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六十四章 三气作乱
    林千蓝听司空霄说起过空间风暴的厉害,但听人说跟亲身经历永无法有同等感受。

    在传送阵启动后,眼前一团白光,也只剩下白光了,什么都看不到,在这一刻她以为自己的眼睛瞎了,但眼瞎还不是最差的,因为她在一点点地被剥光!

    她在自己身上加了一层又一层的防御,每件防御法宝都让金灵施了点金术,防御能力至少提升了五成,有的提升了一倍不止。

    这一层层的防御正在一层层地被剥离,一瞬就是一层。她哪里顾得上眼瞎不瞎,要是防御没了,她在虚空中没有活的可能!

    空间风暴!

    传进耳内是尖锐的破空声,时高时低,呼啸着在脑际。

    神识一放出体外就没影了,身外是个什么情况一点都不知道,只感觉自己像是被挂在高速行进列车车头的旗子,身不由己,随时可能被撕裂!

    林千蓝能做的只有不断地往身上加防御。

    鳞甲盾,一息便与她断了联系,不知抛到虚空何处。

    灵音角,是步轻履之母留下来的,腾二用醍醐丹交换来的,多抵御了几息,让她赢得了喘息的机会。但也只是几息,她都还没弄清灵音角的真正用处,几息后不知所踪。

    开始抛出的是防御法宝,管不着是什么法宝了,只要能抵挡一时都扔了出去,琉玉塔、玄冰幡、流影尺、鲛丝金罗罩等等,她在仙遗战场内新得的法宝在手里没捂热就没了。

    已没了时间长短的概念,可能只一会工夫,也可能过去了很久。

    她抛了多少件法宝也不清楚,最后只听到腾二惊叫一声“老大!”,脑子里也一片白茫茫,身体急速下坠!

    ※※※※

    腾二睜开眼,眼珠转了下定了定焦距,抬起了头。空间太狭小,它头抬得稍高了点,头顶便顶在了冰上。

    足够让它看清右侧老大的侧脸了。

    它凝起一个小小的风卷,一点点地卷去老大脸上凝结的一层冰霜。

    “老大?”跟无数次一样,没有回应。

    神识探了探,确认了老大没死。还不放心,感应了下尾巴尖下老大的手腕,好一会察觉到了老大的脉搏跳动了下,虽然这跳动比蚊子落到身上产生的振动大不了多少,但有。

    老大活着就好。

    “老大,你什么时候才醒啊,我都饿瘦了。”一提饿,腾二真觉着饿的不行了,一念从它的空间里取出一个盘蛇果来悬在嘴边,刚张开口,又舍不得了,这是最后一枚盘蛇果了,吃了就没了。

    不过,不吃也没新的了……还是吃了吧。

    腾二张口把盘蛇果吞到了大口里,用上下颌压碎了细细地品着。好吃!

    更饿了怎么办?

    腾二不是个亏待自己的主,再弄出一个杪风果来,咔嚓咔嚓地啃了。

    还说自己饿瘦了!她就没见腾二哪回醒来饿着自己过!

    林千蓝的一丝神识能看到腾二,却不能跟它交流。这丝神识只刚刚探出额头,除非腾二的神识主动与她交流,可这二货用神识在她的鼻息边探来探去,就是不知道往上移一移。

    腾二只顾着吃了,没有再放出神识,林千蓝等了会,不敢分心太久,收回了那丝神识。

    神识一收回,林千蓝的神魂便跟外界断了联系。

    她不是不想跟腾二联系,而是她如今的状况不允许。

    她的神识不能外放,神魂被禁锢后,与腾二的神魂联系也被截断。

    把她困住无法与外界交流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她自己。

    不知多久之前,体内的剧烈疼痛让她的脑子从一片白茫茫中脱离出来,变异灵气灌体算什么痛,这会的疼痛让她起了不如死去的念头。

    造成她痛疼的不是外来的东西,是她体内的灵力元力,还要加上魔气。

    三种能量在她体内混杂肆虐,她的丹田内一片乱糟糟。

    元婴闭着眼,个头比原先要小上一大圈。

    吞噬了魔气后变成灰紫交错的紫气珠,扩大了无数倍,不是紫气珠进了阶,而是它快散架了,仅仅维持住了个珠子形状,原来混合在一起的灰色气体,正在还原成紫色元力和红色魔气,不断地往外逸散。

