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二十二章 运气歹
    一片恭喜声。

    “道友,好气运!”

    “道友,恭喜!”

    更有邀约结交的。

    “恭喜恭喜,道友是去往哪里的?若是同路,下了仙舟不仿同行?”

    “道友如不嫌弃,可否找个地方坐下一叙?”

    这些人为的不是她开出了什么,而是她的气运。

    修士修行,外在的不外乎法财侣地四样,其中的侣,不是狭义的道侣,而是指与修士相关的各类人等。

    侣对修士的影响大小因人而异,且具有不可预料性,谁知何时何地会因何人带累,或因谁受益?所以修士的交友都很谨慎。

    不过有一条是公认的,与气运好的人相交有利于己身。要是遇到什么危机,有个气运好的人在身边,可能轻易就化解了,危机变成机遇也是有可能的。

    从另一方面说,是连带着提升了自己的气运。

    百块天运石中会有一块异化石,林千蓝这种大赚的,有时开出千块都不一定有一个。

    林千蓝一块就中。

    这说明什么?眼前女修气运正强,与她结交只有好处。

    林千蓝的修为明摆着,元婴大圆满,对她发出邀约的,都是道君,道君以下的修士自知自己份量不够,只道声恭喜交个善缘,没有出口相邀。

    对于这些人的结交,林千蓝不觉着不好,在知道有功德这回事后,她对气运的认知更为深刻,心存着善意的羡慕可算做一种信仰,尽管这种由羡慕而起的信仰之力微微,但对她总归是好事。

    对示好的,她一一回谢,正与对她相邀的三位道君寒喧时,来了一群人,挡在了林千蓝面前。

    卖天运石的地方不是店铺,是一块露天场地,这群人一来,四下围着的人群松散了许多,林千蓝身边更为松快,唯有宋弦站在原地没动。

    这群人有着鲜明的特色,四位身着不同颜色纱裙的曼妙女子,簇拥着一位衣着华美的男子。

    三位道君的表现各异,有一人向后退了退,一人虽没退,但也停了说话,一人对华衣男子行了个礼,“罗染仙君。”

    华美男子微皱了下眉,他左侧着紫色纱衣女子轻声的提醒,“仙君,他是峦宁仙君的师弟。”

    罗染仙君对行礼的人点了下头,再把目光放在林千蓝身上,问,“你是哪个宗门的?”

    “散修。”林千蓝在彼时彼地可以用一个未来宗门忽悠银狼,在此时此地可不适合。

    “你可愿跟在我身边?”

    “不愿意。”林千蓝没弄清这位罗染仙君所说的跟在他身边是哪种,但无论是哪种,她都不愿意。

    “哦?”罗染仙君微讶异,“还有拒绝我的女修。”散发出来的气势却是更为迫人。

    右边着粉色纱衣的女子以纱袖掩了掩下巴,笑了声,“仙君,她一个散修哪认得仙君,要是她知道仙君来自重明上宗,怕不是早巴上来了。”

    又放下衣袖,抬起下巴看向林千蓝,眼底的不善隐隐,“喂,我们仙君是想收你进重明上宗,你可不要错过这个机会。”

    周围传来一些窃窃声,“重明上宗啊,这个女修运气真好。”

    “可不是么,要不怎么一块就开出了异化石”

    什么运气好,是她运气歹吧?重明上宗?没听说过,她倒是吃过一种名为重明的妖禽的肉,味道上佳。林千蓝再拒,对罗染仙君说道,“仙君见谅,我做散修做惯了,没想过加入一方宗门。”

    她只找正主说话,至于眼含不善的粉衣女子,直接无视。

    她虽然一点不想与人发生冲突,但有事找上门来,在触及到她的基本原则上她不会委曲妥协。

    这是在浮空仙舟上,乌灵舟属于琅玕上宗,罗染仙君若是因她的拒绝而恼怒,他也不会在这里对她打打杀杀。崔汜之所以被扔出浮空仙舟,是他踏进了他人的陷阱,违反了浮空仙舟上的规定,而不是因为得罪了那位仙君。

    而且,她有理由相信,旁边这位笑容不减的宋弦是琅玕上宗的人,修为嘛,大概也是个仙君吧。

    不是仙灵界的仙君多。

    下界一方势力中,推在前台主事的,一般是金丹和元婴修士,在仙灵界,变成了化神道君以及炼虚期仙君。也因此,她在化清宗见到的是弘关道君,若化清宗的名字里加个上字,因梼杌之事见她的可能是位仙君了。

    “不想加入?”罗染仙君眉角扬起一股邪气,“我说让你加入了吗,我不过是让你跟我一起去个地方罢了。”

    加入重明上宗的话是她说的,粉衣女子偷偷看了看罗染仙君,见他没有怪罪自己的意思,把因说错话起的畏惧全化成对林千蓝的恼怒,“也不掂掂自己的份量,说什么不想加入宗门,倒是有宗门收你啊,大言不惭!”

    乌灵舟的顶层。

    琳琅收到了乌灵传来的讯息,“你说仙舟里有好吃的东西?什么东西?你也不知道是什么在哪?新上来的那个女修身上啊”

    再听到乌灵传来的讯息,琳琅苦起了脸,“别!别!好我去帮你找,一定找,找到了给你买来,你别自己去找啊!”

    暂时打消了乌灵自己去找人的念头,琳琅不自主地做出了擦汗动作,尽管额头光洁没汗。

    要是让乌灵进到仙舟里,非弄出点事不可,那她可要吃不了兜着走了,事大了的话,她连兜都没法兜了。

    她布出一个光幕画面,找到了林千蓝所在,正听到粉衣女子说的话,见是罗染仙君,对发生了什么事猜了个八-九不离十,撇了撇嘴,“当人家都跟她一样,愿意攀附罗染仙君。”

    她当然不知道林千蓝是什么样的人,但宋弦师叔感兴趣的人必定不能差。

    再看宋弦师叔笑吟吟的样子,是要有惊人举动的前奏,苦着脸的琳琅这下脸团成了团。宋弦似有所察,向上望了望,目光似是穿过光幕看着她,吓得琳琅赶紧挥散了光幕。

    她可没偷听师叔说话,真的,不知师叔会不会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