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九十三章 地下天地
    “吃了他!”

    一种非常好闻的味道传到鼻间,丹朱恍惚了下,使劲眨了下眼,看到了沐云澈因不安而瞪大的双眼,真好看!好看到……丹朱又一恍惚,“吃了他!咬开他的脖子喝了他的血!”

    “啊!”丹朱慌忙把沐云澈推远,收回的手捂在胸前,惊魂难定,刚才她脑子里不知怎么冒出吃了沐云澈的念头。

    想起了千蓝姐姐说过,至阴血和至阳血都会改变她的性情。可她没有沾染上沐云澈的血啊。

    离沐云澈太近了也不行?那之前她也离沐云澈近过,怎么什么事都没有,这次就有事了?

    沐小澈!

    丹朱才意识到,她脑子一乱的时候,手上使的劲没有了分寸,忙看过去,沐云澈被她推到了三四米外的一个搁架前,他靠着搁架跪坐在地上,表情痛苦却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她又是愧疚又是心疼的,想过去扶起他,又怕挨近了自己再生出不好的念,犹豫了下,马上心一横,怕什么!什么残暴的绝厄血,长在她身上残暴不残暴得由她自己做主!她还不信治不了它!

    丹朱几步过去扶住沐云澈的手臂,停了下,没有生出不好的念头。她就说嘛,她的血她做主。

    她扶起沐云澈,歉意道,“对不住了沐小澈,我不是故意的,我是……你伤到哪里了?我这有一粒回春丹,你先吃了吧。”

    “我不要紧。”沐云澈摇头,“就是撞了下,一会就好。”以他的经验,这种程度的疼最多撞青了,用不了这么好的药。

    他知道回春丹是什么东西,村子里的一个族叔被妖兽抓了,眼看着不行了,吃了粒回春丹马上活了过来,买那粒回春丹花光了族叔全家的积蓄。

    哎,这么懂事可人疼的沐小澈,她方才怎么对他那么粗鲁,有想把他扔出去的想法呢……是因为绝厄血?丹朱对自己起了防备。

    她也看出沐云澈的伤不是太严重,还是从腰间绣袋内把装有回春丹的小青瓷拿出来瓶塞在沐云澈手里,“你先拿着,就你这小体格,保不住哪天又碰着了,留着备用吧,我这里还有。”

    素镯空间里起了小冲突的两人和解,素镯空间外,对战也已结束,以羡剑真君的元婴被擒结局。

    “我们赶快离开。”林千蓝封印了元婴,对一旁有些愣神的袁不恨说道。

    她顺便扫了眼那只正警惕地瞭望四周的裂空铁翅鹰,心想没打劫这位送宝童子就对了,他不仅有自主护主的仙灵器赤云罩,还有反杀的帮手。

    羡剑真君本来拼着掉修为发动了秘法遁术,结果被这只裂空铁翅鹰从虚空里抓了出来,她补上一记雷刃,羡剑真君不得不弃了肉身,被她抓住了想逃走的元婴。

    袁不恨如梦初醒,召回裂空铁翅鹰,跟在林千蓝后头往地面上遁去。

    两人回到地面上后没做停留,离开了雁石岭,找到一处未名的无人山间,各自进了自己的随身空间内,留下各自的灵兽——裂空铁翅鹰和腾二,大眼瞪小眼,看护着随身空间的本体。

    林千蓝的是一个碧色手镯,袁不恨的是一块红玉锁。

    这也是随身空间的缺点,主人进到空间里后,本体则会暴露在外。

    高阶的随身洞府才能隐藏本体,普通随身空间本体的所谓隐形,只能骗骗金丹以下的低阶修士,高阶的修士一眼就能看穿。

    低阶修士用不着防,高阶修士防不住,两人懒得做这无用之举,都没隐藏本体,只让两只灵兽警戒着四周。

    腾二是蛇,裂空铁翅鹰是鹰,两个物种是天敌,气息都是不相容的。

    裂空铁翅鹰个头不大,本体只有两米多高,警惕地看着对面的白蛇,在它的记忆里,蛇类总是阴险狡诈的。虽然与它并肩战斗了一场,但它对白蛇的戒备心一点没少。

    腾二不乐意了,回给裂空铁翅鹰一个眼刀,“瞪谁呢?都八级了,连人话都不会说。”

