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一十二章 送命题
    百里方圆的浮岛,草木虫兽皆有,这是让林千蓝略慰藉的地方,还好这个念魔等级不高,要是把她直接弄到魔界去她可是不想成魔也得成魔了。

    想到被传送到这里,‘宋善明’说的第一句话——“此地离化清宗千万里之遥,我主安全。”她就很想召出小幽,把这个念魔给烧成无有去处!

    千万里之遥,要她怎么回去?

    在实界内,千万里亿万里都不成问题,稍大的府地内都有传送阵通往其他的府地,即便没有传送阵,她靠着飞行也能回到鸣川府地,无非是多花些时日。

    可这里是虚界,传送阵是别想了,仙灵界修士都知道一句话:传送不过虚,说的是传送阵是无法越过虚界的。天玑传送符是单向一次性的,用了就没了。在虚界靠飞的?这是个送命题。

    虚界本身就是危险源。

    虚雾吸入体内会影响修士心智,吸入少了及时清除出体外不会对修士有长远影响,吸入多了,或者没有及时清除,这影响不可逆转。

    更不消说虚界内生存有大量的虚雾异兽,等级高的异兽,分分钟秒杀她。

    念魔感觉到林千蓝对他的杀意,吓得一缩,“我主不用担心,等我主完全觉醒了,通往魔界的空间通道会自动打开,我主便可回归。”

    他不说倒好,说了后,林千蓝对他的杀意更重了,让他迷惑不解,魔主难道不愿意回魔界?

    林千蓝轻吐一口气,驱除了闷气,“我要怎么做,什么时候做,不是你来决定的。先说说有什么办法能回到浑天域。”齐鸣川所属的是浑天域。

    念魔一听着急了,“我主身具魔气,回到人族中我主会非常危险。”

    去魔界她才危险好么!“我要做什么,不需要你来决定!”

    林千蓝的语气一厉,倒是打消了念魔的怀疑,历来魔主的脾气都不大好,惶恐道,“我主息怒。”献上了修士宋善明的一件仙灵器级的飞行法宝,并抹除了上面的印记。

    念魔来了就没想着再回去,它也不知道安全无虞回去的方法。

    乘用飞行法宝穿梭虚界并不是一个好选择,哪怕是仙灵器级的,虚雾无孔不入,一般飞行法宝上的禁制并不能完全阻隔住虚雾的侵入。

    总归是一项选择,林千蓝自己连一件灵器级的飞行法宝都没有,自然不会拒绝,先收了起来。

    走不了,那就先住下。

    她不是不担心留在风凌山的沐云澈几个,可光担心没有一点实际的用处,她索性不去想太多。

    好在,她出来时留腾二在洞府里,有腾二在,三人的安全多少有些保障。

    沐云澈不用她担心,听话的很,她不回去他一定会呆洞府里等着她回来。她在洞府外再加了一个大阵,能抵御住道君的攻击。

    万景呈的功法是个问题。她本来想去化清宗为他弄一个好功法来,沐云澈修炼的是地阶上品功法,她一碗水得端平了,万景呈修炼的功法至少得是地阶中品。

    不过,腾二那里有她修炼的木源诀,万景呈是木火灵根,也能修炼,等她回去后再让他改修。

    她较为担心的是丹朱。

    从念魔这里得知,化清宗的人请她去,为的是她提出的弄死梼杌计划,跟丹朱无关。但姜昕平那边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他的父亲知道了丹朱的事后会怎样做,实在是无法预料。

    让她不好介定的是那位绝世真君,是会帮她关照三人,还是会趁机落井下石,带走沐云澈?为了避免出意外,她一直没让丹朱跟绝世真君打照面,怕绝世真君身上有什么能测得丹朱血脉不寻常的东西。

    现在,她鞭长莫及了,只能寄希望绝世真君不会出尔反尔。

    她能肯定的是,绝世真君老媪的样子不是她的真面目,她的身份也不会是一个散修,很有可能是凌霞派的某位修士。

    绝世真君从不避讳她在凌霞派上层有人的传言,不少时候还是她自己得意地宣扬出去的,这样一来,没人会怀疑她本身就是凌霞派的人了。

    试想,哪有大宗门的修士好好的宗门不呆,跑到外面扮一个散修的?是有修士出门在外一时改换身份的,可哪有在自家宗门外,一扮散修就扮了多年的?这样做的人不是有病么!

