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七十八章 坏人自有坏人杀
    林千蓝淡淡地看着姜昕平,“我想,你去二重天的目的不仅是为丹朱。”她在答应姜昕平要求的时候没问,是因为她没想到丹朱的事会牵扯这么大。

    她回应的话等于默认了她高于筑基修士的修为,姜昕平和万景呈两人不管心里怎么想的,一盏茶没过,两人在面对林千蓝时恢复了常态。

    丹朱前后的态度没有发生改变,她还是一口一个千蓝姐姐,亲昵多于尊敬。

    茶由丹朱煮了,饭用不着他们亲自动手,不一会,两个护卫把饭菜送了过来。

    商队的目的是运货获利,一趟下来货物运的越多获利越多,自带的米粮占的比例压缩到最小,一路上吃的基本是就地取材的东西,可食用的兽类、野果野菜等。

    吃罢饭回到各自的车内,姜昕平找上门来,还是请她护着丹朱,这回的护,是救她一命的意思。

    姜昕平做出了说出实情的决定,面对着林千蓝比以往坦然,“我是想去二重天寻找我父亲。”

    姜昕平的父亲是位金丹修士,在姜昕平五岁时,去往了二重天,之后再没有回来过。姜昕平的母亲在他十一岁时离世,他成了孤儿,靠着画些兽符、到城外打些小兽糊口。

    他想去找父亲,但凡人单独是去不了二重天的,他只能等在陨晖城内。

    他救下丹朱,有心生怜悯的一面,也有着等丹朱家人找来,好提出带他去二重天的要求的盘算。

    那时的他还是个少年,想的不够全面。明显同归于尽的两个修士分属两方,一方是护着丹朱,一方是强抢,他的盘算是在火中取栗,要是弄错了敌我,他落不了好下场。

    随着年龄以及阅历的增长,他考虑的越来越多,没有贸然去找丹朱的家人,而是悄悄留意着,等确定是丹朱的家人后再露面。

    二十年过去,他的父亲还是没有消息,倒是听到过有人在寻找什么人,他没有主动与那些不知是敌友的人联系过。

    他亲手把丹朱养大的,养了二十年,心里早把她当成了亲妹妹,行事更是谨慎。

    同时他因曾对丹朱有着利用之心而生了愧疚,让丹朱称他为昕平哥,而不是哥哥。

    修士想去二重天也有着修为的要求,须在金丹以上。一位去二重天的修士允许带一位随从,姜昕平向林千蓝提出的要求,打得就是这个主意。

    林千蓝问,“是什么让你改了主意,不去二重天寻找你的父亲了?”

    “去了二重天的修士很少再能回到一重天,只说元婴以上修士无法再回到一重天。可启亦真人说,去了二重天的修士没能回来的原因是,他们都死了,是为人所杀。”

    启亦真人就是在东贯山建造传送阵的那位修士。

    浑一境四周都是虚界,离开的出路只有一条——去往二重天。

    一轮寒月挂在上空,在荒原的衬托下尤显皎洁。

    车厢门无声打开,一阵风刮了进来,风定后,腾二显出形来。

    腾二低头丧气地说道,“老大,让那个死鱼眼的跑了”死鱼眼指的是单桎,单桎的眼挺大,就是眼白多。

    “跑掉的是单桎”林千蓝以为要是跑了一个的话,会是修为高的单修业。随即安慰腾二道,“跑了就跑了吧,他一个练气期,独自一个人不一定能走出寒夕荒原。”

    单修业临走了连合作多年的主家都要坑一把,分明是个小人,而她破坏了他偷梁换柱的好事,单修业哪会不记恨他?

    她吩咐腾二隐身跟上单修业师徒,若是单修业有害她之心就杀了两人。腾二虽表面上是五阶妖兽,但它内芯强大,对付个筑基中期和一个练气中期还是能做到的。

    “死鱼眼太坏了,连他的师父都害!我的风刃明明是朝着两个人去的,谁知道都落到了铰兽脸的身上,死鱼眼一转眼不见了。”

    铰兽脸指的是单修业,单修业的脸型略方,青纹铰兽的面部大体是长方形,腾二一见单修业就给他起了铰兽脸。

    “单桎用的应是一种移祸术,单修业养了只白眼狼。”

    虽然之前单修业是让单桎出头他隐在幕后,但单修业在召回单桎刺向丹朱的剑时,自然地把单桎护在了身后,从这可以看出,单修业很在意他这个弟子。

    使用移祸术移祸到另一个人身上,不是事到临头施放的法术,需要事先做好布置,还需要被移祸人身上的精血等物做媒介。单修业对单桎设防不多,单桎才能从单修业身上弄来这类东西。

    单桎逃走不外乎用的是遁逃秘术、法宝之类,但能在腾二眼皮子底下逃走,还让腾二没办法追踪,这遁逃方式不一般。

    腾二总结道,“这就是老大师兄说的坏人自有坏人杀。”

    腾二赶上两人的时候,两人已经不御剑了,乘坐的是件半圆屋子样的飞行法宝,防御和隔音功能都不弱,腾二现在还不能瞬移,就没轻举妄动,一直跟着那个黑乎乎的屋子。

    “叭嗒!”腾二扔出几截石块在车厢的地上,“看,铰兽脸跟死鱼眼还有替身傀儡。”

    断成几截的石块拼起来是两个小石人,林千蓝拿起其中一块来,是个小石人的上半截,除了口鼻几处,其他地方刻满了灵纹。

    云琅界的替身傀儡多是木制的,而且炼制不易。但在这里,一个财力不强的筑基修士,连带着他的弟子都有替身傀儡,给林千蓝提了个醒,在与其他修士相遇时,要多留些神,省得中了什么她不知道的招数。

    腾二带回了单修业的储物戒,单修业果然不是富的,他的储物戒是个只能装死物的,空间也不是很大。

    “就这一点仙灵石啊!”腾二很是嫌贫,“都没几个好吃的灵果。”它其实还是在为自己让单桎逃了而耿耿于怀,没顺过气来。

    林千蓝不嫌弃,因为里面有几个典籍类的玉简,正好她迫切需要多了解些仙灵界和浑一境的情况。

    姜昕平当初隐瞒下了启亦真人附在秘图里的一张纸条,上面只有几句话,说一重天的修士去二重天只有死路一条,这是他建传送阵的缘由,另寻他法离开浑一境。

    是真是假,须弄个清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