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九十二章 有人来抢
    万千银光密如雨幕,灼亮了昏暗的毒渊,似是要把毒渊里的一切都囊括在银光内。

    是个元婴!万千银光来自他的手中剑。

    银光没能完全如愿,一片赤色把袁不恨护在其中,连同那朵地幽花,银色剑光不能寸进。

    林千蓝那边,密出雨幕的不是银色剑光,而是紫色雷网。

    剑光与雷网一闪即触,金戈相撞,乍响不断。

    要说万千剑光道道利如破竹,片片密布的雷网则势如翻天,把剑光倾压了回去。

    剑光也有得逞,“桀!”的一声怪叫,那只六阶的刺尾巨蜥落回到下方的毒液内,只是不是囫囵个回去的,而是被剑光斩成了一块块的碎肉。

    来人以为必得的突袭没有奏效,本就长得张眉怒目,此刻更如恶煞,他并没停手,剑光再起。

    林千蓝仍以雷网回击。

    身上的防御法宝自动护主,袁不恨得了安全,迅速用如意幢收了地幽花,他也认出了偷袭之人,说道,“羡剑真君!我是袁家袁不恨,还请住手相商!”

    他只困守在赤光内,没还手也没想着要还手。认出是成家人后,想着这株地幽花有六朵,分给羡剑真君一份也行,林前辈怕也是会同意的。

    林前辈虽也是个元婴,羡剑真君是个成名多年的剑修,还有帮手,他跟林前辈联手不一定能打得赢。

    再者,袁家跟成家有着积年的交情,不然他也来不到这里历练,即便羡剑真君全夺走了地幽花,看在袁家的份上,应不会伤他的性命。

    他当然不会轻易放弃地幽花,所以对羡剑真君说了相商。

    羡剑真君嗤了声,“不是什么人都有资格跟我相商。”一个小小金丹大言不惭,敢让他住手。相商?他也配?“不想死,赶紧滚。”

    袁不恨心态再好,也占了个年少气盛,他好言退一步,换来的是对方的滚字,他哪能咽得下?“羡剑真君,你是要与袁家为敌吗!”

    一句话暴露了袁不恨的青涩,羡剑真君哪里谈得上与袁家为敌,不过是要抢地幽花,要他滚是看袁不恨识不识相了,识相滚了就放他一马,若不识相,则顺便杀了他这个袁家人。

    袁不恨这话透着不识相,羡剑真君对他原有三分杀意,现在也变成了七分。

    两人的对话也让林千蓝知道了来人是成家人,两个洪家人记忆里有与成家相关的,其中提到了成家的羡剑真君,是个剑修。

    在地幽花开,眼看着宝物到手时,她心里的防备一点都没放松。

    袁不恨说不确定会不会还有人知道地幽花的事,是因为他只搜了李权的魂,不知道其他四人之前有没有把消息走露出去。

    若是消息走露,最佳的偷袭时机就是在她与袁不恨,一个对付守护兽,一个去采下地幽花时。

    毒渊内的毒霾能消除一切气息,只消几息,外来的气息就会消失地连腾二都无法辨识出来。若有修为不比她低的人隐匿在绿霾内,难是发现。

    她为了引出这个或有或没的未知黄雀,在对付刺尾巨蜥时使出的雷球威力只有五成,还没带上天威。

    “前辈!小心身后!”袁不恨急道。他也明白过来了,羡剑真君怕是一开始就对他起了杀意,这会的杀意更盛,他唯有站在林千蓝一边生机才大。

    林千蓝也感知到了危险,瞬移躲过。

    回看,在她之前所在的位置,出现了一只头似龙身似鳄的巨兽,似龙爪的钩甲上闪现的火芒尚没消失。

    “孽龙兽!”腾二在银光斩来时,听从吩咐回到了林千蓝的手腕。

    孽龙兽属龙的后裔,血脉较远。

    羡剑真君是个剑修,但并不拘泥于用剑,此兽是他的灵兽。孽龙兽一抓不中,羡剑真君却是停了停,凌利的目光直刺向林千蓝,“廷午在哪!”

    林千蓝没搭话,搭不搭话都是生死战。

    这是净魂窟的弊处。收在里面的神魂只是被净化了没有湮灭,所以才能欺骗魂灯之类的法宝,让人认为此人还活着,也因此,拿着净魂窟的人身上会沾染收在里面的神魂的气息。

    羡剑真君是在孽龙兽出现后才问,应是孽龙兽发现了她身上有成廷午的气息,通知了主人。

    她若不想死不想被抓,只有杀了羡剑真君。

    羡剑真君哪还有不明白的?成廷午凶多吉少!煞气脸上再添凶相,“今日就留下吧!”

    留下的是命。

    林千蓝看了眼袁不恨,再迎上了羡剑真君。

    袁不恨看懂了林千蓝的意思,赤光收缩到近身一米方圆,施出了冰封术,空中冰峭林立,挡下了孽龙兽。

    林千蓝一提念,继银、紫、赤之后,毒渊内映起了耀眼的金色!

    一只展开双翼的金虎虚影扑向了万千银光,转瞬间万千银光顿时消失近半。

    “金灵!”羡剑真君不怒反喜,“那就全留下吧!”能得了金灵,他的灵剑不仅能恢复,还能更进一阶。

    “轰!”回应他的是条似是发出龙吟的雷龙!林千蓝这才全力而上,施放出了带有天威的元力雷。

    一场鏖战!

    山壁崩塌,四下动摇!毒渊内一会是冰封百丈,一会是火海地狱。

    紫雷灭世,剑光斩天。

    素镯空间内,丹朱僵如一段枯木,呼吸都暂停了,外面灭世般的场景不断的变换着,她在眼花缭乱下不停地确认着林千蓝的安危。

    林千蓝向他们放开了随身空间窥视外部的权限,她看到了也听到了一切的发生,看到林千蓝受伤,听到腾二的大叫。

    可她只能看着,什么都做不了。

    丹朱此时恨起了自己为何不能修炼!屏息到了极限,猛得深吐又深吸,一眼瞥见一旁面无血色的沐云澈,见他虽然惊吓得不轻但眼里满是担忧,还好千蓝姐姐没看错人,千蓝姐姐是为了给他提升灵根品质才来涉险的,要是他敢有一点退缩样,她就把他扔出去!

    再细看,沐云澈眼里带流露出些自责,估计又是想到他被人称为不详之人的事了。

    又气又是怜,一把把他从地上揪起来,“什么不详!少乱想!千蓝姐姐对你这么好,你以后要是辜负了她,我拼死也要找你算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