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零一章 化清宗的来历
    绯袍赤袍虽然弄断五个索链后再无暇顾及被锁住的修士,但他们是来救人的,与人交战着也分出一丝神识关注着那些被锁修士。

    林千蓝的到来没逃过他们的神识,雷多快!一个赤袍修士离得最近,不待他有所反应,雷光一闪,索链断开。

    来人是友?

    再一点绿光没入一个去了索链的修士识海处,那位修士醒了过来。

    来人是友非敌。化清宗的人救过多次人,一般都是斩开索链把人扛走,因为被锁的这些修士的神魂也都被禁锢住了,匆忙之下无法解开。

    他们没空去想此女修是哪里来的,又是怎么做到的,但能为这些修士解开神魂,是友非敌无疑。

    林千蓝打着混化清宗的主意,没错过这边一举一动。殿宇一倒,她的神识倒探了过去,看清了被锁在黑柱上的修士的神魂为人禁锢住了,所以即便是身上的索链断开了,他们还是站在黑柱子前面一动不动。

    要是其他的禁锢,林千蓝解的没这么便宜,魂符禁锢的神魂嘛,她有幽冥阴火在,分出一丝用仙灵力裹住进入他们的识海内,几下就烧了魂符。

    她与幽冥阴火心意相通,并不会伤了这些修士的神魂。

    “桀!”听不出从哪里传来一声怪吼,极大又刺耳,林千蓝的脑子嗡了下。

    腾二急道,“老大,是那只梼杌醒了!”

    像是回应怪吼,从空中传来一阵琴声。

    “这位道友,带上一人,走!”说话的是一位赤袍修士。

    于她的面前出现了一个透明的涟漪波纹圈,林千蓝抓起一个还没解除禁锢的修士和他身边的凡人,遁入了涟漪圈内。

    凉意过后,涟漪消失,林千蓝站在了一个高大的石殿内,石殿内的光线昏暗如烛光,她略微适应了下。

    石殿内布满了一个个丈多高的圆形石台,石台下方由一根相对较细的石柱支撑,仿若一片片的荷叶,石台与石台之间不相接连,她站在其中一个石台上。

    石台上刻画着灵纹,林千蓝认得其中有传送阵的灵纹,更多的是她不认得的。

    不少石台上都站着人,有的一个人,有的跟她一个,手上拎着一个或两个人。

    之前跟她说让她带着一个人走的赤袍修士,站在她旁边的石台上,手里扶着一个已醒来的金丹,见她连那个凡人都带来了,冲她笑了笑,“跟着我走。”

    林千蓝点了下头。

    她看出石台的排列暗含着某种阵法,所以她站在石台上没敢妄动。

    跟着赤袍修士出了石殿,照着赤袍修士的做法,把拎着的两人给了早等在殿外的一群蓝袍修士。到了这里,用不着她来解除剩下几人的神魂禁锢了。

    前方一条深川,深川对岸山峦叠起,山壁竖直,怪石嶙峋。

    这里比地下天地浑一境内的仙灵气要浓郁许多。

    赤袍修士问道,“我道号善明,不知道友?”

    化清宗的修士以衣袍颜色区分不同修为,蓝袍的是金丹期,赤袍元婴,绯袍的是化神。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道号千蓝。”

    “道友为何要相助我们?”

    林千蓝道,“我是想借贵宗之势从浑一宗离开。”

    善明真君笑道,“千蓝道友直率。我带道友去见弘关师叔。”

    “好。”

    跟着善明真君进了一个楼宇内。

    显然是一处议事之所。

    上座上坐了一人,绯袍。

    弘关道君态度不明,“你既能进入浑一境,为何不能离开?”

    林千蓝道,“我手里的玉牌是从成家的羡剑真君手上得来,而似乎羡剑真君出了事,所以玉牌不大好用了。”

    “化清宗也非想来既来,想走既走之所。”

    “我知道。但以化清宗的宗规,我救了一重天的修士,该从化清宗得到重谢才对。”

    林千蓝正是知道了化清宗的来历,才会借助于化清宗脱身。

    一重天的本土修士被蒙蔽,以为是加入了浑一宗,结果穿过界池后便会被索链锁起来,结局不是被杀了取金丹,就是当了一阵契奴再被杀。

    凡事总有例外,有一重天的修士在一重天意外的修到了元婴,有从契奴锁下逃脱的。

    这些人逃走之后,并没有远离,而是修炼有成后,暗中救下其他的来自一重天的同伴,报复浑一宗。

    久而久之,他们的人数越来越多,成了一股势力,他们取名为化清宗,取其化了浑一宗这汪浑水之意,誓要与浑一宗扛到底。

    化清宗的人数和实力都无法与浑一宗相提并论,他们从不与浑一宗正面为敌,都是暗中下手。他们还很明智地,只对掌控浑一境的八大势力出手,对浑一宗其他势力毫不侵犯。

    林千蓝所说的这条宗规,是化清宗有意宣扬出去的,不乏有修士为了得到化清宗所说的重谢之物,而冒险救下带着契奴锁的人。

    林千蓝又道,“我可以助化清宗除掉那只梼杌。”浑一宗内有一只梼杌,不过,实际情况是,梼杌为浑一宗旧势力中的成家等四家人所供养。

    这只梼杌是只比妖君实力还要强横的大妖。

    九阶妖兽渡劫后成为大妖,能化形的被称为妖君,相当于人修的仙君,没能化形的无论实力多高都称为大妖。

    梼杌本来性恶,这只梼杌的性情更为恶劣,与其说梼杌为成家等四家所用,不如说这只梼杌之所以愿为四家所用,是因为四家会源源不断地为它提供零嘴——人修的金丹。

    它喜食人修金丹元婴,把金丹当成零嘴,每次醒来必要吃上一顿。一重天本土的修士被杀,是因为成家等四家需要用他们的金丹供养梼杌。

    “你?”弘关道君并不相信。林千蓝不过是个元婴,连仙君都对付不了这只梼杌,她这话说的太大了吧?

    “我当然不会正面持剑去杀它。化清宗要的是它死,它怎么死的不重要吧?”

    弘关道君仍不相信。他们也没想过非要正面杀了,使计使毒都试过,但没能成功过。梼杌要除掉梼杌,还要过浑一宗那关,不然连接近都不能。“你愿签下契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