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九十四章 一重天的真相
    无论是天之上还是地之下的天地,都属仙灵界的一部分,既然一重天不是独立存在的,与二重天就有着相通的通道,这个通道为浑一宗所控制。

    不允许一重天有传送阵,是为了把一重天出身的修士牢牢地控制在浑一宗八个势力的手中,一重天本土的修士想离开一重天只有加入八大势力一条路,陨晖城所辖的,只能加入成家。

    成廷羡,也就是羡剑真君,试探地反问林千蓝,“我看你不是浑天域的修士吧?你是怎么来到浑一境一重天的?别说你是跟袁不恨一起来的,要是你从二重天来的,不会问这些常识性的问题。”

    林千蓝道,“对,我是外来的。”话一转,“进入二重天的修士都死了,是怎么回事?”

    婴孩天生的努眼立即圆睁,盯着林千蓝,见她神色如前,没看出什么破绽,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从前面常识性的问题可知,此女子跟袁家的小子并不是很熟识,袁不恨再处世不老道,也不会把这种事说给外人。

    “成廷午。”林千蓝推到了成廷午身上。她觉着那位千年前的启亦真人不像是危言耸听。

    成廷羡差点忘记这一宗帐!成廷午虽在成家不受多少重视,但毕竟是成家人,杀了成家人就是与成家人为敌!他这回没忘自己的处境,只讽刺道,“不如你还去问成廷午。”

    林千蓝一笑,“他心高气傲骨头硬,不愿意交易,我只搜了魂,知道一星半点。”她要能搜成成廷午的魂,不会在这里跟个成廷羡的元婴多罗嗦了,但成廷羡不知道啊。

    是反讽他骨头不够硬!婴孩的脸再度青紫,但成廷羡究竟是修炼到了元婴级别,想到不久后就能把毁身之仇报了,这口气没什么不好咽下的。

    对一个将死的人,这事也没什么不可说的。

    他调整的很快,不多会,脸上流露出理所当然的鄙夷,“这里的人生来为仆,他们的命属于我们成家,我们拿走有何不可?那些人该庆幸他们的命于成家有用,成家让他们的神魂进入了轮回。”

    成廷羡像是想通了什么,主动谈起了浑一境一重天的来历。

    浑一境的一重天在被浑一宗发现之前,是没有人族的。八家瓜分了一重天,把许多凡人以及低阶修士弄进了一重天内,数万年过去,一重天演化成如今的模样。

    一重天相当于浑一宗的庄园,为浑一宗源源不断地提供着大量的产出,供给浑一宗修士修炼所需。

    一重天的凡人看上去过得安乐详和,是因为凡人过得安乐了产出才多。

    成廷羡真君说一重天的人族生来是仆,是事实。

    当初八方势力在投进一重天的凡人以及低阶修士的血脉里,融进了另一种血脉,这种血脉带有一种标记,也可以说是奴记,这种标记血脉如同妖兽的血脉传承,是能通过血脉一代代传下去的。

    各方势力的标记血脉各不相同。陨晖城区域出生的人,身上携带的是成家所有的标记血脉。

    万景呈曾经的怀疑没错,王家镇那些身体自爆的人不是天谴,是人为。

    成家人想让谁死,都用不着动手杀,通过操控标记血脉就能主宰他们的生死,王家镇的那些自爆的人就是一例,成家人是借由威慑凡人,让他们安分听话,不敢起反抗质疑的念头。

    传承到现在,标记血脉已变成很淡薄,有的人甚至一点都没遗传到,成家对凡人的掌控力越来越弱。

    这也是八大势力不得不把一重天得益分给后起势力的原因之一。

    凡人相对弱小,但修士不是。

    修士在渡结婴劫时,肉身会得到重塑的机会,身体残缺的会补全,有嫌自身相貌不好的,还能按喜欢的样子进行改容换貌。

    血脉也是,会被净化,标记血脉属不利于修士己身的,是会被净化掉的东西,这样一来,结婴修士便会知道自己体内有标记血脉,很容易发现一重天的秘密。

    这是为什么一重天本土的修士一旦结丹,就会很快被接引到二重天的原因。

    可一重天的修士哪里知道,所谓的接引,是被杀或成奴。

    八方势力需要不是金丹修士,他们需要的是修士的金丹。元婴更好,但结婴会让这些修士脱离他们的掌控,他们退而求其次,取其金丹。

    数万年来,觉察到不对劲的修士不会只有启亦真人一个,但一重天的真相始终不为人所知,可见那些人都死了,姜昕平能阴差阳错得到启亦真人传下来的只言片语,非常难得了。

    在成家人看来,一重天本土具有成家标记血脉的修士都是成家人的奴仆,奴仆为主人而死,死得其所,主人还大度地没让奴仆们魂飞魄散,让他们投入了轮回,奴仆们该对成家人感恩戴德。

    末了,成廷羡还不忘嘲讽林千蓝一句,“你一个元婴散修,还想在齐鸣川这里站住脚?”

    浑一宗所在地域,名为齐鸣川,齐鸣川不止有浑一宗一方势力。

    林千蓝不受影响,思路清晰地问着自己想知道的东西。她知道,成廷羡是在打消她对他的防备,她也是很配合的。

    问完后,林千蓝把戒指给了婴孩。

    婴孩一喜,却是下一刻神魂被拉了出去,落到一个阴暗的空间里,成廷羡大叫道,“你敢违了契誓!”

    林千蓝冷笑,“我只说放你离开,不搜你的魂,没说让你留着记忆。你敢说,你离开后没有避开契誓杀我的方法?”

    让成廷羡的元婴全须全尾的离开?她嫌死的不快?

    进了净魂窟的神魂不会有任何损伤,除去了杂质反而更加纯净,除了永久的失去记忆外。

    “你放我出来!我重新立契誓!”

    净魂窟内的成廷羡近乎歇斯底里的大叫,对林千蓝没一点触动。

    她要是对这种人有一丝心软,那是她的道心出了错!

    成廷羡大叫过后,神魂的双眼渐渐变得呆滞,一会便跟净魂窟内的另五个神魂一般,凭着本能在净魂窟的井口处挣挤着。

    “元婴的神魂要比金丹期的多挺两息。”听不出林千蓝的情绪。

    她突然伸手再往成廷羡的元婴抓去!

    下一刻,她手里抓着的,仍是成廷羡的神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