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七十四章 绝厄血
    林千蓝继续模糊着问,“难道你对她的血不心动?”

    “绝厄血,我说不心动怕没人相信。”袁不恨心底发苦,他是真不心动啊!他虽有把握保命,但这位毕竟是元婴修士,一旦发难,他保得命保不了不受伤。

    林千蓝的仙灵界知识太少,没听说过绝厄血,但袁不恨的说辞很能印证丹朱不寻常的来历,丹朱天生拥有这种绝厄血,所以引来了其他修士的争抢。

    她心里基本相信了袁不恨说的,不想取丹朱的血的话,他的目的要是为了绝厄血,有的是不着痕迹地把丹朱掳走的方法,最简单的,暗中找到丹朱,把丹朱弄进他的随身洞府里,神不知鬼不觉。

    丹朱一个凡人在袁不恨这个金丹修士面前是没有抵抗之力的,而她只答应了姜昕平,在许可范围内照应着丹朱,丹朱不少时候都是一个人出门,可下手的机会很多。

    袁不恨带着两个仆从大摇大摆地出现在丹朱附近,更像是来瞧稀奇的。

    倒是符合袁不恨这个年龄的行事。袁不恨的面容跟他的骨龄相吻合,都是二十来岁。二十来岁的金丹修士,在云琅界要载入典籍的,在仙灵界虽也不是满大街都是,但不是太少见。

    金丹的修为不是大风刮来的,天赋再好也要修炼,二十来岁闭关个五六年至少会有的,心理年龄要低于同龄的凡人。也因此,林千蓝传个音就把人给引来了。

    “你到底是心动呢,还是不心动?”

    “不心动。”看元婴女修有究底的意思,袁不恨的心气不免浮燥了,“什么绝厄元丹,我们袁家从来看不上这些偏门的东西。”

    “我信。”

    “你信?”袁不恨怀疑这话的真实性。

    “嗯,我信你对丹朱没有企图。”林千蓝话一转,“但循着你的行踪找来的人就不一定了。”

    袁不恨无话可辩了,樊家出了个绝厄之体的事暴露出来后,引起了各方的异动,他出于好奇,想看看拥有绝厄之体的人与其他人有什么异常的地方,寻找了过来。

    他只为了在凡人中行走方便,换了装,没想着隐藏行踪,他不敢确认会不会有人跟着他过来。

    他摸了下鼻子,“这个……我没向其他人说起过,他们又不会知道我一定能找到。”

    林千蓝深深地看他一眼,“我看不见得,你自己怎么找来你自己还不清楚?你也看到了,丹朱是个凡人,在这里过得很安宁,你一个不负责的随便看看,让她深陷入被当成血奴的危机中,这因果只会算到你头上。”

    她说的有实有虚,换个经验老道的一点都不会为她的话所动,也就是不好忽悠。她从袁不恨左近观察丹朱方式可知,袁不恨行事手段青涩,容易被说动。

    再有,他想到了有打起来的可能,没让两个修为低的仆从跟来,是给留下两人活命的机会,心性较善。

    林千蓝的话不全是虚言,袁不恨信了大半。其中有深一层的原因,寻常凡人的因果不算什么,要是杀死几个凡人就会遭了天罚,那各方势力早不剩下几个人了。

    但他看过袁家珍藏的典籍,说是拥有绝厄之体的人,又被认为是应运而生,与绝厄之体的人牵扯太深,所结因果要大的多。

    他找来之后,没有上前结识只在一旁观察,也是顾及到这个。听女修这么一说,这事他是做的草率了,有可能把因果揽上身。

    他自己结下的,自己了,“前辈的意思是?”

    “你引来的人你去引走。”

    ※※※※

    等林千蓝回到茶道堂,还没轮到丹朱上台比试。

    茶道比试没有年龄等的限制,谁都能参赛,所以报名的很多,比试的用时也较长,赛程进行的比较缓慢。

    茶道堂的院子不比灵纹师角逐赛的场地小,因不像灵纹师赛需要留有当场验证兽符的空地,所经比试台挨的较近,共分了二十外比试台,丹朱被分到第七个赛台。

    腾二看到老大回来,立即从人缝中溜了过来,纵上了林千蓝的肩头,它不想再呆在袖子里了,宁愿耗费着仙灵力隐形,“老大,那三个人呢?能有缘故打劫了吗?”

    “他们离开了。”林千蓝对袁不恨的那句打劫,灵感来自腾二。

    袁不恨三人这会应该离开了夕回镇。

    袁不恨能找到丹朱,是他身上带着袁家的九甲签。

    拥有绝厄之体的人都是凡人,但既被称为应运而生,上天就会有偏向,——绝厄之体不可使用引血术,不可使用推演术,一旦融入人群中很难被找到。

    这也是二十多年争抢丹朱的洪家人都没找到夕回镇的原因。

    浑一境太大,凡人数以亿计,洪家也不是什么事都不做了所有人都寻找绝厄之体去。他们只指派几个人长期寻找而己,还不敢明目张胆的寻找,所以没什么成效。

    推演术是推演正在发生或未来的事件,而袁家的九甲签给过往的人或事件做个判定,不在严格意义上的推演术内,袁不恨就是凭着九甲签的判定结果找到夕回镇的。

    九甲签有着距离的限制,袁不恨每到一个城镇都会呆上一天两,他在夕回镇已经呆了一天多了,所以林千蓝让他立即离开。

    到目前为止,林千蓝没有发现另有修士在附近,但说不准有没有人跟着袁不恨,只能当有。

    遇到一个袁不恨已属万幸了,不会再有第二个袁不恨让她给忽悠走,再有人找来打斗不可避免,要是她选择护着丹朱的话。

    袁不恨能痛快地离开,也与她元婴期的修为有关,有着不想招惹她的忌惮在。要是袁不恨知道她现在空有个元婴期的架子,难说他会怎么做。

    “哦。”腾二低了脑袋,“那个一身黄不溜秋的,身上的宝光好多,还有随身洞府。”

    提到随身洞府,林千蓝习惯性地转了转手腕上的素镯。唯二的没在空间风暴中毁损的储物法宝,一个玉扣,一个就是素镯了。

    素镯依然是神识进不去的状态,林千蓝对怎样让素镯恢复没有任何头绪,索性不管了,爱怎样怎样吧,她都接受了失去浮音宫以及混沌宝鼎的结果,失去素镯也不算太难受了。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