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零四章 赔钱师父
    林千蓝觉着一年一万四千仙灵石花的很值。

    洞府上层的空间足以让五六个修士同时修炼而不会相互干扰到,下层位于地下,是炼器室所在。

    炼器室非常宽阔,中央是处深陷的地火眼,在阵法约束下,露出的地火火焰约有一尺多高,焰火从内到外,依次为橙、红、紫、蓝,虽为多色,但每种颜色看上去都很通透,是地火纯净的表现。

    地火眼上方压着一个半丈多高的大鼎炉,虽不是仙灵器,但鼎炉是用一整块炎珏石炼制而成,炎珏石生成于熔岩中,是与地火最为契合的鼎炉材料之一,能提升炼器的成功率。

    洞府外是片不小的庭院,不过比较空,除了这一处那一处乱长的杂草外,再没有别的东西了。林千蓝较满意这个大庭院,正好可以用来修炼体术,空了也不用费力收拾。

    洞府内,丹朱三人已开始忙碌起来,空荡荡的洞府一会填进了不少常用物品。这些物品是放在沐云澈的储物袋内的,三人中暂时只有他能使用储物袋。

    同样正式拜了师,万景呈还没有引灵入体,师父没说让,他只能等着。

    万景呈没有任何芥蒂地拉着沐云澈进到自己选的房间内,让沐云澈帮他把他的东西从储物袋内直接移到对的位置,省得他再来回搬动了。

    丹朱几天间长大了许多,眉间多了些没能解开的郁气,但并不是愁眉苦脸样,跟万景呈和沐云澈照样有说有笑,只不如以前爱闹了。

    相比之下,出了一重天的沐云澈,脱胎换骨般,整个人变得生动起来。有引灵入体先经伐髓的原因,更多的是他内心里的脱变,变得自信起来。

    养眼!

    两只蓝灯笼晃到林千蓝面前,拦截住了她的视线,不是自家二货是谁?腾二不知想做什么,变成了三丈多长的原身,两只大蓝眼放大成了两个蓝灯笼。

    ……略有点刺眼。

    林千蓝在是个凡人的时候,对蛇类生物是敬谢不敏,幸而遇到腾二时它只是个没有肉身的魂体,她才能很快接受。

    到现在为止,她能接受近身的蛇类生物,只有腾二一个。

    对于其他的蛇,吃蛇羹算不算接受?

    “回来了啊腾二,打听到什么了?”没从俞杰那里问出太多的信息,她打发腾蛇去听墙角了。

    “我跟着那个嘴唇红红跟到了一个店铺那里,上面写的绝世炼器阁,老大说让我小心,我就没跟进去。不过,我打听到那个真君叫什么了,就叫绝世真君,是个散修。”

    “……绝世真君。”道号绝世,绝世炼器阁,好大的口气。

    能在鸣川府地内开一个炼器坊的真君,听起来跟凌霞派交情非浅,有财力有靠山,怎会没有自己的契约灵火?天地灵火在仙灵界不算是很难得的东西。

    用自己契约的灵火炼器会更如臂所使,比没有契约的地火强。

    “老大,我再打听去吧。”

    “不用了。绝世真君若是还想要这处洞府,会自己上门的。”

    林千蓝并不太担心。凌霞派是有仙君坐镇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的,不会允许他人在凌霞派所属的风凌山捣乱,从绝世真君按正常程序来找周管事租洞府而不是强行占下既可见。

    腾二见另三人都在忙活着布置洞府,它也呆不住了,跟着凑热闹去了。

    丹朱和万景呈照顾到沐云澈年纪小,体力差,让他把东西从储物袋里移出来后,其余的事就不让他管了,打发他到外面休息去了。

    “沐云澈,过来。”

    “是,师父。”

    林千蓝方一抬手,沐云澈往前凑了凑,正让林千蓝的手落到了他的发顶。

    养眼还温顺。

    少不了揉了一把,林千蓝之后给了沐云澈一个玉简,“这是《漱玉平海诀》,鲛人族的炼体功法,你先不要急着修炼,多研读几遍,看不懂的问我和腾二都行……算了,还是来问我吧。”

    虽然腾二身为妖修,在炼体方面有发言权,可腾二这二性让她不放心,再把沐云澈给误导了。

    沐云澈的体质太差,修行后会加重由至阴血带来的弊处,反之会减弱,沐云澈有必要同时修炼体术。

    她没让沐云澈修炼锻体化龙诀,她自己被功法性成年坑过一回,哪能再让自家弟子受坑?

