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七十七章 有人要嫁祸
    “我是个修士,有什么问题?”在遇到袁不恨后,林千蓝刻意收敛了身上的灵力,可能瞒不过比她修为高的,但瞒过比她修为低的是妥妥的,何况单修业仅是个筑基修士,哪能被他看出来?

    “唔,是有问题,看穿了你的偷龙转凤的戏码。说偷龙转凤不大贴切,这偷了龙,连个假凤都不给装进去。”本来是万家内部事务,怪只怪单修业两师徒之前把她拖下水,她不插手都对不起两人的卖力表演。

    单桎在单修业之后也祭出了飞剑,被林千蓝道破两人的算计,恼羞成怒,招飞剑在手,剑尖对准了林千蓝。

    丹朱也回过味来了,原来不是因为她没跟两人倒茶啊!刚才有多内疚,这会有多愤忿,她本是个直性子,一拍桌子,气愤的话冲出口出,“怎么?暗骗不成改成明抢了?拿着万家的钱,偷万家的东西,两个修士强抢凡人的东西,你们好有脸,不怕遭雷劈!”

    单桎跟他师父常年居于凡人城镇,因是万家的供奉,受到的都是高规格的待遇,万家商队的上上下下对他师父都很恭敬,见了他也会尊重地称一声单道长,哪被人这般指着鼻子骂过?

    让他说不出话的是,丹朱骂的是事实!他脸上涨红,飞剑就出了鞘,斩向丹朱!

    剑未至,剑气上附带的威压先至,丹朱惊得打翻了面前的茶碗,但剑并没有斩到她身上,一道透明结界和一个土墙立在她的身前。

    两侧,姜昕平和万景呈两人左手掌上各有一个暗淡下来的兽符,土墙兽符是姜昕平激发的,万景呈手掌上是结界兽符。两人右手都执着一个灵纹笔。

    剑不是土墙和结界挡下的,而是定在了半路,单修业手上掐着诀,嘴里喝道,“单桎!别犯孩子气!”飞剑飞回到单桎手中,单修业还顺势把单桎扒拉到自己的身后,袒护之意明显。

    单修业又对万景呈说道,“万世侄,此事是我徒儿鲁莽,看在我的面子上,揭过此事如何?”

    “姜兄……”万景呈看向姜昕平。他与单修业师徒认识多年,知道单桎是个什么坏脾气。

    他顾忌的还是单修业是位筑基修士,一旦打起来,吃亏的是他跟姜昕平,至于他师父……他瞅了眼林千蓝,他们父子猜着她可能是位修士,但修士之间的实力差太大,要是他师父是个练气期,那打起来的话,他还会害了他师父。

    周围的人都出了手,林千蓝做了闲人。

    灵气的异动惊醒了睡在林千蓝袖子里的腾二,它摇摇脑袋,清清脑子,传音问林千蓝,“发生什么事了?要打架了吗?”

    林千蓝传音,“打不起来。”

    腾二吧了下嘴,“真不好玩,要打就打,不打就散,磨磨叽叽的……”

    只见姜昕平朝万景呈点了点头,意思是让他全权处理。

    想的理智,但万景呈也是含着金汤匙长大的,灵纹师天赋又高,怎能不气,压着心底的怒意,对单修业说道,“单供奉,这秘单之事怎么说?”

    单修业回头喊了声,“单桎!”

    “我拿错了不行?”单桎满脸的戾气未消,手里多了一个储物袋,往林千蓝几人旁边的桌子上一扔,这回没有使坏,储物袋落在了桌子中央。

    丹朱撇撇嘴,“谁知道里面的东西对不对?”

    单修业眼底戾色一闪,“万世侄,我与万家两清。”

    万景呈瞟了眼林千蓝,见她没什么反应,想着单修业不会再拿一个空的储物袋骗他,对单修业伸出一只手,“单道长请便。”

    单修业抓起单桎,踏上飞剑疾去。

    丹朱白了万景呈一眼,“你怎么都不让千蓝姐姐帮你看看里面是什么东西?他要是随便装几样破烂,你已经收下了,都没办法找后帐。”

    “应该不会。”万景呈收了灵纹笔,再坐了下来,“我们万家待单修业不薄,之前或许真是单桎自作主张。”

    “不薄还会这样?”丹朱没被说服,“不薄怎么不做你们家供奉了?”

