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零六章 混不吝
    最后一个灵纹图案在识海内结成,一念移到法衣上,手上同时掐动法诀,鼎炉内地火火焰窜起,把法衣包裹在内,片刻后,灵纹图案在法衣表面上消失,被融进了法衣内部。

    林千蓝把地火撤出鼎炉,法衣仍留在了鼎炉内,身形一动,到了洞府外。

    “师父!”沐云澈轻呼,看到师父,他所有的紧张一扫而空,停了片刻,他跟着往禁制外走去,师父都出去了,他怎能躲在后面?

    丹朱没出去,她是不想自己成拖累。

    禁制外,绝世真君见正主出来,一把抓回少年天香,腾二打得正恼火,哪会容天香想跟他打打,不想打了不打,一片淡青色柳叶雨洒向绝世真君和天香!

    这柳叶是风刃的变形,犹如实质般,是腾二的风刃术升级了。

    三道冰障才堪堪阻住了柳叶雨,绝世真君赞起了腾二,“看不出来,长得一般般,风吹得挺像样。”

    只要是赞它的,管对方是什么目的,腾二没有不收的,“还用你说!老的绝世的,打不起就给我老大认错,不认错就打!”

    林千蓝叫住了想再甩柳叶风刃雨的腾二,腾二改为狠狠地甩了绝世真君眼刀,回到老大身边。

    “出来的正好!”绝世真君颤了颤双层的下巴,架起了手臂,“来来,跟我大战一场,我赢了你把洞府让给我,你赢了洞府归你。”

    “什么嘛!”腾二又想开打,“洞府本来就是我们老大的!”

    林千蓝向来跟这种人少话。她不想与人结仇,但有人打上门,她也不是怕事的,传音给腾二,“你护好云澈三个。”

    绝世真君在她洞府前闹出的动静有好一阵子了,管护风凌山的凌霞派连个过来查看的人都没有很不正常,看来绝世真君与凌霞派上层交好的传言不为虚,是事实。

    可这又怎样?让她妥协相让是不可能的。退缩之心有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

    林千蓝做好了恶战的准备,却见转眼间,绝世真君那边画风突变,她嗷的怪嚎一声,眼睛直直地盯着林千蓝身后,“美人!我的国色!”

    林千蓝知道沐云澈出了禁制,她没有阻止。既然走上了修行一途,就要有时时涉险的自觉。她会给予他必要的庇护,尽量保他的命,但不会把他藏在自己的羽翼下,不让他受伤。

    只是她没想到沐云澈遇到的危险是被一个怪婆婆看上了美色。要不是她没从绝世真君眼里找到色||欲和势在必得的狠戾,她早把她挂着一丝猥琐的脸用雷劈歪了。

    她顺便瞥了眼远远站着的少年天香,少年的神色很复杂,有不舍有嫉妒有解脱,还有种不甘。

    怪婆婆低了眉弯了腰,“我认错,我向道友道歉!我以后决不再打这个洞府的主意。道友,能把这个美人相让不?”她话是跟林千蓝的说的,目光直勾勾地落在沐云澈身上。

    “让个鬼!也不拿镜子自己照照!”腾二一道风刃扔去。

    绝世真君没躲没闪,被风刃斩个正着,但被她身上的防御法宝化解,绝世真君脸上堆了笑,“打吧打吧,我只防御绝不还手。道友,打消了气能把美人让给我不?”

    腾二连着出招,绝世真君说到做到,果真是不还手,防御破开再加一层。

    法术不好使腾二眼珠一转,一尾巴打在绝世真君身上。神兽的肉身本来就强横,腾二的肉身又经过神血的强化,纯肉身的力量非常大,绝世真君被抽飞了出去。

    没等腾二高兴,一转眼,绝世真君瞬移了回来,仍站在原地,“这招有点意思。再来,我说不还手就不还手。”

    林千蓝想起对绝世真君的那句“混不吝”的评价来,她原以为混不吝都是用在不学无术的赖皮混混般的男子身上,还是她见识少了,用在眼前的绝世真君身上合适地很。

    这让她怎么接招?

    应对这样的人,林千蓝真没有好招,她要是痛下杀手,估计凌霞派的人会及时赶到,不下杀手吧,绝世真君身上防御一层层的,最多让她受个轻伤,破费一粒疗伤的灵丹。

    林千蓝只有一招,不理会,“腾二,回去。”她先带着沐云澈回了洞府。

    “美人!”洞府外绝世真君凄惨的大叫一声。

    “道友,咱一换一怎么样?天香是筑基中期,你换了不吃亏。”

    “不如这样,天香加上一件仙灵器?”

    “千蓝道友,美人要是跟了我,我保证他要什么有什么,我可以签下契誓。”

    “千蓝啊,我把绝世炼器阁都给你,不够的话,尽管提。”

    三天后。

    “算你狠,千蓝啊,我不打美人的主意了行了吧,我发誓,你让我看一眼美人,我绝不会下手抢。”

    洞府禁制一动,腾二从里面出来,扔过去一卷契约文书,“我们老大让你签了契誓。”

    绝世真君的神识往上面一扫,“千蓝这是恃美抢劫啊!”抱怨归抱怨,上面都是她答应过的条目,绝世真君签的很痛快,契约文书自燃,誓成。

    洞府禁制打开,绝世真君比腾二还快一步地遁了进去。

    如愿地再见到了美人,绝世真君的眼睛亮得泛贼光,“美人叫沐云澈啊,人美名字也美。小澈美人,我都拿出那么多东西了,你怎么不心动呢?”

    “我只会跟着师父。”沐云澈尽量隐藏着自己的情绪。

    他讨厌绝世真君看他的眼光,一点都不想看到她,但师父说了,他天生长成这样,不想以后天天带着面具见人,就要接受因相貌带来的种种好处与麻烦。

    师父说的对,长成这样又不是他的错,他凭什么要把脸遮起来?师父说,他可以善加利用,把麻烦转变成对他有利的事。

    难的是,善加。

    林千蓝道,“绝世真君,请坐。”

    绝世真君曲着一条腿坐在榻上,“千蓝见外了不是?看你面相小,叫我绝世师姐吧,或者风华师姐,风华是我的另一个道号,叫哪个都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