    与绝世真君打了几回交道后,林千蓝有理由相信,绝世真君另有身份,而且身份还不会低了。

    绝世真君的猥琐脸是真,喜爱美少年之心也是真,但她在全神贯注地炼器时,所流露出的强大的自信,决不只是她对自己炼器能力的自信,这种自信是实力强大者自然而然产生出的,她在司空霄身上感受到过,尽管那时的司空霄修为跌落,但曾身为仙君的傲然没有丧失。

    她问念魔,“你知道绝世真君的真实身份吗?”

    “回我主,他不知道。”

    百里的地方,林千蓝一会就走了个遍。

    浮岛上的地势起伏不大,十几个山包高高低低相连,坡度舒缓。

    “这里。”林千蓝一指前方的山包,“洞府往下开点。”现有个甘当小弟的,这种出力的活,用不着她亲自动手。

    念魔不解道,“我主,这里是灵脉所在。”

    “我现在是人族还是魔族?”

    “我主尚是人族。”

    “我是人族,用仙灵气修炼有什么不对?你是在质疑我的决定吗?”对付魔族,好商好量是没用的,要用强势压制到他不敢有反抗的念头。

    林千蓝是特意选在灵脉上面建洞府的,不管处于什么状况,能提升尽量提升修为才是王道。

    林千蓝态度一强硬,念魔立即认错,“太岁不敢质疑我主。”

    要是时光能倒流回去,林千蓝决不多问一句是哪个岁。

    念魔欢喜地改名为太岁是有原因的,魔主赐名,是承认了它是魔主的追随者,这种追随者的身份是受魔神眷顾的,魔主强大了,身为追随者的念魔也能获得好处。

    这个念魔虽因灵智生出不久,脑子有时会转不过弯,但已显现出念魔该有的狡诈,它借由林千蓝的信口一问,把自己变成了未来魔主的追随者,若是魔主觉醒,它有可能一举进化成影魔。

    自己‘赐’的名,听着不舒服就不舒服吧,林千蓝不想在上面跟念魔拉扯去。

    念魔太岁噼里啪拉地干起来,林千蓝没有在一旁看着。能指使一个让修士谈起来莫不色变的念魔为自己做苦力,林千蓝心里还是很愉快的。

    她被念魔误认为是魔主,是几样事情凑到一起了。

    在宋善明叩动洞府禁制时,她手里正拿着盛放有丹朱几滴血的玉盒。她问丹朱要几滴血,自然不是为了炼制什么绝厄元丹,要的也不是她的精血,而是从指尖取来的普通指血。

    起因于丹朱能吸收魔气,她想弄清为什么,让丹朱滴了几滴血在玉盒里,放了一枚魔晶进去,隔几天查看一回,看会有什么变化。

    所以,她身上会有丹朱的血脉气息。

    也加上这个念魔灵智初开不久,考虑不了那么全面,依从了他的本能。

    在最靠外的一个山包下,林千蓝找到了念魔说的山洞。

    山洞里是一具人族骷髅,身上的法衣残破,一只有毒的蜈蚣从骷髅的一个眼洞里钻出来,向下爬行一会,从骷髅的张开的嘴巴里再钻了进去。

    天玑传送符传送到哪里,由传送符的主人自己来定,如果没有一个确切的地点,天玑传送符便是无定向传送,传到哪是哪。

    传到这里来,是念魔定的地点,因为这里是念魔最早生出自我意识的地方。

    骷髅生前名叫崔汜,入魔前是位初入炼虚的修士,念魔吃了他的道心后产生了魔识,并以崔汜的姓为名,起名为‘崔’,被林千蓝听成了‘岁’。

    念魔中间吞了不知多少个修士的道心,附到宋善明身上后,它的意识进化成为灵智。

    在产生意识之前,念魔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来自何处,这里等于是它的出生地,它留了一缕魔识在这里,所以能以这缕魔识为坐标,传送到这个浮岛来。

    崔汜的储物法宝还在,是个戒指,林千蓝摄在了手上,为防有神魂伺机夺舍,先唤出小幽,里里外外烧了一通。

    这是林千蓝见到的第二个随身洞府,里面的东西没她想象的多,但单从数量上说,也让她发了一笔不小的财。

    一眼扫过,很多东西她都没见过,她的目上光落在一块闪烁着蓝色弧光的石块上。

    “这是星尘虚空石。”因与她得到过的虚空石有不小的差别,林千蓝鉴别了一会才确定了。

    她随即传音给正在勤劳工作的念魔,“多开一间炼器室。”有了星尘虚空石,或许能让她的随身洞府打开。

    星尘虚空石开了个好头,接下来她认出了好几样难得的宝物,虽然更多的是不认得的,但不认得不代表比她认得的宝物更好。

    最让林千蓝视为珍贵的,是随身洞府里存放着的那些玉简,能让一个炼虚期修士留着的,不会差到哪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