    “这事……”万景呈犹豫了下,随即觉着没什么不可说的,“他提出从今后每年供奉的仙灵石翻倍,我们万家无力承受,没能谈拢,便说好走完了这趟,到了陨晖城后契约自解。”

    丹朱不明白,“那他这样半路上走了,不就违了契约了吗?修士不是最重承诺的吗,他怎么不怕?”

    姜昕平接道,“因此他们在走之前,要让少当家应下他们两清的话。”

    丹朱恍悟,“那个叫单桎的说什么人走茶凉,是在找早点离开的理由啊!他说的跟真的一样,我以为他们是在恼怒我没给他们倒茶,还内疚了好一阵子。

    嘁!想走直说,还想把脏水往别人身上泼,什么人!他们也太把自己当回事了,看他们说走的时候,万少当家没拦着他们的那个生气样!”

    姜昕平揉了下丹朱的头顶,轻叹了下,“丹朱,以后不要这么莽撞,单修业是个筑基修士,他要是发难,我无法抵挡。”

    他看了眼林千蓝,虽然知道林千蓝是个修士,但修为怎么没听她说起,他见识过多个金丹期修士的气息,感觉林千蓝不像是金丹期,有可能也是个筑基修士。

    一个筑基修士怎能护住丹朱……可他没有能信任的修士可托付了,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这也是他为什么会同意了揭过单桎对丹朱出手之事,丹朱本身已有仇家了,新仇能不结就不结。

    丹朱提起来还在生气,“我实在是看不过眼了,哪有他们这样无耻的人!”她看向林千蓝,“昕平哥不用担心,我才没那么没心眼呢,不是有千蓝姐姐在么,那个单修业发难才好呢,千蓝姐姐就有理由杀了他们了。”

    姜昕平忙看林千蓝的反应,见林千蓝脸上的浅笑没消,松了口气。

    林千蓝对于被当成boss级的打手一样的存在很有新鲜感,问丹朱,“你怎么能确定我能打得过单修业,不怕我被反杀?”

    丹朱冲她挤下眼,“我不会弄错的。我直觉千蓝姐姐比他们厉害多了。”向姜昕平求证道,“昕平哥,是吧,噢?我一向直觉都很准的。”

    “是,很准。”姜昕平应和道。他没说的是,丹朱以前准的直觉都是在小事上,而在小事上直觉准的人,他现在随口就能说出好几个认识的来。

    林千蓝则信,丹朱虽不能修炼,但绝厄之体天生能避灾避难,也是丹朱敏锐感觉的由来。只是这回丹朱的避难直觉应到她身上了。

    她也有点相信袁不恨所说的,拥有绝厄之体的人以后会变成嗜血残暴了,丹朱说到单修业发难就有理由杀他们时,像是说她煮的茶很好喝,声音都没什么起伏。

    丹朱看了下桌子上的茶碗,“茶都凉了!我再重新倒上,我新凝的茶呢,可不能浪费了。”她忙和起来,把四个茶碗里的茶都倒掉,注入茶鼎里的热茶。

    丹朱那边倒着茶,万景呈想到了什么,神情变了,站起来对林千蓝恭敬地行了个大礼,“还请师父不要怪罪我父。”

    单修业总认为当了万家供奉是万家的福祉,在开始几年还好,单修业需要个静修地,以及万家供奉的修炼资源,对万家尚算尽力。

    后来,特别近两年,对他该履行的责任越来越敷衍,上回借口闭关不跟商队,要么商队推迟出发,但商队的行程早定,误了就要赔上一大笔仙灵石。

    万家不得不高价购买各类兽符,结界兽符却是有价无市,幸好遇到师父。上回商队有惊有险,多亏了从师父那里得到的九张结界兽符和二十多张的其他高阶兽符,商队才没有太大的损失。

