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四章 日常
    香!

    寇三娘的厨艺不是盖的,色香味俱全,勾得林千蓝食指大动,挑水劈柴都是体力活,闻到香味肚子馋虫开始起义。

    只两个人,没什么食不语的规矩,紧吃了一阵子安抚了肚中馋虫后,林千蓝放慢了速度,喝了一口汤,说道,“三娘子,你开什么胭脂铺,干脆开个饭馆得了,肯定比卖胭脂赚钱。”

    “又想找打了不是!”寇三娘一筷子敲来,林千蓝身子往后一撤,筷子落空,寇三娘再敲,林千蓝再闪,来回三四个回合,筷子没一回敲中林千蓝的额头。

    两人一敲一躲,动作流畅娴熟,不知演练过多少次了。

    林千蓝见好就收,“我错了,是掌柜的。”寇三娘喜欢被称为寇掌柜、掌柜的,不喜欢被人叫三娘,寇家娘子。

    寇三娘的筷子敲到半道收了回去,“死丫头,净会说些稀奇古怪的词,饭店就是饭店,什么饭馆?老娘我的手艺是为了祭自己的五脏庙的,可没闲情伺候那帮糙货。”

    林千蓝应和,“就是就是!那些人哪配让掌柜做饭。”在外面吃饭的,基本都是男子。镇子里的人大都相熟,平日里常在外面吃饭的,有那么几个被寇三娘看不上眼的糙汉子。

    不过,她说的好像是‘饭馆’?卖吃的场所,都是叫酒楼、饭店,或是铺子,饭馆是什么鬼?林千蓝也觉着她最近脑子不大转圈,总脱口而出一些奇怪的话,偏她自己懂得她说的是什么意思。

    呃……‘什么鬼’是什么鬼?

    见她走神,寇三娘凶了一声,“快吃!磨磨蹭蹭地,又想偷懒?”

    “我哪里偷懒了……”

    两人边斗着嘴边吃着,人虽少,一点都不显冷清。

    吃了饭,寇三娘去了前店。

    镇子里来往的客商不是很多,相应的,胭脂铺子里的主顾九成都是本镇以及周边村落的人,每天来卖胭脂的,多了也就五六位,少了有时一个都没有,赚的有限。

    林千蓝则留在后面制作胭脂。

    寇三娘对她没有藏私,教会了她后,制作胭脂的活也交给她了。

    “也不知道这铺子到底是谁的。”林千蓝嘟囔了句,因为她发现离娘草的花瓣少了一大半去。

    制作胭脂的花材不少,加了离娘草的胭脂是最好卖的一种。

    不用问,是寇三娘拿去泡茶了。离娘草的香味非常好闻,也是泡茶的上等香料。

    寇三娘在吃喝上从不亏待自己。

    林千蓝只得做了另一种胭脂。

    她手里握着木捣锤,快而匀速地研磨着石臼里的刺红花花瓣,不大会就研磨成了花泥。

    这也是寇三娘当甩手掌柜的一个原因,林千蓝无论做什么,都是又快又好。

    院门外绿的紫的影子一闪,一人跑了进来。

    “小蓝!”

    来人是个十三四岁的少女,脚步匆匆地冲到院子里的石桌前,“有件好事想听不?”

    林千蓝手上没停,只抬了下眼,“我说不想听,你就不说了?”要是静桃能存得住事,日头真是要打西边出来了,亏了她名字里的静字了,只要她在,一点安静都别想有。

    “那哪能!”静桃一点都没有被揶揄的自觉,“我跟你说,听说州府里贴了皇榜了,宫里要选宫女女官,要不了几天,咱镇子也会张贴了。小蓝,你想参选吗?”

    “不想。”

    静桃眼里都是星星,“为什么不想?做女官多好,宫里的女宫到了县里,县老爷都会敬着。做不了女官,哪怕做个宫女,都有银子拿的,还能看看皇宫是什么个样子。”

    林千蓝给静桃泼冷水道,“你不想想,宫里的女官宫女都是有定数的,三年就选一回宫女,十年才放一回,中间差的那些个都去哪了?”

    “去哪了?”静桃问出来后,也想明白了,脸色发了白,“……死了。那我,我再想想。”

    “做出决定前,多想想是对的。”因静桃跟她是一起长大的,关系很好,林千蓝尽到了提醒义务,听不听在静桃,她不会把自己的想法强加给静桃。

    静桃的承受力还是很强的,脸色很快正了回来,羡慕道,“明明我比你还大好几个月,怎么你懂得这么多!”

    林千蓝一笑。静桃只是随口一说,可她却是不好答。

    这个不好答不是给静桃的,而是给自己。她懂的东西有很多像是原就在脑子里的,拿这件事来说,她对静桃说的就不是听来的,而是静桃一说,她脑子里就出现了许多有关宫女皇宫的消息。

    她再次走了神。

    “……我还想看看国师大人长得什么样呢……国师……小蓝,你说国师大人真是会比神仙还好看吗?”

    听到自己的名字,林千蓝回了神,一眼看到静桃爬了红晕的脸,就知道这小妮子春心萌动了。

    “这个……不清楚,传言的东西,总是不大可信。你想想,说比神仙好看的那个人,真的见过神仙吗?没见过神仙怎么能说比神仙好看?”

    “也对啊……”静桃眼里的光彩落了下去。

    第二天,林千蓝起了个大早,背着背篓上了山,想赶早采些带着露水的离娘草。

    制作胭脂用的花材,有的是收来的,有的是自己上山采来的。要想制作出上好的胭脂,最好是带着晨露的花瓣,可收来的基本上都没晨露了,很多采的时间也不对,花全开了才采,盛开的花瓣会失了香气。

    所以,她时常会上山亲手采花材。

    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

    又来了,又来了……有两句诗从林千蓝脑子里冒出来。天上没多少云,哪来的雨?而且这是夏日的早上,什么晚来秋?

    难不成投胎时孟婆汤喝得少了?不然这些东西是怎么进到脑子里的?她没敢把这事说出去,跟寇三娘也没说。

    好在寇三娘只把她不时蹦出来的奇怪话当信口胡说,没有深究。

    可要是被其他人知道了,说不定会定她个鬼上身,那她这命可不由己了。

    林千蓝想着事情,就没发现身后多了几个鬼祟的身影。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更新最快: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