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零二章 鸣川府地
    林千蓝镇静地拒绝,“不愿。”

    弘关道君是要空手套白狼啊,不问她要得到什么,上来就让她立军令状。

    她立得着军令状么!又不是她想覆灭浑一宗。

    林千蓝签过一次更是身有体会,契誓不能乱签。那会是成廷羡仗着有两个神魂,想麻痹她痛快地放他离开,才签了对她有利的契誓。

    现在,是她处于弱势,对方是一个宗门,她仅是一个人,哪怕是看上去公平的契誓,于她来说都会是弊大于利。“我若说凭我一人除掉梼杌,道君也不会相信吧,我仅能做到相助而已。”

    依然看不出弘关道君悦与不悦,“你要换取什么?”

    林千蓝道,“我想进入瑶光仙墟。”

    瑶光仙墟,即是林千蓝在浑一境听说的三重天,是个天上之天地,同样不是想进就能进去的。

    她提出要求了,弘关道君倒是有点信她不是信口开河了,“若你能做到你所说的相助,我可以答应你。”

    毕竟她只是一个元婴修士,弘关道君见她还在于那条宗规,以及她身上的几处不明,不明之一:“你怎会知道一重天修士之事?”

    化清宗放出的消息是救下浑一宗成家、洪家等八家的契奴,一字没提一重天修士。

    在齐鸣川,知道浑一宗拥有一个地下天地浑一境的人不少,但极少有人知道标记血脉的事。

    浑一宗的人不会宣扬出去,不论是旧势力还是新起的势力。在八大旧势力看来,浑一境里的人都是他们契约的奴仆的后人,也就是都是他们的奴仆,奴仆的命都属于他们,何况是金丹?

    那些修士能修炼,是他们给的功法,给予的机会,让那些修士拥有了呼风唤雨的能力,多了几百年寿命,那些人该心感激才对。

    且不论他们心里是真这样认为还是自我麻痹,但他们很清楚,用人修的金丹供养大妖的做法是会激起修士的共愤的。

    化清宗的人也不会说出去,他们甚至会永远隐瞒住浑一境的凡人。浑一宗需要的是修士金丹,浑一境的凡人过得相对安乐。

    若是让凡人人知道了,只会在凡人间造成恐慌,而后引发无限期的大乱。但凡人体内的标记血脉是无法去除的,只能通过一代代血脉的稀释渐次消失。

    凡人知情不如不知情。

    而且,若是让浑一宗外有心人知道,弄到了血脉操纵的方法,会给浑一境内的人带来更多的苦难。

    林千蓝道,“我搜了成家成廷午的魂。”主动送上杀了成家人的把柄,“这事我可以起誓,不会再告诉外人。”为了能去瑶光仙墟,她得有足够的诚意。

    不明之二:“怎么进入的一重天?”

    林千蓝斟酌着说道,“我被一场空间风暴卷落进了一重天。”

    她没有顺势说她是用手上成廷羡的玉牌进入的。

    原因在于界池边发生的混战有她看不明白的地方。本该是浑一宗的修士合力对战化清宗的人,但怎么看有一方是帮化清宗的,不然化清宗的八个修士怎能对付得了成家一系十多人?

    而袁家的不情道君在袁不恨走后却没走,拖住了韦石道君,没让他得空对战化清宗的人,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是有意呢,还是无意?

    袁不恨知道她跟成廷羡是什么时候认识的,要是袁家跟化清宗有来往,这话很容易戳穿。

    不得不说,弘关道君有耐心地与林千蓝相谈,林千蓝所说的有办法除掉梼杌是个很大的筹码。

    末了,林千蓝道,“还有件事想麻烦道君,我想找一位来自一重天的修士,不知是否在化清宗。”

    林千蓝指的是姜昕平的父亲。

    她答应过姜昕平带他来二重天不会食言,此时姜昕平也在她的素镯空间内。

    不过,此时的素镯空间是封闭的,处在里面的人是看不到听不到外面发生的事的。

    这点小事弘关道君没什么不允的,传来了善明真君,此事交待给了他。

    出了楼宇后,林千蓝一念从素镯空间内移出姜昕平。

    虽然素镯空间受到空间挤压的影响不大,但总归是有影响的,姜昕平此时的状态不是太好。

    但也足让善明真君从他的长相上确定了,“你父应是介则真人。”

    姜昕平只知道他父亲的名字姜宁介,不知道道号。

    ※※※※

    府地,相当于没有城墙的城池。

    鸣川府地是齐鸣川一带较大的府地。

    走在鸣川府地喧闹的街头,林千蓝才真正感到她来到了仙灵界,街头摆地摊的不乏金丹修士,店铺里元婴掌柜也是司空见惯。

    在云琅界,不管几阶的灵鹤都深受人喜爱,契约了当灵宠当坐骑,或干脆养在宗门内当吉祥灵物点缀宗门。

    而在这里,灵鹤成了仙鹤,待遇却是相差大了。

    空中仙鹤一群群啼鸣着飞过,却是惹得下方的修士厌烦。

    这些仙鹤太能生,生长期还短,三四年就能成年,多是二三阶。因生长期短,妖丹品质很差,肉质发酸难以下口,也就是有的练气初期的修士拿它练练手,练气中期的修士杀它都嫌浪费仙灵力。

    林千蓝打听清楚了鸣川府地的散修境遇相对宽松,离开化清宗后,她直接来到了这里。

    腾二眼里盯着的全是吃的,想买,可老大现在一点都不大方,它只能看着咽咽口水。

    林千蓝比它还想买,她现在合用的法宝都没几件,本想着从成廷羡手里得到的仙灵石够多了,但进了卖法宝的店铺走了一圈后,默不声叽地出来了。

    买得起的法宝,有,不少,但都没看中。她看中的法宝,有,不少,买两件就能掏空她的仙灵石,权衡了下,觉着还是自己炼制吧,没舍得买。

    当务之急,是找个住处。

    路边有的是引路的散修,林千蓝选了个眉清目秀的少年,她信奉相由心生,眼底清澈的总比眼光不定的要好。

    少年人小做事却很老练,“前辈要是住的时间久,可选千草岭的洞府,岭南的洞府租住一年只需两千仙灵石。”

    林千蓝转了这一圈,了解了些鸣川府地的物价,一年两千仙灵石的确不贵。

    少年这是看她穿着普通,为她着想,推荐了个便宜的地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