    这个《漱玉平海诀》是从步轻履手上得来的,是鲛人族在鲛人族传承的功法基础上,为他们与人族的后裔改进而成的,人族也能修炼。这部功法较为平和,带有水属性的特征,正适宜冰属性的沐云澈修炼。

    这还是在仙遗战场时,腾二用醍醐丹跟步轻履换来的其中一样东西。步轻履手上的宝物众多,可惜的是,换来的法宝都毁在空间风暴里了,这部功法做为用处不大的东西,放在腾二空间里得以保留下来。

    “多谢师父。”沐云澈双手抱着玉简,想现在就找个安静的地方研读,又想在师父面前多呆一会,两相为难。

    林千蓝帮他解了为难,“去你的房间看吧。你的灵识初成,不要过度用。”

    “我不会的,师父。”

    解决了沐云澈修炼的事,该轮着万景呈了。

    等洞府收拾停当,林千蓝把万景呈叫来。

    她收下万景呈后,没有立即给他服下地幽花,并拿走了他万辛万苦得来的奎元果,万景呈想暗中修炼都做不到。

    林千蓝问,“我一直没让你修炼,你是怎么想的?”

    万景呈道,“师父这样做自有师父的道理。”

    对于林千蓝为什么不收他为徒,万景呈心里通透,他比不了孤身一人的沐云澈,他有父母兄弟,亲情牵袢太多。

    一旦成了师父真正的弟子,修行与奉行双亲很难兼得。

    若是留在一重天拜其他修士为师,不存在不能兼得的问题。

    师父也说了,可以把他带到二重天,他能有更多的选择,不必拜她为师。从前程以及护佑方面,加入任一宗门都比跟着做为散修的师父要好,他还是选了跟着师父。

    真要让他说个这样选的理由,他只能说,跟着师父觉着安心。

    &nbs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p;   成了自家的弟子,林千蓝不会让万景呈服下奎元果,又用去了两朵地幽花。

    万景呈的灵根早测过了,是木火黄阶灵根,灵根提升的空间大,但具体能提升到哪级品质,谁也说不好。

    万景呈回自己房间服地幽花,腾二看着玉盒里最后一朵地幽花,心好疼!“两个十万仙灵石,一下子就没了。”

    在鸣川府地里的店铺转了一圈,腾二了解了些物价,“要是送到拍卖会了,能卖的更多!徒弟都太能花钱了,老大以后不要再收徒弟了!以前老大师父都是给老大钱花。老大,要不你重新找个师父吧。做师父赔钱,当弟子赚钱。”

    林千蓝哭笑不得,不过,还别说,腾二总结的是有部分道理的,“腾二,师父不是乱拜的。我有师父,哪能再去拜师父?”

    “不是说飞升了,以前的师父就不是师父了吗?”

    “不全都是这样。我只认一个师父,所以不会再拜别人为师的。”

    “哦。”腾二知道老大说话算话,可它心疼仙灵石,“四朵地幽花!老大,怎么不让他们先修炼,然后服下地幽元丹啊!能省下三朵地幽花呢。”

    “腾二,你的帐算反了。你看,要是我们手上没有地幽花,不是要花几十万去买了吗,这一下子省了几十万仙灵石,赚大了。”

    “这样算是赚了哎……”腾二总觉着老大说的哪里怪怪的,可让它说又说不出来。

    林千蓝一本正经地歪引着腾二,“也别忘了,再要算上从成廷羡手上得来的那几株灵草,从店铺里买又几十万仙灵石没了。”

    “是……哦。”腾二理不清楚索性不理了,它有急智:凡是想不明白的,听老大的就是了。“啊,老大,你不是很早就收下万景呈了,沐云澈是后来收的,比万景呈还小,怎么当了大师兄了?”

    “因为万景呈姓万啊!”

    “什么意思啊,老大?”

    “因为万年老二。”

    笑话太冷,腾二一脸蒙。

    林千蓝自己也挺冷的,给了腾二标准答案,“我那会只教了万景呈画兽符,不是正式收他当弟子。沐云澈是第一个正式拜师的,所以他是大弟子,万景呈只能排第二。”

    “哦。”腾二盘起身子进入思索状。

    林千蓝拿起桌上的玉简,查阅起来。仙灵界的炼器方法与她以前用的有不少的差异,最大的差异是在灵纹上。

    炼器上所用的灵纹比兽符上应用的灵纹要复杂的多,但万变不离其宗,这个宗指的是基础。

    基础灵纹她都烂熟于胸了,现在要做的是把在基础灵纹串连、重叠、融合起来,这对她来说,不难。

    “哈哈哈……”

    突来的暴笑,成功引起了本全神贯注于灵纹图案的林千蓝的注意,就见腾二笑得满地打滚。

    “哈哈哈……万年老二啊!哈哈……万景呈因为姓万成了老二,哈哈哈……”

    “……”林千蓝只觉着腾二的反射弧还有再延长的潜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