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二十三章 语出惊人
    “呤!”

    清越兼嘎嘣脆的玉碎声,听着不大的声音入耳又入心,把周围的目光聚到声音的来源——宋弦手上双色的玉玲珑上。

    宋弦像是没看到那些目光,面容肃正地看着罗染仙君,“哦?罗染是要跟我宋弦争夺正卿之位吗?

    一下子安静下来。

    宋弦的话说完到鸦雀无声,只用了一两息。

    这要是换个地方,比如鸣川府地的闹市里,决不会造成如此的效果。

    但这是在乌灵舟上,看客多是大宗门的人,不认识也听说过琅玕上宗宋弦仙君的大名,至于是不是重名,不会,双色玉玲珑是宋弦的成名法宝,这里是乌灵舟,不是琅玕宋弦,谁敢跟他重名又重法宝?那不是上门闹事么?

    不光看客静,被宋弦点名的罗染一方人,以及宋弦身边的林千蓝都很静。

    都是被宋弦的话给惊住的。

    静来得快,去的也快,一息后,声音回了潮,四下嗡嗡地响。

    私语有。

    “不对不对,我这耳朵是不是听错了?宋弦公子说什么,争夺正卿?谁的正卿,这位元婴女修的?怎么可能!”

    “你听的没错!”

    “真是那位宋弦公子?”

    “瞧见那件玉玲珑没有,不是那位是谁?”

    “真是让人没想到”

    “争夺啊,嗬嗬”

    “那罗染仙君”

    “这女修的气运”

    更多是传音交流。

    不光是看向宋弦的,看向罗染仙君的眼光也变得诡异。

    看向林千蓝时,则是表情不一。宋弦没明指是争夺谁的正卿,可从眼下的情形看,跟指名道姓差不多,是场内的这位元婴女修。

    与此同时,林千蓝看着声色没动,体内的元婴却是被惊的晃了几晃。元婴的反应即是她内心活动的写照。

    她就说这个叫宋弦的不怀好意,一点都不冤枉他!虽然她没听说过宋弦,但看周围人的反应,这宋弦不仅有名,还是大大的有名。

    大大有名的仙君说要做她一个元婴的正卿,她跟他这是有多大仇多大恨,要这么坑她啊!

    正卿即是仙卿的老大,而仙卿,是升级版的侍君,虽比侍君的地位要高,可也改不了比另一方地位偏低的事实!

    一个元婴做一个仙君的仙卿是为正常,可一位仙君做元婴的仙卿,这是要把她架在火上烤啊!

    可此时没有她插话的机会,她也无从辩解,说宋弦胡说?不是打宋弦的脸吗。宋弦为她出头的原因不明,能为她出头也能转而对付她,她拒绝了罗染仙君的招揽,已是得罪他了,不能再得罪一个仙君。

    再说,传出去她也不吃亏,她最不怕的,就是人言。

    林千蓝只是在内心打了个晃晃,刚下到一层来的琳琅扎扎实实地打了个趔趄,一头撞到了一根廊柱上。她就知道!她就知道!她看到宋弦师叔露出那种笑容就感觉不妙,真就来了!

    宋弦师叔真是语出惊人死不休

    罗染的反应最为正常,朝着宋弦一指,火云卷向宋弦。

    “孽海冰焰!”有人认出了这种浅蓝色火云的出处。孽海冰焰生成于寒脉,而且是深埋于海底地下的寒脉,才能生成孽海冰焰。

    别看这能薄薄淡淡的一层,烧到了身上,能直接带人带身上的法宝,包括随身空间都一起气化了。

    宋弦对罗染一笑,罗染心里一咯噔,却是晚了,宋弦手上的玉玲珑,不知什么时候到了他的头顶,发出了淡黄色暖暖的辉光,把他和四个纱衣女子罩在了辉光里。

    孽海冰焰被一层防御拦下了。

    两人一出手,周围变成了空白地带。相较之下,他们更怕看上去无害的辉光,生怕照到自己身上。

    宋弦有名有一半是归功于这件玉玲珑,玉玲珑能散发出两种辉光,这种淡黄色的名为普照辉光,有锁定和定身的作用,只要被照到就是被玉玲珑锁定了。

    还有一种,是红色的辉光,名为往生辉光,这个是让人生惧的根源,因为被往生辉光照在人身上,能夺取人的寿命!

    修士修行,究其根本的目的,为的是能活得久一些,长生更是终极目标。

    而玉玲珑的往生辉光,夺的是修士的寿命,受伤了且能恢复,寿命少了,难以找回。

    早在宋弦还在元婴期时,用玉玲珑照死了一位道君,转瞬间那位道君从正当盛年变成了风烛残年,最后成了一堆枯骨。宋弦和他的本命法宝玉玲珑由此一战成名。

    林千蓝没有跟周围的人一起退开,她知道,宋弦既然站出来替她出头,不会让她有事,这里是浮空仙舟上,宋弦于公也该这样做。果然,在淡蓝色火云卷来时,宋弦连她一起护在了防御罩内。

    “啊!”轻呼的是罗染身边的绿衣女子。其他三个纱衣女子虽没如绿衣女子一样情绪外露,但内心的恐惧一点不比绿衣女子少。

    她们为什么会依附着罗染仙君,不就是为了得到更好的修炼资源,以保持她们的青春美貌么?

    她们不是不想逃,可一旦被黄色辉光锁定了,是无法逃走的。

    罗染仙君也是脸色一变。

    他此时已冷静下来,知道他上了宋弦的当,可已经晚了,浮空仙舟有不能打斗的规矩,他虽然知道,可被宋弦的话一激,他想都没想,孽海冰焰便唤了出来。

    也是因为他本对宋弦没什么好感。他没见过宋弦,可架不住周围的人总拿他跟宋弦相比,同是仙君,宋弦是花,他就是绿叶。

    怎不让他对宋弦生厌?

    一听对方是宋弦,他下意识地就想除之而后快,加上宋弦说的话的刺激,实让他无法忍。

    可现在玉玲珑的辉光当头,他怎么也得忍了。

    他狠,宋弦更狠,一上来就是玉玲珑,他的孽海冰焰且能为人防御,而一旦被黄色的辉光锁定,玉玲珑的主人不收回,是无法摆脱的,往生辉光照不照下来,只需宋弦动下念。

    罗染召回了孽海冰焰,淡蓝火云迅速缩成一点蓝色火苗,消失在他的掌心。

    宋弦语带遗憾,“不打了?”也召回了玉玲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