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零七章 不以表相识人
    有让林千蓝糊她一脸泥的冲动,不为别的,只为遮住那张满是折子还带着猥琐的老脸。

    还哪个都行?道号还能同时有好几个?绝世真君除了称呼里有个真君,混身上下打哪看都与真君不搭界。

    叫她师姐?且不说两人师承隔着挂着有生之年前缀的界沟,从面相上她也叫不出个姐字啊。

    不过,有着穆昶的前例在,林千蓝不会纯以表相识人,“真君什么时候要用炼器室?”

    提到炼器,绝世真君终于把眼光从沐云澈身上移过来,“千蓝这么说了,我就不客气了,就今天怎么样?”

    绝世真君在鸣川府地很出名,是因为她有两大痴狂:美少年和炼器。

    她身边常年跟着四个美少年,分别叫国色,天香,玉貌,花容。美少年不是固定不变的,隔一段时间,总会换个新的顶替原来的,名字不变。

    旧少年去哪了,众说纷纭,有的说是放少年回他们自己家了,有说被绝世真君杀了,有说被炼制成不会再长大的傀儡了,因为绝世真君只爱少年。

    不过,放少年回家是有实证的,有两个少年现在还住在鸣川府地内。但放回家的少年不多,其他的去哪了,没人知道。

    少年或是自愿,或是被少年家人卖与绝世真君的,他人无立场指责绝世真君。

    绝世真君更大的知名度是在炼器界打响的,还响声阵阵不绝于耳——来自于绝世炼器阁炼器室。

    为此,绝世真君在暗地里被人称为雷霆真君,绝世炼器阁被称为雷霆炼器阁,全赖于绝世真君三五不时的炸炉。

    绝世炼器阁位于鸣川府地最热闹的地段,人来人往,冷一丁地一声炸响,如同平地一声雷,正处附近的修士,修为低的会被惊一下,修为高的也会有所触动。

    更别提有几回上空正好飞过一群群的仙鹤,被炸响声惊得乱做一团,鹤毛鹤粪一齐往下落,场面十分的感人。几回后,绝世炼器阁一带成了仙鹤绕行区。

    绝世真君想要这间洞府是真想要,她炼制的一样法宝总是失败,想改用地火试试。

    林千蓝答应过借出一个月的炼器室,问,“真君这次要用几天?”

    “十”绝世真君的眼珠转到沐云澈身上,“六天吧。”一次少用几天,就能多来几回,多来几回就能多看几回小澈美人。

    想到应下的条件,她手上多了块玉简,“给,小澈美人,这是水天冰色诀。”

    林千蓝哪会给她接近沐云澈的机会,伸手接了过来,查看了下,正是水天冰色诀。

    浩瀚,冰寒。

    第一层的半阙功法能让她有这样的感受,功法的品阶不会低。

    她的神识只能看到第一层功法的前半部分,再想往下看,模糊一片。

    地阶以上的功法玉简有着浏览权限的制约,需要认主后才能修炼。

    自她带着沐云澈回了洞府,绝世真君就在洞府禁制外扎了根,往洞府里放起了纸片小人。

    纸片小人是一种传讯法宝,可反复使用,来回传达讯息。

    禁制不断地被叩动,林千蓝不胜其烦,只得把纸片小人放进来。绝世真君的行事再让林千蓝见识了一个修士新品种。

    三天,眼见着绝世真君自唱自嗨地,一点点降低她的要求、提升愿意付出的东西的等级,在听到绝世真君提到她有一部水冰属性的地阶功法时,林千蓝动了心。

    林千蓝正在为沐云澈修炼用的功法举棋不定,绝世真君给了她更好的选择。

    她手里的那部功法虽适合沐云澈修炼,可毕竟是玄阶的,而且仅是水属性,攻击性偏弱。

    水冰属性的功法是指水灵根和冰灵根的修士都可修炼,攻击性要比纯水属性的功法要强,又比纯冰属性的功法要柔和些,简直是专为沐云澈打造的。

    她有一瞬间都怀疑绝世真君是先知道有沐云澈这个人,后有了来抢租洞府一事。

    能省下一大笔仙灵石,林千蓝不会把这等好事推开。

    绝世真君得意道,“地阶上品。怎么样?我够大方吧?”又冲着沐云澈笑道,“小澈美人要是修炼上有懂的尽管问我,我随传随到。”

    沐云澈紧绷着脸,“我有师父教我。”

    “这你就不懂了吧?你师父又不是冰灵根,功法上的事还是要请教同灵根的前辈。”

    “我有师父。”沐云澈再强调。他初入修行,知道的事有限,但不管绝世真君说的有没有道理,他都不会信,不会听从。

    “啪!”绝世真君一拍手,“好!不愧是我看中的国色,就该这样,不对师父阴奉阳违。”

    国色排绝世真君四美少年之首。

    “切!”腾二把那天绝世真君对它的鄙视眼还了回去,“别往脸上添金了,沐云澈是我家老大的弟子,什么时候也成不了你家国色。”

    绝世真君深意道,“那可不一定。”

    查看过没有附带神识、神魂、符咒等的陷阱,林千蓝把功玉简递给了沐云澈,对绝世真君说道,“真君要用地火还要等我一会,我有件法宝还需最后一道淬炼。”

    “什么法宝?”吸引了绝世真君的注意力,“千蓝淬炼时能否让我旁观?”

    林千蓝应道,“行。”一把普通灵剑而己,没什么不能看的。她是为万景呈炼制的,沐云澈的那把已要炼制好了。

    两人来到炼器室,林千蓝打开鼎炉,地火引入鼎炉内,把放在鼎炉边煅器台上那把灵剑放出去,进行最后一道的刻灵与淬炼。

    灵剑的品阶低,需要的灵纹简单,林千蓝很快完成了灵纹的刻画。

    看到灵剑上瞬间出来的灵纹,在地火的融炼下一点点渗入灵剑内,绝世真君,眼里的贼光比看到沐云澈时还亮,折子脸都平滑了几分,“你是怎么做到的?”

    她知道的炼器手法,有的是用神识直接在法宝内部刻画灵纹,有的是刻画在法宝表面,但刻画在内部不会显现在表面,刻画在表面的不会渗入里面。

    像这种刻画在法宝外面,再融炼进法宝内部的手法,她是第一次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