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五章 杀兄
    山腰以下的路有石阶,山腰以上都是长年累月踩出来的路,露水打湿的山道有些打滑,林千蓝走的不快。

    转过一个山头,她心里隐隐有些不安。

    看到路边的枯枝,用脚尖勾来一枝不起眼的横放在了山道上,隔一段如法炮制放一根枯枝。

    “咔”

    身后传来了枯枝被踩碎的声音。

    林千蓝拔脚就跑。

    山道只有一条,往下跑正自投罗网,段山道两国通往的都是绝路,她只能往上跑,过了段山道有片密密的野杏林,进了野杏林里就安全了。

    后面的人见行踪暴露,索性从暗随变成了明追。

    一人追着喊道,“二牛快”

    林千蓝反应快,怎耐追她的人不止一两人,有两人早绕道等在了上方的山道上,听到喊声向下跑来。

    往上跑也是自投罗网,往绝路上走也比被人抓住强,林千蓝拐向了一边。

    她虽然力气在女子中不算小,也是走惯了山道的,可追她的都是山里的壮劳力,没多久就追上了她。

    一个老实庄稼汉模样的男子,对她挤出一丝假得不能再假的笑,“三丫,咱爹想接你回家。”

    “我爹”林千蓝手里抓着柴刀,冷笑道,“他老人家早去地府了,我可没有畜生亲戚。”

    另一较年青点的抻着手里的粗麻绳,恶相全出,“你一个破丫头,反了天了天大地大父母恩大,就凭你不敬父母就该沉塘”

    “呸”要不是吐不那么远,林千蓝非啐他脸上不可,“你们来里,无非是抓我换钱。跟我讲恩,一群畜生也配”

    四人从血缘上说,是她的亲兄长,从对她做的事上论,是一群畜生。

    家人不是本镇人。

    家父母共生了七个孩子,四个男孩,三个女孩。她是家人的老七,女孩里排行第三,一生下来就给扔了,正好被路过的养父母捡来,当亲生女儿养大。

    三年多前,她十二岁不到,家人不知怎么知道了,上门讨要,说她是被她养父母偷来的,要送她养父母见官。

    养父母捡她时,没有人证,浑身是嘴也说不清。

    推搡中,养父母受伤,不久相继离世。

    她则被绑走。

    家人带走她,不是为了当女儿,而是为了卖钱,卖进了州府里的一个青楼里。

    寇三娘得知后,把她买了回来,烧了她的卖身契,让她做了胭脂铺伙计,是在变相地保护她。

    没想到,只安稳了三年,家人又来了。

    从哪个方面说,家人都没有再来找她的资格,所以才想偷偷把她绑走。

    “三丫”老实脸还在扮着兄长,“过份了啊。不过,以前的事是家里对不住你,大哥对天誓,回叫你回去是好事。”

    “什么好事”林千蓝半点不信,她是想拖延时间寻找逃脱的时机。

    “县里选你进国师府当女官。”

    林千蓝的答案很简洁,“呸”哪怕说的是真的,其目的是也是用她来换钱

    以为打出国师的旗号,她就会愿意

    她不愿意

    脸上有一道伤疤的男子道,“大哥,我说来软的不行吧对个油盐不进的破丫头,就得绑了走。”

    四个壮劳力,手里各拿着棍棒粗麻绳,向林千蓝围去,不用刀之类的东西,是怕不小心砍伤砍死了,那钱可就到不了手了。

    明知打不过,林千蓝也不想认命手里的柴刀左挡右砍。她不是个弱质女子,也曾独自上山抓过野味,但眼前都是壮年男子,力气都比她大,要是一个她还有逃掉的机会,面对四人,机会渺茫。

    一点点后退,林千蓝被逼到了崖边,她反而更为坚定死也不会妥协

    柴刀挥着挥着,突然有了章法,一刀砍中伤疤脸的右臂,伤疤脸出杀猪般的嚎叫,竟是把他的手臂砍得只连着一块皮没完全断

    不光是知道怎么挥柴刀了,四人的动作在她眼里突然变得慢起来,让她能很从容地避开他们的棍棒落处,对着他们的弱点进行反击。

    再看四人,从四匹恶狼变成四只待宰羔羊。

    林千蓝眼里尽是寒光,父母大仇,终于能报了

    她一招比一招凶狠,杀猪般的嚎叫一人接一人地嚎起。

    三个弟弟死的死伤的伤,老大慌忙往山下跑,林千蓝给二牛补了一刀后,提着刀追了过去。

    不行太慢,样会让老大逃掉

    她心里想着快些再快些,脚下也有了章法,度快了一倍。

    山路曲折,转过一个弯道就看到了十几米外的老大,和一个白衣男子。

    老大听到身后的动静,回头一看是林千蓝追上来了,柴刀还往下滴着血,吓怂了,扑通跪到白衣男子面前,磕头道,“位大侠救命”

    在深山里,白衣男子身上的白衣却一尘不染。能做到一点的,不是神仙就是武功高强的侠士。

    老大再哭求,“只求侠士救命,不要杀了三妹”老大面上憨厚实际上鸡贼的很,他样一说,在白衣男子耳中,林千蓝是个弑兄的凶徒,而他成了被妹妹追杀还心软到不忍妹妹死的好兄长。

    要是一般的人,可能就被老大误导成功了。因为林千蓝会正提着带血的柴刀,站在数米外,目光冰冷地看着白衣男子和老大,怎么看都不像一个好人。

    白衣男子的脚步轻移,看着林千蓝,说道,“请便。”退开了。

    老大求救不成,变成了求饶,“三丫放过大哥吧以后你让大哥做牛做马都行。”

    林千蓝没一丝的动容,举起了柴刀。

    力已竭的老大没抵抗多大会,柴刀穿胸而死。

    “叮啷”柴刀脱手砸在露面地面的石头上。

    林千蓝全身脱力,连拿刀的力气都没了,双手颤抖不停。她之前的大神威付出了体能透支的代价。

    可她没动,盯着白衣男子,怕他做了黄雀。能活她哪想死父母仇报了,寇三娘的恩还没报,死了就辜负了寇三娘的倾囊相救,她问白衣男子,“你是谁”

    “夙无衣。”

    “国师大人”

    91116215698.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