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一十六章 拐个大妖
    “嘭!嘭!……”九道龙影俱被弹回。

    念魔停下了攻击,脸上魔纹流动不止,“我若想离开,你困不住我。”

    “我知道。”林千蓝点头赞同,“所以你明知我在洞府外布下了阵法,还敢进到这里了。”

    林千蓝所知的阵法里,没有能困住念魔的,困住的都是入了魔的修士。她布下的阵法并不隔绝神识,所以念魔的神识能看到阵外的她。

    念魔收起蟠龙枪,举止倨傲,“你布下的是无极困阵又如何,我如果想,可以随时走。”

    “原来宋善明懂得阵法。”林千蓝冷眼看着念魔,“你若真想离开,刚才就不会假装没有识破我的身份了。我不用困住你,只需要困住宋善明。”

    念魔一旦脱离宋善明,下一个去处不定在哪里了,有可能是浑天域,有可能不是,想再找回来齐鸣川的几率太小,他不敢赌,所以在发现她这个魔主是假的后还是留在了这里。

    它无非也是将错就错,跟着她找到真正的魔主。

    魔族的普遍的处世原则就是没有原则,别看之前念魔把她当成未来魔主一口一个我主,她说什么都听从,那是它现在处于无形无影状态,想吞了天魔血脉都无口可用,要是它现在是个影魔,早对她下口了。

    除非它融合了宋善明的本来意识,成为一个魔人族,但它显然不想放弃它念魔的身份。

    念魔在无极困阵里走动起来,似是在寻找破阵的方法,林千蓝没有采取任何行动阻止,她相信念魔不会放弃它的目的。

    念魔走了一圈后,停了下来,看向她手中的木头灯台,“你不是真正的魔主,怎会知道堆乌木的用处。你难道是魔族?”

    堆乌木的是种魔植,用它的木心炼制的器皿与修士常用的纳魂珠的用途相似,能容纳有命火魔族的命火。

    林千蓝当然认得堆乌木木心,仙遗战场里的堆乌境的名字就来自于里面生长的一株不比璠玙木小的堆乌木,她这个做大帅的,得到了诸多魔族的信息。

    这截堆乌木木心本来是念魔的。它为了表忠心,在献上了修士宋善明的飞行法宝后,还打开了他的随身空间,林千蓝不客气地挑选了不少她能用得上的,包括这截堆乌木。

    念魔的脑子当时还不太灵光,也是迫于对魔主的臣服心,所以任由她拿走了。

    “我是不是魔族不重要,你的目的是进阶成影魔,交出命火就有可能。”

    念魔最终没舍得放弃成为高等级魔族的机会,交出了命火,但林千蓝也承诺,只要它不起别心,她不会灭除了它。

    向一个念魔承诺,差不多是发下了心魔誓。修士起心魔誓,等于是对念魔的一个邀约,违了誓约邀约成立,则念魔入驻。

    “主人。”命火在手,念魔对她的态度变了回来,但改了称呼,“我们什么时候回去?”

    念魔这会比她还急着回到鸣川府地。

    回不去,怪谁?林千蓝轻飘飘的瞟了它一眼,念魔看懂了这眼的含义,立马退后,不问了。

    想依仗着一件一阶仙灵器穿过虚界,是件非常冒险的事,林千蓝虽然修为进了阶,但她仍不看好自己。这也是她没想着灭杀念魔而是想办法留下它的原因,她需要它做帮手。

    虚界上方云团密布,若不是有一片有规律地变幻位置的晕光,让人依稀辩认出那是天日,会以为虚界上方无天。

    一个银色的身影慢慢向她走来,是那只银狼,到了十米远处,银狼站住了,郁金色的眼瞳与她对视着。

    林千蓝说道,“你想让我为你疗伤,拿什么来换?”

    从气息上看,银狼至少是个大妖,但它很虚弱,联想到死去的崔汜,银狼虚弱的原因不难找,是主仆契约导致的,主人崔汜死了,在死之前没主动解除契约,为仆的灵兽银狼侥幸没死,但也去掉了半条命。

    怎么说也是只大妖,再虚弱,拼死一击不是那么好接下的。所以她本着狼不犯她她不犯狼的原则,没想着对银狼做些什么。

    银狼因契约之力导致的虚弱不在表面,而在内里生机的流失,她进阶时不免灵力泄漏,被银狼觉察出她灵力里的生机之力,找上了门来。

    银狼口一张,面前悬浮出一个玉简来。

    林千蓝召在手上,查阅后,摇了摇头,“这个不够。为你疗伤我的修为会受损,因此修为倒退也不一定。”

    她说的不尽为虚,银狼的生机流失的很多,要是她没有木灵珠做后盾,靠着她的灵力为一只大妖补足生机,那虚弱的该变成她的元婴了。

    银狼的智力不低,知道她想要的是什么,玉简的记录里有一个能回到浑天域的方法,但也是风险重重。她不能做亏本买卖。

    银狼点了下头。

    林千蓝说道,“你要是愿意做我……玉离宗的守护长老,我可以考虑。”

    仓促间,她这个起名废哪里想出一个宗门名字去?就把玉离神界的名字拿来用了。

    她是要开宗立派,但那起码要到她成为仙君才敢付之以行动,所以她虽然收了徒,只是为了开宗立派做着长远的准备,并不是要现在就开立宗门。

    她一个元婴,带着两个练气期,成立个门派?是蜉蝣派吧?要不是神经错乱门?

    玩笑都不带这么开的。

    但凡事都有个意外。即然这只银狼自己送上门,一只大妖,她没有拐来,啧,不留下的道理。经历了契约反噬,银狼绝不会再与她签订灵兽契约,她想留下它只能另辟蹊径,人修的宗门有一个或数个妖兽守护的现象很普遍,银狼较容易接受。

    不过,银狼听了后,郁金色的眼瞳却渐渐加深。

    林千蓝想着银狼误会了,“我是想请你做我宗的守护长老,不是守护兽。我们不签订契约只订一个期限好了,比如说一万年,期限到了,你的去留随你。”

    一会,林千蓝收到一个男声的传音,“我答应你,若是我伤好,我做玉离宗五千年的守护长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