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六十九章 结界兽符
    陈纹师仔细鉴定完,“四十一张上品,七张中品。”他心里却是惊叹不已。

    他认出了封印兽符用的兽皮是全是周家制作的,上回林纹师买了六十张回去,而这里的成品却不四十八张,这成品率惊人啊!而且几乎都是上品符,灵纹天赋也是惊人啊!

    他要是知道有几张成品被林千蓝为了找准一处灵纹深浅对品质的影响,自己耗费光了,更要道声惊人了。

    对陈纹师的惊叹神色,林千蓝看在眼里,心里没觉着有可骄傲的地方。

    她是自带作弊器,以接近化神的神识,有又多年刻画阵纹法纹的经验,所以能很快掌握了刻画兽符。

    阵纹法纹等,浅层上是用来沟通天地灵气的,再深一层,可融通天地规则,万法归一,阵纹法纹等与灵纹没什么实质上的区别。

    还有一点,她以前是接触过灵纹的,步轻履和封三十九给她的阵图的阵纹其实都是灵纹,她全都参悟过,还能做些改进,对那些灵纹可以说是知其然。

    现在她刻画的兽符上的灵纹都是最为基础的,是在知其所以然。

    她在刻画兽符上要是比不过一个普通的灵纹师,那她干脆放弃阵法一途吧。

    一旁的万金望也注意到了陈纹师的惊叹之色,眼底透出精光来。

    坐在万金望身侧的万景呈则是难以置信,像是想到了什么,讥讽之意在唇角一闪而过。

    陈纹师算了价,“一张上品四块仙灵石,中品三块,共计一百八十五块仙灵石。”

    腾二传音问,“怎么才这一点仙灵石啊?”

    林千蓝道,“不少了。”凡人用的消耗品能贵到哪去?

    也不多就是,刻画封印灵符用的是刃背荒牛的兽皮,两张的成本就是一块仙灵石,成品率要是低了,有可能会赔本。

    封印兽符在兽符里属灵纹较复杂的,普通灵纹师的成品率在四成就相当的不错了。

    要不灵纹师怎么会这么受人尊敬?

    林千蓝没有异议,收起了仙灵石。

    见两人交易完毕,万金望适时道,“林纹师,万某这里有一事相求。”

    陈纹师也道,“我方才所说的相商之事正是万大当家此事。”

    林千蓝问,“何事?”

    她不咸不淡的态度,看在万景呈眼里就是装大,鼻翼扇了下,算是无声地嗤笑。

    难逃腾二的法眼,“哎!我这暴脾气!老大,我出去揍他一顿吧!”

    腾二这都哪来的词?林千蓝不禁莞尔,传音给腾二,“揍一个凡人你也过不了瘾,过几天揍异兽去。”

    腾二虽醒来没多久,林千蓝已发现了腾二心理上的变化,本性更为彰显。她头上悬着啻玄这把利刃,有紧迫感的不仅有她,还有腾二。

    万景呈所作所为还没到她想跟他计较的地步。林千蓝一般都是给人个痛快,省事。

    “真的啊!”

    “真的。”

    万金望从怀里掏出一叠白色的兽皮,放在桌上,“万某想请林纹师绘制几张结界兽符。”

    见林千蓝看向他,陈纹师坦言道,“陈某惭愧,虽曾刻画出过结界兽符,可成品率实不好意提。万大当家需要至少三张结界兽符,我并无把握。万大当家仍陈某至交,若是林纹师能帮忙,陈某也不胜感激。”

    结界兽符的灵纹是兽符中最复杂的,林千蓝购买的灵纹图册上有,但她没在周家店铺里看到有出售的。

    她原以为是需求量不多,没有选结界兽符绘制,照陈纹师所说,不是没人需要,而是没人绘制出来。

    万金望恳切道,“万某只得到十张兽皮,却是需要三张兽符。”

    林千蓝知道陈纹师为什么没敢接下了,十张成品三张,要求是高了点。

    封印兽符的灵纹难易程度在中上水平,陈纹师曾说他的成品率在四成到五成之间,中品符居多。

    但这个成品率不是说给十张兽皮就至少能成品四张或五张,而是指的平均值,哪天状态好,可能十张都成了,状态不好,十张都废了也是常事。

    结界兽符比封印兽符要复杂得多,以陈纹师封印兽符四五成的成品率推,他的结界兽符的成品率是两成到三成。

    灵纹复杂是结界兽符难以刻画的原因之一,还有就是结界兽符所使用的是刃背莽兽的皮。

    凡人只能在虚界边缘猎取异兽,而刃背莽兽活动的区域远在凡人能深入虚界的区域之外,很难遇到一只。

    真遇上了,对凡人猎户来说不一定谁是谁的猎物。

    因此,刃背莽兽的兽皮难得,结界兽符售价高昂。

    林千蓝道,“可以。”

    别人不能,她能。阵法类的灵纹恰恰是她最为熟识的,结界兽符的灵纹只有防御作用,比起传送阵的灵纹要简单的多。

    万金望一听,把那叠兽皮推向林千蓝,“此事就麻烦林纹师了。一张下品兽符十六块仙灵石,中品二十一,上品三十二块,您看怎么样?”

    陈纹师补充道,“结界兽符常有价无市,多在十五到三十块仙灵石。”

    陈纹师说的价包括兽皮成本在内,万金望提供兽皮,还出的比售价高,已很有诚意了。

    “可以。”林千蓝收起了兽皮,“三天后你来取。”

    万景呈忍不住发声了,“林纹师,你这样应承下来,不与家中长者商议一下不好吧?”

    他在说到林纹师三字时,特地用了重音,明显不信她是个纹师。言外之意,林千蓝拿出来的兽符不是她自己绘制的,而是他人绘制好了,由她拿出来出售的。

    万金望沉了脸,不是对林千蓝,而是对万景呈,“景呈!不要对林纹师无礼!”

    又转向林千蓝,赔了笑脸,“少子无状,让林纹师见笑了。”

    林千蓝看都没看万景呈,说道,“无妨。”

    万景呈见林千蓝不看他,更是认定林千蓝是个假灵纹师,最多是个绘符师,他最看不得弄虚作假的人,很想揭穿她的真面目,对林千蓝虚抱了个手,露了个假笑,“景呈不才,正要报名灵纹师角逐赛事,不知是否有幸与林纹师同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