    仙灵界的妖兽没有了级别限制,相对于下界,生长期缩短了许多年,甚至许多倍,但短处是灵智开的晚,相应的口吐人言也晚,众多的妖兽到了九级都不会说人话,化形也是,渡过了九阶之后的雷劫成为大妖才得以开口说话。

    连九阶都不到的裂空铁翅鹰不能说话,在仙灵界很正常。但这只会,“我知你打我主人宝物的主意。”

    “啊!你会说话!怎么不早说。”腾二忘记了刚才还向裂空铁翅鹰甩眼刀,兴致勃勃地问,“你是怎么会的?你主人弄了什么天材地宝给你?你什么时候能化形?你准备化成什么样子的,我想比照着我家老大大师兄的样子化形,你呢?”

    裂空铁翅鹰头回见到这种性情的蛇族,新奇又存疑,没有回答。

    “你怎么不说了,不会是只能说几句吧?我见过你们鸟族的一种鸟,叫言灵凤雀,要主人教了才会说,你不会也要让主人教吧?”

    裂空铁翅鹰的表情要皲裂,它强行板脸,“不用。”

    “不用什么?哦哦,你说不用主人教啊。我也是,我出生了就会说话。”腾二自动忽略了它的出生是回炉改造、它是个伪幼生期的事实,“你在袁家属最厉害的,还是一般厉害的,我觉着你是最厉害的吧……”

    “不是最厉害的。”裂空铁翅鹰招架不住,被腾二强聊上了,至于戒备心,硬是给腾二聊得直往下降。

    ※※※※

    进了素镯内,林千蓝向丹朱和沐云澈两人摆摆手,让两人不必担忧,进了自己的房间。

    这一战,她受了不轻不重的伤,被剑气划伤了几处,之前服了几滴朱果灵液,以及一粒从成廷午手上得来的疗伤灵丹,伤口已经愈合。

    她现在急需解决的是还是老问题,仙灵力作乱。

    回到安全的地方,心力一松,强行压制的仙灵力如决堤的洪流,再也困不住,在经脉里撒起欢来。

    经历过多回了,林千蓝疼感的耐受力越来越强,对她来说,不出她忍耐范围内的疼痛都不值得她皱眉了。

    她没再把仙灵力压制回元婴,而是运行起了功法,元婴受了伤,对仙灵力的约束力变弱,对于这段时间作乱惯了的仙灵力,哪里肯按既定经脉走?

    这样强行运行功法,不可避免地伤到了经脉,但林千蓝没有管,忍着痛楚继续运行着。

    她是不会伤了自己的根本的,她敢这样做是因为木灵珠已完成了仙灵气灵气的替换,终于升级完毕。

    灵性更足的木灵珠,发现自己寄生的地方又漏了缝,即,元婴经脉都有伤,给面子地吐出了生机之力,修复起来。

    对元婴的伤有效!升级的木灵珠再给林千蓝一个大大的惊喜。

    木灵珠仍是傲骄的,林千蓝没从木灵珠上得到回应,但一点都不吝用生机之力,尽心地修复着每一处伤痕。

    林千蓝更不管经脉伤不伤了,一心一意地修炼起来。

    多日没能修炼了,林千蓝很是怀念修炼时的感觉,等经脉上的伤被木灵珠一点点修复好,林千蓝渐渐沉醉于修炼中。

    两个时辰后,她停下了修炼。

    修炼的感觉太舒服,要不是还记着外面有个袁不恨,她都想闭个小关了。

    木灵珠没有辜负她的高度看重,经脉上的伤不用说,连元婴上伤也修复好了七八成,她总算不用把元婴封印起来了,只要不过度使用仙灵力,元婴不会轻易散架。

    终于少了一个掣肘!再遇到一个羡剑真君,林千蓝自信不需要与袁不恨联手,她一个人就能对付得了。

    提及羡剑真君,林千蓝想了想,把一个玉盒召到了面前。

    她揭开玉盒上的封印,打开盖子,里面躺着一个小小的婴孩,正是羡剑真君的元婴。

    婴孩长得也是张眉怒目,他知道逃走的希望渺茫,没有隐藏他的恨意,咬牙切齿地盯着上方的林千蓝。

    手中的鱼肉,林千蓝不在意他是恨是怒,她只揭开了玉盒上的封印,元婴上的封印没动,婴孩除了面部表情,别的动作都做不了。

    林千蓝俯视着他,说道,“我给你个活命的机会,前提是好好回答我的问题,我问什么你说什么。我对你们成家的机密没有兴趣,这点我可以保证。”

