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九十章 宝物上门
    听着怪怪的,但丹朱还是仔细考虑了会,扭头望了眼睡觉了也好看的不像话的沐云澈,认真答道,“就是觉着他好看,想多看看,想捏他的脸。”

    林千蓝点头,“以后,看到沐云澈流血了,要离他远一点,不要让他的血沾染到你身上。”

    丹朱不明所以。

    林千蓝道,“洪家人抓他,是因为他身上是至阴血。记得我上次说过,拥有绝厄之体的人以后会变成什么样吗?”

    丹朱紧抿下唇,多天来压在她心底的一股气被翻了上来,这气是对着谁她自己都弄不清,对让她拥有什么绝厄血的上天?亦是对面对众多捕猎她的人无反抗之力的自己?

    心里不服口里带了出来,“什么残暴喝人血,我不会!”那些人又不认识她,光凭她拥有绝厄血就给她下定论了?

    林千蓝道,“我也相信你不会。那是在你有神智的情况下,要是你失去了神智呢?”

    丹朱没想到这一层,冲上来的这股气蒙上了层不甘的悲伤,她抓起那件契奴锁,“他们……要把我当异兽圈养。”

    林千蓝没有半点安慰她的意思,“嗯,他们只需要你的血,没有神智了更容易听话。”

    “千蓝姐姐……”丹朱向前倾了倾,抱住了林千蓝搭在膝上的手臂,抽了下鼻子,“千蓝姐姐不要不管我……”

    林千蓝还是比较喜欢丹朱的,所以会容她近自己的身。

    知道她是个修为不凡的修士后,原对她较为敬畏的姜昕平对她的敬与畏更甚,对她敬重有加的万景呈再多了几分发自内心的敬重,但少了亲近之意,不是不想,是不敢。

    唯有丹朱,在她醒来时对她什么样,现在还是什么样,后来又见识到她的手段,进过素镯空间,坐了叶舟,新奇完了,对她的亲近度不减,没拿她当一个厉害的修士,而是当她是有着厉害能力的千蓝姐姐。

    修炼这么多年,经历了诸多的是非公案,林千蓝要是连丹朱是故作姿态还是真意流露都分不出,她还是别妄想着成仙了,老实地找个没人的深山老林混生等死吧。

    至少到目有为止,丹朱对她的亲近没有刻意。

    她喜欢丹朱的地方也在于此。姜昕平因收养丹朱的目的不纯,对她心怀愧疚,所以尽力让丹朱的生活过得无忧,养成了丹朱开朗直爽有时会显得蛮横的性情,但那些小蛮横不是不讲理,有在亲人面前撒娇的意味,不让人反感。

    而且她心性良善,头脑也灵,自己能做到的事决不推到他人身上,对喜欢的人至情至信。

    这让林千蓝想起了在异世时的她,虽然那时的她比丹朱少了个纵容自己的哥,没有蛮横的资本,但其他性情方面有许多相似之处。

    去除这个,丹朱也是个讨她喜欢的小辈,所以她会容她亲近。

    只听丹朱又说道,声音倒有些平静了,“……到那时,千蓝姐姐一定要想办法杀了我,我不想当那些人的血奴。”

    林千蓝没有抽回手臂,说道,“我尽力。”

    “谢谢千蓝姐姐。”

    一会,丹朱放开了她的手臂,坐了回去,情绪也平缓了许多,“千蓝姐姐,要是我沾了沐小澈的血会怎么样?是会变成异兽吗?”

    林千蓝不太喜欢‘那种我瞒着你都是为了你好’的做法,即便丹朱仅是个凡人,她还是准备原本地告诉丹朱,“会让你的性情产生变化。不止是沐云澈的血,是至阴血和至阳血。你是个凡人,取用的精血是指你的心头血,心头血取了一半以上会有致死的风险,不死也难以恢复。

    为了得到更多的心头血,他们会让你交替泡在至阳血和至阴血里三十六天,这样会增加心头血的总量,每隔十天,还要各生食一次至阴血和至阳血,加快心头血的恢复时间……”

    这是林千蓝搜了两个洪家人的魂得来的信息。若是拥有绝厄血的为男,至阳血和至阴血要取用女子的,丹朱是女的,至阳血和至阴血要用男子的。

    女子里的至阳血和男子里的至阴血都属稀少的,所以洪家人双管齐下,一边寻找丹朱,一边寻找拥有至阴血的男子,找到了沐云澈身上。

    对于丹朱的绝厄血,林千蓝还有些疑问,没道理拥有能避雷的特殊体质却不能修炼,上天弄出一个绝厄血来就是为那些人送绝厄元丹的?

    拥有绝厄血的人能得到什么好处?没有灵根成不了修士,不遭雷劈这一条便没有什么用处。

    不会有完全对己身不利的特殊体质。

    她想到了云琅界极西之地的凡人,同样没有灵根,但他们那一族天生神族血脉浓郁,血肉里有少量元气的存在,力大无比,不能成为修士,但有机会成为神仆,会拥有比成仙前的修士更为漫长的寿命。

    绝厄血是否也有同样的不简单之处?

    她对丹朱的绝厄之体起了些探究之意,但对绝厄血本身没什么想法,丹朱来去自由。

    ※※※※

    遇到袁不恨不在林千蓝的计划内。

    袁不恨不再是凡人装扮,穿衣风格没变,衣着华美,身上宝物众多。

    引得腾二直流口水,给林千蓝传了两遍音,问打不打劫。

    两人是在离林千蓝住的山洞不远处遇上的,袁不恨有能寻人的九甲签,林千蓝不相信是巧合。

    林千蓝先发制人,“你找我什么事?”

    然后看到袁不恨脸上的表情有点怪。

    袁不恨也是心里有点苦。他哪里想找来?他以为就他一个人得到了消息,赶来后用九甲签一算,这位林前辈早来这里守着了。

    他是有算错的可能,但他不能寄希望于算错。

    他没有胜算能从一个元婴修士手里抢到东西,想独得可能落得什么都得不到,不如合作,“前辈也是为了地幽花来的吧?可否一起联手?”

    能让不缺宝的袁不恨看上的东西,宝物无疑。林千蓝能说不是?她反问,“为什么要跟我联手?我跟你只有一面之缘,而且,上回我可是要打劫你。”

    暗中问腾二,“地幽花是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