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八十九章 谁更不幸
    “腾二,西南。”

    腾二操纵着叶舟偏向了西南,走了一会,问道,“老大,这次不会错了吧?”

    “不会。”林千蓝不失老大的威严,“错了就错了,错了再去找对的。”

    “哦。”老大的话越来越深奥了……腾二依然没弄明白,那这会走的方向是错还是没错。

    丹朱嘴唇两边的肌肉群不断的一翕一翕的,偷笑不停,她瞧出来了,是千蓝姐姐在逗弄她的直脑子灵兽。

    林千蓝也微微勾起笑意。闲着也是闲着。

    神识一动,把从换好装的沐云澈弄出了素镯。

    “呀!”出声的不是此时还惊魂未定的沐云澈,而是丹朱,她双眼亮得要聚出一簇火苗来,“好看!好看!”她词穷到只会说好看了。

    不得不说,腾二的衣服品味还是可圈可点的,白色锦衣,暗银色纹饰,把沐云澈从落难公子变回了本位。

    香培玉琢。

    沐云澈被两人看得起了羞涩,白玉的脸上多了抹浅浅的樱粉,长长的羽睫轻扇,半遮住了尤如朝露的眼眸。

    乌黑的头发没有束起,垂落在白衣上如在雪笺上挥了毫,更显墨色,沐云澈不安地摸了摸落到身前的长头,“我没有找到发簪……”

    他原先是用一根削尖的木枝挽的发,拆开发髻时才发现木枝断裂了,一拿下来成了两截,不能用了。

    “我来帮你束发!”丹朱向沐云澈招手,“沐小澈,过来,姐姐帮你的挽。”

    沐云澈看看丹朱,踌躇着没动。

    林千蓝道,“是我疏忽了。”她从素镯储物区找出一根发带来,对沐云澈说道,“过来。”既有心把沐云澈收归为自己的人手,感情要从小培养。

    沐云澈看了看丹朱,走了过来,却不是走向她,而是走到林千蓝跟前,坐了下来。

    乖巧的模样让林千蓝手上动作一顿,唇角几不可察地弯了弯又收起。

    “你真是……”丹朱倒没有生气,指着沐云澈笑道,“……会看人下菜碟啊!以后会不会遇到比千蓝姐姐更厉害的就跟人走了?”

    沐云澈当了真,使劲摇了摇头,“我不会,我不会当白眼狼。”

    林千蓝道,“记住你今天说的话。坐好吧。”

    她有心培养,但要是有一点不忠的苗头,她决不会手软!

    沐云澈使劲点了下头,听话的转过身去。

    ※※※※

    这会走对了方向,叶舟落到了离雁石岭有段距离的地方。

    林千蓝来雁石镇是等着成家人收完仙灵石后跟随打劫的,没想着进到镇内,所以只守在前往另一个镇子的半道上。

    那天成家人找来的太突然,她能把七人全留下已是不易,审问搜魂排在其次了,只有腾二匆忙中吞了个神魂,得到些不完整的记忆。

    幸运的是,从那个神魂的记忆中知道了,成廷午在得到她跟丹朱两人的消息后,为了独揽功劳,没有通知其他成家人,带着他的六个手下找到了万家商队。

    林千蓝没有立即离开商队正是因为如此。

    收进净魂窟的神魂会马上失去记忆,变成无意识的纯魂体,所以从成廷午五人身上是得不到她想知道的消息的。成廷午长时间不与成家联系,成家人迟早会察觉有异,她需要早做安排。

    但前提要多知道些与成家人有关的事。

    成廷午的院子不方便拿出来用,林千蓝在附近找了个山洞,大致清理了下,布下了结界,当作了临时住处。

    丹朱收拾好另一边,走了过来,一眼看到了林千蓝手里的黑色圆环,问道,“千蓝姐姐,这是什么法宝?”

    这个圆环有点像小儿戴的项圈,却更为粗重,环体呈四棱形,上面满是红色的深深凹痕,给她的感觉很不好,丹朱本能地往远离圆环的方向侧了下头。

    林千蓝两只手都抓在了圆环上,纯以手腕的力量上下掂了掂,份量不轻,约有三四十斤重,掂完了放在面前,答了丹朱的话,“是契奴锁。”

    此锁与她在苍穹九洲见到的奴锁,无论是样子以及上面雕刻的纹路,都是极为相似,功用相仿,再想到苍穹九洲、无尽海、仙遗战场之间千丝万缕的联系,苍穹九洲的奴锁的来历与仙遗战场分不开,也就是来自于仙灵界。

    但奴锁在云琅界少有人用,因为不想多造因果。

    而在这里,似乎契奴锁很常见。

    丹朱脸上一白,“是为锁我的?”在商队受到成家人袭击的第二天,她被告知了自己的身世以及有许多修士打她身上血主意的种种。

    林千蓝点头,“用这把锁住你方便带走。”

    这件契奴锁是从成廷午手上得来的,用锁住丹朱后,好把她藏到随身空间里去,毕竟寻找丹朱的不是成家一家,要是被其他家的人发现了,他别想悄悄地把丹朱带回成家。

    不是芥子空间级别的随身空间,别想强行把人弄到里面去,但与随身空间主人有契约关系的人除外,被契奴锁锁住的人就可被主人一念收进随身空间。

    丹朱深吸了口气,坐了下来,问道,“千蓝姐姐,是不是今天那两人抓沐云澈的事也跟我有关?”

    林千蓝看看她,再转头瞥了眼旁边睡得沉沉的沐云澈,真说不好他跟丹朱两个谁更不幸。

    半天时间,沐云澈经历了几番大起大落,见识了从没见识过的事,早先因大喜而一直提着劲,这会劲过了,精神疲惫到极点,可能觉着她身边安全,蜷缩在她旁边的毯子的睡过去了。

    丹朱是出生不久被人抢来抢去,最后剩下她一个婴儿,不是姜昕平在,果断把她带走远离了陨晖城,丹朱要不了多久要么葬身兽口,要么被洪家人找到养成血奴。

    而沐云澈,出生的时候父慈母爱,可惜到了四岁时爹娘死于山石滑坡,后来被一位族爷收留,七岁时族爷也死于意外,从此后一个人艰难活到十五岁。

    现在,两人都处在了差点被人抓、以后还会被抓的境地。

    林千蓝再看了看丹朱,“你靠近沐云澈时有什么感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