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零八章 再入化清宗
    不是师承关系,少有人会把自己独特的手法告诉他人。少,代表有,绝世真君自己就不少把自己的炼器心得撒出去,所以,她问的不算太突兀。

    撤开地火,灵剑上光华流转,炼制完毕。

    林千蓝收回灵剑,回了绝世真君的话,“我用的手法需要特殊功法的配合。”

    她倒没有敝帚自珍的意思,因为这种方法别人学不来,她说的特殊功法指的是元力的修炼。

    在炼制完本命法宝后她也没放下炼器,是把修炼之余的一样爱好看待的,因此,她在炼器上百无禁忌,敢于尝试,成与不成都不影响她的心境,她才得以尝试多年后,在成品阵法的炼制上有了小小的建树。

    她的这种炼制方法,是以元力包裹着在识海内构建好的灵纹图,瞬间打入了灵剑上,再以灵火淬炼入灵剑内的,不具有元力是无法做到的。

    “这样的话就算了。”绝世真君没在这方面多纠缠,“千蓝,灵剑可否让我一观?”

    “可以。”林千蓝把灵剑递给她。

    绝世真君是个识货的,几下看出这把灵剑的灵性要高于同阶别的灵剑,眼里贼光不减,“千蓝炼制的其他法宝能让我一观么?”

    这也没什么不可的,林千蓝拿出了她炼制的法衣。

    绝世真君看了后,脸上再起猥琐的笑,“千蓝,加入我的炼器阁怎么样?只要你加入我分你三成的得利。”

    林千蓝收到了腾二的传音,“老大,小纸人进了沐云澈的房间了。”

    绝世真君这边跟她谈着合作,那边一刻没耽误地挖着她的墙角。

    地阶的功法不是那么容易得来的,绝世真君提出的条件里,有一条是,要是沐云澈自己想成为新的国色,她这个做师父的不能拦着。

    绝世真君承诺了不会对沐云澈使用任何修士手段,林千蓝答应了,她不会拦着,她相信沐云澈的品性。不过,真要是品性靠不住,她只答应不会拦着,并没有应下绝世真君得到的会是个活人。

    腾二又传音直播现场,“老大,沐云澈捏着小纸人找丹朱了,丹朱给了他一个引火兽符,他烧了小纸人。”

    林千蓝的唇角漾出一丝笑意,回传给腾二,“只要绝世真君给云澈的东西上没有陷阱你就不用管,让沐云澈自己处理。”

    小纸人一毁,做为主人绝世真君马上知道,她眼光闪了闪,说出的还是合作的话,“最多能分给你一半的得利,不能再多了。”

    林千蓝抽下嘴角,“不知真君的炼器阁一年能得多少利?”

    她租下这处洞府,本有意炼制出法宝在某个店铺里寄售,可绝世炼器阁不在她想合作的店铺之列。

    绝世真君老炸炉不是什么好名气,不过,绝世炼器阁的名气不全是坏的,毁誉参半,售出法宝不是不好,而是颇有些与众不同,比如把灵剑剑柄炼制成艳丽花朵状,本该暗色的魂幡却是虹光映照,浴桶形的飞行法宝

    虽说法宝的性能无差,价格还偏低,但这外形方面,能接受的修士真心不多,来买的,都是实在差点钱的散修,以及爱美的女修——她们买的都是些低阶的饰品类法宝。

    走不了价,走量也行,可绝世炼器阁时不时地关个门,上哪走量去?这样的绝世炼器阁不亏本都是好的,还得利?

    绝世真君一挥筋络突出的手,“这个放心,我不会让千蓝吃亏的。”

    林千蓝没有回绝,说了个折中的考虑。

    跟绝世真君合作也有着显而易见的好处,会少许多麻烦。这样的绝世炼器阁多年都不倒闭,佐证了绝世真君跟凌霞派上层有着不浅的关系。

    化清宗有请,林千蓝欣然前往,万景呈的功法有着落了。

    领路是上次见过的宋善明,一回生二回熟,林千蓝见涟漪晕出,一步跨了进去。

    涟漪后是化清宗的山门。

    山下有川,山上有木。

    川是齐鸣川,最窄处也有十多里,最宽处至极目,川下有江,深不见底。

    木是瑶木,根扎在山脚,树冠压在山顶,盘根错节的根系枝蔓成了化清宗山门的一道屏障。

    林千蓝这回是从化清宗的正门进来的。

    与拥有百万众弟子的浑一宗相比,万人众的化清宗在人数上过于单薄。

    这样一个以颠覆浑一宗为立宗宗旨小宗门,不仅没有被浑一宗给灭掉,还活得很滋润,林千蓝只知道其中一个缘由:化清宗掌控着这一千年进入瑶光仙墟的权限。

    瑶光仙墟不属任何宗门和个人,它的入口千年一变,掌控权限也千年一变,这个千年的掌控者是化清宗。

    浑一宗不想放弃进入瑶光仙墟可能得到的巨大利益,在这个千年内则不能把化清宗怎么样。

    再往深里的缘由,林千蓝隐隐有所猜测,但没有特意问起过。

    当时看到是宋善明叩动了洞府禁制,林千蓝并不意外不意外化清宗的人能准确地找上门来,因为鸣川府地分属周边三个宗门,凌霞派,丹鼎山,还有一个就是化清宗。

    在她来之前,丹朱对她说道,“千蓝姐姐,若是你不要怪昕平哥,我愿意留在化清宗。”

    世上本没有不透风的墙,更别提知道的人众多的了,浑一宗的樊家出一个绝厄之体的事,已传出了浑一宗外。

    虽然林千蓝没有跟姜昕平说过丹朱的真正身世,但姜昕平应当听到了些风声,他只是没有当面说起过。

    姜昕平多年的夙愿是找到父亲,收养丹朱也是同一个目的,他与父亲谈起他在一重天的过往时,是会全盘说出丹朱的来历,还是会隐瞒着父亲,不得而知。

    但他的父亲可是位金丹中期修士,姜昕平的表现里有一点异样都会为他的父亲觉察,要是他的父亲问起,姜昕平还会不会再隐瞒?

    在姜昕平毫不犹豫地选择去化清宗时,丹朱已经知道了,在姜昕平心里,她与他的父亲的份量谁清谁重。

    丹朱所谓的留在化清宗,不是留下来成为化清宗的血奴,而是抱着一死的想法,还了姜昕平救了她养了她的恩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