    她本想搜魂,但元婴期的修士有的是让人无法搜魂的方法,不如试着与羡剑真君做个交易,行就行,不行又没能搜成魂,就再去抓那个到雁石镇收仙灵石的成家筑基去。

    婴孩的声音跟羡剑真君的原声相同,他嗤道,“你会这么好心?不怕放了我会受到成家的追杀?廷午也是被你杀了吧。”

    林千蓝道,“你要弄清楚,我不是跟你商量,只是给你个活命的机会,你不要我不会勉强。”

    婴孩的怒目转了转,问道,“你真会放了我?不会这边放了,那边让袁家金丹小子动手吧?”

    谁不想活?不会有人心甘情愿地慷慨赴死,那都是逼到一定份上的事。虽然没了肉身,只能重塑肉身或夺舍,但能活着他也不想死,而且,只要他活着,这仇就能报!

    “我可以跟你签下契约文书。另外,打开你的随身空间,里面的东西除了你个人物品,其余的我都要了,随身空间留给你。”

    婴孩气得脸青紫,“你做梦!”

    林千蓝指尖挑了个戒指在婴孩上方,“你还是以为我在跟你商量?”

    只要羡剑真君彻底死了,戒指成了无主之物,谁都能打开。

    听说要拿走他几乎全部身家,婴孩刚才是气昏了头,他哪会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处境,从牙缝挤出两字,“成交。”

    就让这个女子再得意一阵子!以为签了契约文书他就不能找她报仇了?还是太嫩!只要他能活着离开回到成家,这女子就逃不出他的手心!

    林千蓝先让羡剑真君打开随身空间。与她想要的信息相对,还是仙灵石重要。不多存点仙灵石,开宗立派不成了一句空话了。

    要说成廷午的东西让她脱了贫,羡剑真君的让她瞬间暴富。

    从里面找出一个书卷样的契约文书,打开后,把双方达成协议内容用神识刻画上去,各取一丝神魂打到上面,再重新卷合上,然后契约文书无火自燃,立契成功。

    林千蓝的识海一晃,感觉有什么东西进入了里面,神识来回察看,什么都没找到。

    其后婴孩也很配合,林千蓝问的问题基本都是正面回答。

    地幽花的消息是羡剑真君间接从王占处得来的,王占知道自己一个人对付不了那只刺尾巨蜥,找了个散修帮手,而这个帮手正愁没有投名状加入成家,便拿地幽花的消息做了投名状,正巧投到了羡剑真君那里。

    仙灵界并不是全都处在同一个平面上,天之上,地之下皆有新天地。

    但三十个域都属同一个平面上,天之上地之下的的天地都较小,但同样有天有地有星夜月色。

    浑一境一重天则属于一个地之下天地,地下天地同样有虚界实界之分,一重天四周都是虚界。

    浑一境上方天地正对的是浑天境的一隅,所谓浑一境二重天,就是指那一隅,是为浑一宗,而一重天则属于浑一宗的私有领地。

    分管一重天的八个势力,是浑一宗开宗的八方派别,成家和洪家都在其中。

    而袁家樊家等是浑一宗后起的势力,虽然一重天仍是旧有的八方势力把持,但后起势力的实力现在在宗内隐隐压了旧势力一头,他们不得不与后起势力妥协,给了后起势力进到一重天的权限,并分出了一部分得利。

    好在一重天的出产平平,没有太惹人眼的东西,后起的势力得了利也就不要权了,因一重天危险性低,成了各势力家中小辈游历的去处。

    是为一方势力,宗内宗外都会有交好,是以,偶尔也会有浑一宗外的修士来到一重天。

    袁不恨便把她当成了这种宗外关系户,没有怀疑她不是来自于二重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