    魔气跟灵气元气是天敌,三者相互吞噬着,抢占着她体内地盘,特别是性情暴虐的魔气,把她的体内弄的无一处不受伤。

    就这样她还能活着,是木灵珠不断地吐出生机之力,为她修复着伤处。

    还有金灵,她的元婴没散架是金灵小虎布下金气防御护住了元婴。

    一边被破坏一边被修复,她曾在渡丹劫时经受过,再次尝到了这种痛到了极点的痛。

    她脑子白茫茫了多久,依然是不清楚,只是她清醒的及时,因为魔气已冲进了她的识海里。

    识海是神魂所在,若是神魂被魔气侵污了,分分钟会魔化,再不可能有逆转的机会。

    幸好神魂还没沾染上魔气,她当即禁锢住了自己的神魂,封住了识海,先不让魔气再进来,然后再把进来的魔气抽离出去。

    识海一封,她的神识便无法放出体外。

    令她无奈的是,她还不能把魔气从体内清除出去。

    她不知道她现在身在何处,是不是被传送到仙灵界,在封住识海之前,她用神识匆匆扫了下外界,发现她被封在了冰内,腾二变成了两丈多长,在她身上缠了几圈,进入了休眠。

    腾二是用它的身体护住她,不让她直接接触到冰层。

    至于为什么腾二不把她从冰里弄出去,要等腾二醒来再问了。

    要是这里是仙灵界,没了魔气混合,她的元力被排斥会产生什么的后果,可参考她差点被空间之力撕扯成碎片的经历。

    为今之计,只能是一点点疏理,让灵力元力魔气回归原位。

    灵气元力都不能调用,继封了识海之后,她封了五感,切断了与外界的联系。

    应是过了很久,她才把识海内的魔气抽离出去,分出一丝神识探察外面的情形,在不打开识海的情况下,她的神识不能离体,只能看到周围的一些情形。

    腾二不知道它再次错过了与它家老大联系的机会,啃完了两个杪风果,不觉着那么饿了,一个人醒着哪都不能去,怪没意思,它准备继续睡觉修炼。

    它拿出一块灵石放在身边,想想,又拿出了两块。

    这里没有灵气,腾二不知道他们被传送到哪了。

    因为没有灵气,它这么久都是用灵石补充灵力的,不知道还要在这里呆多久,它很节省灵石,灵力只补充一半,修炼都是一块块地数着灵石用。

    “欸?”有动静!腾二再抬起头。

    这里冰外面有个结界,它的神识探不出去,但能听到声响。

    像是东西敲在了石头上,“咔!隆!”石头断裂声。

    腾二听出来了,是有什么东西在挖石头。

    它疑惑了,难道结界外边不是冰,而是石头?

    声音响个不停。

    再一会,挖石头的声音近了许多。

    “……可……冰……”

    “……坛……”

    有人!

    怎么办?外界有结界离不开,老大还没醒,腾二有点急了。

    开石头的一点点靠近,腾二又试着叫了声,“老大?”林千蓝此时又断了与外界的了联系,没能听到。

    腾二不知道老大怎么了,但它知道老大不太好,之前好久一段时间老大的身体一会比冰还凉,一会热的把旁边的冰都弄化了。

    叫不醒老大,它也不敢乱给老大吃东西,只能用身体缠着老大,不让老大贴着冰,怕它睡觉修炼的时候冰把老大的眼睛嘴巴给堵住。

    来的要是坏人怎么办?他们会不会杀人夺宝啊!

    它要不要先把结界给弄开啊?它向结界甩过好几回风刃,没能破开,这结界圈的地方太小了,它没敢用太暴力的,怕反伤了自己和老大。

    要是来的人比它厉害,它打不过怎么办?

    腾二急的眼珠转个不停。

    砸丹宝?不行,老大还在这里,砸丹宝会祸祸到老大。

    对了!老大说了,打不过的时候就躲,躲起来偷偷打。

    腾二变成了细细的尺长小蛇,钻进了林千蓝的袖子里。哼哼,要是那些人敢伤害老大,它就突然出来给他们一风刃!

