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九十九章 界池
    “是羡剑道友所赠。”林千蓝蹙眉不喜,“玉牌有何问题?”

    看守的脸色微变,“道友怎没与羡剑族叔同路?”

    这一质疑,等于告诉林千蓝成廷羡的元婴已回到了二重天的成家。她手里拿着是成廷羡赠出的通行玉牌,看守于情于理都要问上一句。

    林千蓝透出一丝元婴气势,“这是哪里的道理?我不与羡剑道友同路就不能回到二重天了?我还不知道成家是如此对待交好之人,还是说羡剑道友的玉牌在成家不作数?”

    看守周身的灵压一重再一轻。之前女修气息收敛,他只能觉出女修要高于他金丹初期的修士。

    这下他知道了,眼前女修是位元婴修士,他的姿态放低了些,拱了下手,“并非玉牌有问题。”

    一个宗外来的元婴是无法让成家看在眼里的,但那是说的二重天的成家,所谓莫吃眼前亏,若是惹恼了眼前的女修,伤了死的会是他。

    女修这般毫无躲闪之意地暴露修为,反让他认为女修不会与羡剑族叔失去肉身有关,要是她行的凶,怎敢还拿着羡剑族叔发放的玉牌从三晖山离开?

    “我也想问怎么回事。”袁不恨又回转来,起了些薄怒,“难道林道友只能与成家人同路,与我们袁家人同路不行?你是看不起我们袁家?”

    羡剑真君的事发了,他也跑不了。虽然起因是羡剑真君想独占地幽花,但结果是羡剑真君没了一个肉身,他跟林千蓝都没事还得了好处。

    成家哪会管什么起因?换成袁家,袁家也不会管起因,只看结果,结果是羡剑真君吃了大亏,单为了维护成家的脸面成家也不会善罢干休。

    起怒倒是真的起怒,他那会有心跟羡剑真君平分地幽花,好言好语地相商,羡剑真君却是起着灭杀他的心。

    成家势大,他袁家也不是没有还手之力的!

    要他说,浑一宗早该变天了。

    羡剑真君的事里可有他参的一脚,他虽然不清楚为什么林千蓝会放走羡剑真君的元婴,但事已至此,在这件事上,他要与林千蓝站一起到底。

    怒也是真怒,他有心跟羡剑真君平分地幽花羡剑真君却是起着灭杀他的心。

    成家势大,他袁家也不是泥捏的!

    看守在成家只是个边缘人物,不然也不会被派到一重天来,他连眼前一个宗外的元婴都不想惹,更是犯不着去惹上袁家。

    他恰巧认得袁不恨,知道他在袁家的地位尊贵,他得罪不起,忙堆笑道,“袁少主言重了,只是羡剑师叔出了点事,这位道友又拿着羡剑师叔的送出的客字玉牌,所以才会多问一句。”

    “哦?羡剑真君出事了?出了什么事?”袁不恨一副好奇的样子。

    袁不恨演技的提升迅速程度,很让林千蓝称赞了。

    看守的脸皮一僵,成家面上无光的事,他怎敢轻易地告诉外人?含糊道,“就是修炼上出了点问题。”

    “我还当出了什么大事呢。”袁不恨失去了兴趣,“快快放行吧。”

    看守不再拦。虽然他不认为对羡剑族叔行凶的人是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这位女修,但还是尽到了看守的职责,传了讯息给上方的本家。

    一步踏进楼宇,林千蓝垂下眼睑,掩去了她眼里的异色。

    去往二重天的空间通道跟她以往见到的都不相同,更不是通过传送阵传送上去。

    外面是楼宇,进来后是一方不大的谷地,或说是山顶盆地,没有植被,四面是白色的山石,中央是一眼极清澈又让人感觉深不可测的水池。

    这水池便是去往二重天的空间通道。很容易让林千蓝想到升仙池,但升仙池是人为炼制的法宝,而此间空间通道是天然存在的。

    见林千蓝看着水池不语,袁不恨赞道,“林道友也觉着此处界池风景俱佳吧!浑一境八个界池中此处为最。”

    林千蓝看了下心情不错的袁不恨,传音提醒道,“这里成家人好打发,上方的成家人或会发难。”

    袁不恨虽觉着没凭没据的,成家不至于为难他,但他还是听进了林千蓝的提醒,从随身空间里拿出一个银色的圆珠子,投到了水池的中央,说道,“这是我袁家的示警符,成家人要是敢动手便是与我袁家为敌。”

    林千蓝不置可否。

    袁不恨还是没看清那个问题,成家要是真对袁不恨出手,并不代表着与袁家为敌。

    她从成廷羡以及成家的那个筑基得来的信息中,窥得了一丝半点关于浑一宗各方势力的形势,应当说是剑拔弩张,只差一个触发点了。

    而从袁不恨的口中,他似乎并不这么认为。再重新看袁不恨到底是为什么去一重天的,有点让她费解了。

    “林道友,我先行一步了。”袁不恨说罢,袍袖一卷,带着两个随从和灵兽率先遁到了水池内,林千蓝也没多停留,跟着遁入。

    ※※※※

    在虚空里穿行的时间不长,素镯内的空间只有些许震荡。

    前方亮光蓦地扩大,再猛得一暗,林千蓝再站在了一眼水池中央。

    不是三晖山山顶的水池了,这处水池位于一个山顶平台之上,四处无遮拦。

    走在前头的袁不恨已到了界池外,林千蓝也走出了界池范围。

    这里处在浑一宗的宗门内,是没有人把守的。

    也是浑一宗新旧势力相持的结果,不论是谁,只要拿着通行玉牌,可任意进入一重天内,只对玉牌的数量做了限制。

    袁不恨早用神识察过,没有觉察到任何不对的地方,放下心来,问林千蓝,“林千蓝可愿到袁家做客?”

    林千蓝却是突来的心悸,一闪退到了界池内。

    一片阴影从上方罩头盖来,仿若天幕塌落,要把她压在其下。

    一个绿色光罩布在林千蓝周身,而阴影落到了绿色光罩上方丈许处,便不再往下落到了。

    林千蓝料想成家人会顾忌到界池,要是为了抓她而使得界池受损,估计出手的这个成家人会比她先死。

    同时传来袁不恨的声音,“你们成家要做什么!”他被护在一片赤光中,是他身上的防御法宝自发启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