的手边凭空消失。

    乍响声刚过,空中出现的一个半尺大小的黑色裂缝。

    足够了!

    林千蓝手上没停,再换手印,喝道,“启。”

    传送阵亮起,又猛得亮光大作,整个传送阵变成了一个白茫茫的光球,光球只存在一息,倏尔不见!

    再看传送阵,空无一人。

    ※※※※

    虚天宗仙元峰。

    守魂殿是整个宗门最为冷清的所在,平时大门总是紧闭,若有人想查看魂灯都是走的偏门。

    这天,守魂殿的正门突然大开,数个传讯符传向宗门各处疾去!

    最先收到传讯符的是居于仙元峰的玄元宗主。

    “神魂离灯!”他颇为失态,站起时太猛,袍角甩到旁边的棋桌上,一走动带落了几粒棋子,玉质的棋子落到地面上,发出清脆悦耳的叮叮声。

    这会除了传讯符,什么都引不起玄元宗主的注意,他大步踏过滚落到前方的棋子,几步便到了殿外。

    “宗主。”天演峰的峰主至和真君恰在附近,只后玄元宗主一步收到传讯,随即瞬移了过来。

    两人此时立于守魂殿前的上空。

    玄元宗主看着至和真君掌心呈现大吉卦相的龟甲片,仍是不敢相信,“至和,真是林千蓝?”

    他是太想相信,但这事盼了多年,怕落一场空。

    至和真君一笑带动白须飘动,“应为真。”

    玄元宗主叹而自问,“这……怎么可能啊,林千蓝方结婴没多久。”

    两人说话间,就见一点亮光从守魂殿的殿顶冒了出来,状似烛火,却并不随风摆动,徐徐地朝上空升去。

    事情已见分晓。

    玄元宗主传令下去,“打开宗门大阵!”

    “宗主,宗门大阵阻不了离灯神魂。”万和真君说了实话。

    有神魂离灯这么大的事,又发生在虚天宗各老祖真君关注的一个魂灯上,没闭关的都聚了过来。

    玄元宗主瞪他一眼,“阻不了是阻不了,为何要添阻。”

    万和真君认错,“好好,宗主英明。”却是透着喜意。

    林千蓝的神魂离灯意味着什么都太清楚,往大了说,关系了虚天宗十多万弟子的前程,他们的前程自然包罗其中,怎不心喜?

    殷青梨此时与他人的心喜不同,他双目紧盯着那点亮光,抿直的双唇透露出他此时内心的紧张。

    离魂的是六弟子的魂灯。

    魂灯名为灯,亮光并非为火,而是魂光。神魂置于魂灯,魂光点亮,魂灯主人身死,魂光熄灭,留在魂灯里的神魂熄灭。

    若是神魂离灯,且魂光不熄,只有一个可能,神魂的主人飞升到了上界!

    收到守魂殿弟子的传讯,说是六弟子的神魂离了灯,殷青梨立即赶来,想亲眼看到魂光安然离界。

    虽说魂光半途熄灭的例子极为罕见,但少就代表有,不看到魂光离界他的心里一刻难安。

    宗门大阵打开,魂光没有受到任何阻隔,突然高空裂开一个旋涡,正在徐徐升高的魂光一下子被吸入旋涡内,旋涡关闭。

    “千蓝真君飞升了!”

    消息很快传了出去。

    结婴不几年便飞升到了上界,千蓝真君再为云琅界众人留下一桩悬案奇闻。

    ※※※※

    琉瑛界。

    在原大周朝、现为明仕国的一个处在群山里的偏远山村里,一个三四岁大的孩童正面临着他出生后的最大危机!

    他跟着一条可爱的紫色小蛇来到了屋后的山林里,不料紫色小蛇变得很大很大,把他堵在了山岩一角。

    他很怕,身子紧紧贴着后面的山岩,双手也是,贴着冰凉的石头还是不停地出汗。

    大蛇好大啊,眼珠都比他家的牛车车轮还大!

    他很怕,心里不知怎么的,就是觉着大蛇不会吃他,见大蛇变大了后一直瞪着他,瞪了好一会都没动,他有点不那么怕了,身子不敢动,动了动脚趾,还是问了大蛇,“你,你会吃我吗?”

    大蛇嘴角的胡须动了动,“你听话就不吃你。”

    “我听话。”

    “记着,以后见到姓萧的绕道走,做不到我就吃了你,听见没有!”

    大蛇口气一严厉,孩童身子一抖,“听,听到了。”

    “发誓!”

    孩童稚嫩地声音抖着,“发,发誓。”

    大蛇恐吓完毕,一晃变成了一个紫发男子。

    孩童的嘴巴张的比见到小蛇变成大蛇时还大。

    “胆子满大的嘛。”屠敖恐吓的效果相当满意。阡风的转世没让失望,观察了几天,确定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皮猴子,他才敢现真身恐吓。

    手中的剑伸向孩童,“容辛,想学武吗?”只能说是天意难测,阡风上一世的本姓遗忘,本名为辛,被收到萧家后排名阡风。这一世投生到一个姓岳的人家,起名为容辛。

    岳容辛的目光一下子被吸引过去,粘到了剑上,连害怕都忘了,一只手从身后慢慢地伸出,用指尖碰了碰剑尖。

    屠敖心里颇有些吃味地等着岳容辛抓住他的剑,却见岳容辛忽然仰起头,望向头顶的天空,日光正好,刺得他把眼眯成了一条缝。

    屠敖跟着往天上看了看,神识也探了探,什么都没有,问岳容辛,“看什么呢?”

    岳容辛眼睛眯的不舒服,不再看了,听到问话,摇了摇头。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往天上看。

    十二年后。

    同一个后山。

    屠敖一会坐下,一会站起,一会走着,一会又咬着根草叶斜躺在高高的枝杈上,不时地嘟囔着,“怎么还不出来?”

    他让岳容辛自己选择恢不恢复前世记忆,岳容辛选了恢复,他把留存有前世阡风记忆的纳魂珠给了岳容辛。

    岳容辛拿着纳魂珠进到闭关的山洞里半天了,按说该融合完了,怎么还不出来啊。

    “容辛会不会变回阡风啊,千万别……”

    “不就融合个记忆,有这么难吗。容辛!你快给我滚出来!”

    一个十五六的少年,走到了大树边,抱着剑,斜眼望着树上自言自语的紫发男子,“屠敖,还不快滚下来!”

    屠敖一个翻身,真从枝杈上滚落下来,站到了少年的跟前,佯装镇定地拍拍少年的肩头,“容辛啊,都记起来了吗?记起你的师父吗?他还在剑阁等着你呢重新拜师呢,你收拾收拾,我明天就带你去清玄宗。”

    岳容辛好笑地看着他,“我记起师父了。不过,拜师的事不急。”

    屠敖脸上的笑容隐去,“什么事急?你别忘了,你发过誓,不会再理会姓萧的。”

    “嗯。发过誓,不会理会。”岳容辛想起这事就嘴角犯抽抽,屠敖每年都让他发几回见了姓萧的绕道走的誓言,他发誓发的听到萧字都会心里不舒服。

    “那什么事?”屠敖无奈地咧了下嘴,“林千蓝已经飞升了,你喜欢也白喜欢。”

    “飞升了?”岳容辛愣了下,随即笑了笑,“放心,喜欢林千蓝的人是阡风,而我是岳容辛。”

    屠敖心头的悬石终于落完,下意识地拍拍胸口道,“那有什么事比拜师还着急?”

    岳容辛笑着看着他,“我们是不是先算算从小到大,你恐吓过我多少次的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