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章 脱身计
    天上地下都是修士!

    一对一,一对二,三又打二。

    前一刻红袍元婴还在与短髯剑修对战,下一刻,又来个灰衣元婴偷袭两人,红袍和短髯转而各占一方合击灰衣。

    又再来一个赤袍,赤袍专朝灰衣招呼,腾出手来的红袍与短髯再次成了对手。

    风起云涌,刹那变幻。

    好一场多方混斗。

    林千蓝已看不出哪方是哪方了。

    从她心有所悸退回到界池内,到变成一场多方混斗,不过是过了半柱香的工夫。

    朝她使出乌云法宝的是成家的韦石道君,没等他再次下手,袁家的不情道君赶到,跟韦石道君两句不合交上了手。

    就在此时,不知从哪里过来七八个绯袍赤袍的修士,同时出手,几下摧毁了离界池所在平台不太远的一座殿宇,殿宇内的情形呈现于人前,竟也是一处界池!

    那处界池不是空的,界池边立着十六根黑漆漆的柱子,其中九根柱子上各用粗大的索链绑着一个修士。

    有的被绑着修士脚边还躺着一个不知死活的凡人。

    拆完了房子,绯袍赤袍向索链斩去。他们的目的变得明了,是来救界池边的修士的。

    殿宇一倒,便又赶来一群修士,大喊着“好逆贼!”,阻止绯袍赤袍救被锁修士,由此进入了混战。

    后来的这群不是成家人也是成家一系,因为一看到他们,韦石道君冲他们喝道,“休要放走一个逆贼!”

    没几息又来了一群修士,其中有袁家人或其一系的,不情道君对其中一人说道,“重台,把不恨带走!”

    一个中年修士过来,把袁不恨连同他的两个随从灵兽带离了这里。

    混战的这些人,不管属于哪方,都刻意避开了两处界池,连救人的绯袍赤袍都有着顾忌,不然早一举把索链全斩开了,哪还会剩下四个修士没得救?

    也因此,作为大战引子的林千蓝被人遗忘在了界池内。界池上方的乌云状法宝本是要抓她,现在则成了保护她的一道防线。

    形势对她不能再好了。

    成廷羡只剩下元婴回去,成家人不可能不找元凶。而成廷羡元婴体内有少量虚雾侵入,记忆全无也符合虚雾侵入神魂的后果之一,让他们不能确定元凶是异兽还是人。

    不论什么原因,为家中看重的元婴修士只剩下元婴逃了回来,说出去失的都是成家的脸面,特别要是最后查明,是成廷羡进入虚界被异兽所伤,成家更没面子,因为一重天四周的虚界里,对元婴修士有威胁性的异兽极少。

    所以成家没有也不会大张旗鼓地寻找元凶。

    她这个持有成廷羡送出的通行玉牌的元婴,成了他们怀疑的对象。是元凶不是元凶都没关系,因为她只是个宗外女修,所以必会抓来问问。

    有个时机,让林千蓝有了全身而退的可能。

    这便是一重天本土修士被接引到二重天之时。

    每十年接引一次。

    成廷羡是成家这次负责接引事宜的修士,意外得到了地幽花的消息,便去收获这个意外之喜了。

    浑一宗的人视一重天的人为他们的所有物,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本土修士的金丹是他们所有物的附属品,所谓的接引,是让本土修士自投罗网,到了上方待宰。

    一重天本土修士到了上方,不是被杀取了金丹,就是被戴上契奴锁为奴。

    而近几百年情况发生了变化,被接引上来的修士有了第三个结局——为人救走。

    救他们的是化清宗的人,就是先来的那些绯袍赤袍修士。

    林千蓝选在了这个时候从一重天上来,为的是趁乱好混水摸鱼。

    化清宗的人行事没有规律,成廷羡也说不准化清宗的人这次会不会来救人。若是等不来,林千蓝会用另外的方法脱身,只是那种方法她不太想用。幸运的是,化清宗的人来了。

    腾二已从素镯里溜了出来,“老大,我们什么时候去帮忙?”

    “要看时机,这会不行。”

    交战的几方人几乎都是元婴修士,说几乎是因为还有几位是化神!这种层次的对战,她能不正面对战就不正面,毕竟,她求的只是安然离开。

    林千蓝要想全身而退,势必要加入一方,她选的是化清宗。

    这里是浑一宗的宗门内,化清宗只凭着这七八个人就能闯进来救人,虽说有两位化神,其余的都是元婴,但与一方大宗门相比,简直可称得上蚂蚁撼树。

    但他们不仅来了,在浑一宗的人赶来后,还不急着撤退,反而对战起来。化清宗的人不是疯子就是有恃无恐。

    以林千蓝了解到的,化清宗的人既很疯狂又有智谋。

    附近尚有不情道君和韦石道君两个道君在侧,她在等待机会。在仙灵界,化神修士被称为道君。

    在袁不恨被袁家重台真君带走后,两位道君停了手,现在正在言语交涉。

    不情道君质问,“韦石,你为何要为难不恨,是想与袁家为敌吗?”

    林千蓝听得耳熟,她知道袁不恨脱口就是‘想与袁家为敌吗’从哪里来的了,原来是有家族渊源的。

    韦石道君在化清宗的人现身后,就不想与不情道君打了,想去解决化清宗的人,但不情道君要打,他只得陪打。

    “我只想问袁少主几个问题,并无伤他意。”韦石道君阴沉着脸,“倒是不情道友,你阻止我去捉拿逆贼,是何居心?”

    “我要不来,你早伤了吧。”

    “袁不情,你若是再阻着我,我便当袁家与那些逆贼一伙!”

    不情道君哂笑,“你当啊!我们袁家行得正,从不做那些该天打雷劈的龌龊事。”

    林千蓝的脑际传来一个女子声音,“不恨说你救了他,我助你离开界池。”

    传音给她的只能是不情道君。

    林千蓝微点下头。

    空间突一松动,林千蓝抓住时机瞬移了出了界池。

    她记下了不情道君的出手之情。

    不情道君没说助她离开浑一宗,林千蓝也没想着再借助于袁家,她想借助的是化清宗的人。

    她从界池瞬移到了十六个黑柱子边,掌心一抬,四条雷蛇分别落在四个索链上。

    “咔!哗凌!”

    索链应声而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