    “咦,这里的石头怎么挖不动?”一个女子的声音。

    一个粗声粗声的男了道,“挖不动?让我看看……嘭!”停了下,男子大喘着气道,“真够硬!”

    一个略低沉的男声,“让我来!”

    “昕平哥小心!”

    “呯!”一声不大的爆炸声。

    粗声男子大笑,“哈哈!太好了!是块玄瑛石!上面刻有灵纹,姜昕平,真有你的,我们找对地方了!”

    来人好了,腾二这边不好了。

    它只感觉一股气流迅速涌进它撑起的这个用它的身子撑起的小小狭窄冰洞里。

    然后往它的体内灌去!

    仙灵气!

    腾二这下知道了,这里就是仙灵界!

    它的体内正缺灵气,仙灵气一下子灌注进它的体内。

    仙灵气的等级高,不服它体力灵气的管,在它体内到处乱窜,强行替代它体内低阶的灵力,腾二体内机制迫使它自动进入了休眠状态。

    腾二被仙灵气灌体,林千蓝也不会幸免。

    她不知道外界发生了什么事,正在指使着元力吞噬一条经脉里的魔气力,突然从体外涌进来一股股的气流,涌向丹田经脉以及肉身的穴道!

    这外来的气流找的是灵力的麻烦,直往她元婴里涌去!

    仙灵气!

    高等级灵气会本能地替换掉低级的灵气。

    以林千蓝肉身的强悍,仙灵气灌体不会让她爆体而亡,换个时间,她会很乐意接受,但现在她体内的三种能量还没有疏理好,又来个第四种,这是天要亡她!

    可除了接受,别无他法。

    林千蓝管不了外界出了什么变故,她不解决好体内的麻烦,是决计不好活了!她果断地连肉身都禁锢住了。

    ※※※※

    进来的三人很快挖到了他们想找的地方。

    是一女两男。

    女子张望了下,惊叹道,“真有个山洞!真有冰!”

    他们面前是一个不算小的山洞,山洞四壁覆着一层冰,山洞很空,靠里的地方有个大冰包,约有百米方圆,四五丈高。

    大冰包的形状较为规整,不太像是天然形成的,更像是一个高台之类的东西被厚厚的冰覆盖住,看不出真面目,只留下一个规整的轮廓。

    细看,只有中间大冰包全是冰,山洞里的其他地方的冰都是受冰包寒气的影响,凝结成的一层薄冰。

    女子两眼放光,“会有冰晶髓吗?”便要往大冰包那里走。

    其中较为壮实的男子手里的斧子往前伸了下,是想拦住女子,“丹朱,小心,先别过去。”

    女子丹朱斜嗔了他一眼,“姜力哥也太小看我了,我哪会不小心?”

    另一个高个男子说话了,“姜力说的对,是要小心点。上面说这里是个召唤祭坛,到处设有机关,要仔细察看没问题了再过去。”

    丹朱较为听从高个男子的,没往前走,“我知道了,昕平哥。”

    只见姜昕平手执一杆暗金色的毛笔形法宝,只不过这杆毛笔连笔头都是暗金色的金属炼制成的。

    姜昕平执笔对空挥毫,点点画画。

    “咔!”

    覆有薄冰的地面突然有一处陷落了下去,留下一个黑色的大洞。

    丹朱有些后怕,“真有机关!”这个黑色的大洞正在她的前方,要是她刚才直接走过去了,可能就掉到黑色大洞内了。

    但也更为期待,既然费心在这里设有机关,就有可能找到他们想找的东西,或许还会有意外之喜。

    姜昕平执笔不停,除大冰包周边丈余范围内地面如初外,其他地方的地面不断往下陷落,最后只余下几块可行走的实地,姜昕平才收回了笔形法宝。

    姜昕平在前头带路,丹朱居中,姜力在后。

    到了大冰包前,姜力举起斧子往大冰包砍去,用力不小,一斧子下去,砍掉一大块来,几斧子下去,在他面前砍出一个四五米深的冰洞。

    “姜力,停下!”姜昕平制止道,“冰里有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