    单修业故意提出的双倍供奉,他知道万家承受不起,正好提前结束契约。

    他父亲只能比他还了解单修业的为人,却依然把贵重的物品交给了单修业保管,是为了让他在单修业身上吃一堑,若不是有师父在,揭穿了单修业,他这一堑是吃定了。

    正如丹朱所说,储物袋到了他手里,即便是到了陨晖城发现里面没东西,但单修业是不会认帐的,他只能吃这个哑巴亏。

    他父亲只为让他认清人心,没想着白白便宜了单修业,把他师父也算计了进去。

    他想明白了后,不由得在心里暗叹了声,姜还是老的辣,他父亲竟能猜出他师父是个实力不下于单修业的修士,而他还以为师父是灵纹师兼修的修士。

    灵纹师有灵根,是能兼修道,但少有灵纹师会这样做,因为是两种修炼体系,到头来可能两样都落不着,最后只能成为绘符师和低阶的修士,论实力还不如单纯的灵纹师。

    只有极少数人都做到兼修而成为灵纹师。

    “不怪。万大当家的也是用心良苦。”林千蓝无所谓,在商言商,万家商行为什么尽心为她寻找魔晶?她没有太过隐藏自己修士的身份,以万金望的精明,从一些小处就能看出来。而能炼制出契约文书的,至少是个筑基修士。

    不止是让万景呈认清人心险恶。

    在她跟万景呈提起去陨晖城后,万金望会单独找上她,说请她多教万景呈一段时间,在紧急时刻能护佑一下万景呈和商队,承诺她万家商行会帮她寻找更多的魔晶,哪怕以后不再教授万景呈,只要万家找到魔晶就会送到她手上来。

    林千蓝是感慨于万金望对万景呈深厚的父子情,答应了下来。她得不到,有认识的人得到她也为之高兴。

    想到见司华烨最后一面时,他所说的,你差的太远,我不会认你,这些东西了断了我与你的血缘,她记得很清,字字在心,此时想起还会心如针刺。

    她也知道了,无论自己的修为多高,她始终是个人,可她不后悔没有选择修炼无情道,也真正理解为何那些大能们会选择扮成凡人在红尘历练了,他们也始终是个人,不是神,不是魔,需要时时地修正心境,才不至于不人不神不魔。

    林千蓝在成为修士之后很少与凡人打交道了,在结婴后住在大周朝迂兰城的那段时间,因为不喜欢大周朝的男尊女卑,她只冷眼旁观了,并没有参与在他们中间。

    来到仙灵界,不得不成为凡人,但她很喜欢仙灵界的凡人生活状态,融入了进去,以灵纹师的身份生活其中,让她受益匪浅。

    “师……师父。”万景呈还是决定不改口了,他想成为修士,等得到了奎元果,正好不用另拜师父了,“你也认为我不该放两人走了?”

    林千蓝道,“没有该不该,你们万家的事你做主。”

    万景呈张了下口,他想说的是,会不会因此给师父带来麻烦?但要真是麻烦也晚了,他再说有推卸责任之嫌,没有说出口。

    天色将晚,一个黑乌乌的山包似的飞行法宝从空中落下,单修业从里面走出来,跟在后面的是单桎。

    单修业一甩手,手里的四面旗子迎风涨大,随着单修业一声喝,四面旗子分别落到四个方位上,晃了下不见了真形,十多米外一只飞蛾正飞得好好的,一头栽了下去,是它倒霉,撞到了刚布好的禁制上。

    “师父,会不会那个林纹师是假装的?”单桎问道,“她要是个筑基修士,哪会还在凡人城镇当个灵纹师?她是身上有什么法宝吧?”

    单修业的脸色一直阴沉着,“我看不透她的修为。你说的有法宝也是有可能。但小心点是对的,以万金望的精明,他不可能不防着我们。”

    “真是便宜了他们!”单桎一剑斩在地上,却是剑尖碰到了地上的一块石头,发出“锵”的一声响,他只是发泄,没有提灵力,差点弄折了剑尖,更是添了他的怒气,“真是咽不下这口气!”

    “自然不能这么算了!我们不行,有人行,你记得在陨晖城听到的那个消息吗?“

    单桎最知师父心意,阴笑起来,“师父指的是二重天的人在找一个女子的事?我们放出消息,说林纹师是那个女子……”百度一下“修仙进行中杰众文学”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