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二十四章 没有傻白甜
    “走。”罗染一声令,四女赶紧跟上,她们还真怕两人打起来,罗染仙君可能抵御得了往生辉光,她们绝对做不到。

    罗染仙君临走前扫了林千蓝一眼,没把她当回事,但也记住她了。

    “这就对了,动什么火气啊,要知道你这么想做正卿你早说,我可以让贤。”

    罗染猛得回头,阴森森地看着宋弦,“宋弦,不要欺人太甚。”

    “师叔!”琳琅及时出声,黑幽幽的眼仁盯着宋弦。

    宋弦没再刺激罗染,笑吟吟地对他做了请的手势。

    至于仙舟内不得打斗的规矩,有规矩就有例外,分人。当年崔汜因违反了规定被扔下了仙舟,而罗染破坏了规矩却能因为是重明上宗的人被例外放一马。

    罗染仙君锦衣翻飞离去。

    宋弦笑容不减地对林千蓝说道,“我们也走吧。”

    让林千蓝默认跟他一起离开的,是宋弦给她的传音,“林真君,不想知道为什么吗?”

    她当然想知道本事情是怎么拐到如此莫名其妙的走向的,她不过是为了确定用神念看的准不准,买了一块天运石而已。

    修士虽看重气运,但少有会把修行的成功与否全放在气运上的,说到底,能否成仙看的自身的努力。飞升成仙的,修行短短时日就飞升的惊才艳绝之辈有,更多的,是修行了万年、几万年的资质气运等皆寻常之人。

    因她开了个异化石气运强,一位仙君就亲自过来招揽她,总是有个原因的。

    卖天运石的体修上前,递上一个储物袋,“你的玄金砂。”

    林千蓝接过,“不知道友如何称呼?”

    她原先只把这位体修当作普通的散修,没太过注意,但在罗染和宋弦两位仙君动了手的情况下,这位散修仍在一角埋头仔细地清理着玄金砂上沾染的虚雾,不受周围的影响。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他所处的位置很容易让人忽略,林千蓝趋向于是有意。

    在她开出了玄金砂后,这位体修没有露出一丝与宝物失之交臂的懊悔,他是个寻石人,摆着的天运石都是他亲自寻找到的,开出的这块玄金砂的总值已大于这批天运石了。

    这样心性的人,即便真只是个普通的散修也值得结交。

    “燕从崖。”

    这边林千蓝收起燕从崖交付给她的玄金砂,那边,在师叔面前霸气了一回的琳琅,霸气完了,立马瘪了气,生怕师叔找后帐,有心想避避难,被师叔眼一瞄,没能溜成。

    “我让你在上面看着乌灵,你跑下来做什么?”

    收到宋弦的传音,琳琅重又团起了脸,回传,“师叔,不是我想下来,是乌灵有事,它说这位林千蓝身上有它想吃的东西,让我帮它找来。”

    “我也收到了。”

    琳琅心里一喜,师叔知道了,这麻烦事她就不用管了,“师叔,那我先回去了。”

    宋弦传音的语气一正,“不行!此事非你去做不可。我一位仙君与一位元婴做交易,很不适宜。你与她修为相近,最为适宜。”

    怎么很不适宜了!琳琅在心里嘀咕,刚才还当众说要做一位元婴的正卿呢,那就很适宜?跟一位元婴做交易反而不适宜了。这事要是传到宗门琳琅已想像出师叔被师祖罚面壁的可喜景象。

    “非议师长,要重罚!”

    琳琅不认,“我哪有。”

    “在心里非议也是非议。”

    “”师叔,你赢了。琳琅只能乖乖地听从吩咐。

    仙舟内不能飞行的规定不适用于仙舟的掌控者,林千蓝跟着宋弦遁行到了乌灵舟的二层。

    灵竹青藤斜挂,乱草妍花丛生。

    是处幽山静居。

    布置巧妙的是,二层的视角是一层小山的顶部,一层的山水楼宇尽在视野,但从一层绝看不到二层。

    宋弦没绕圈子,说道,“罗染想招揽你与他一起进入瑶光仙墟。”

    林千蓝恍悟。要是这样的话,罗染对她的招揽也不显得莫名其妙了。

    她想进入瑶光仙墟,自是对瑶光仙墟做了一番了解。

    瑶光仙墟百年开放一次,但进去的人什么时候出来,不一定,有的进去后一会便被传送出来,有的能在里呆上三天、五天、一个月、一年,甚至百年都有可能。

    能在瑶光仙墟里呆多久、有什么收获,除了实力外,很大一部分是凭着运气。

    进入瑶光仙墟的一枚仙墟令允许五个人进去,这五个人头数把修士的灵兽算在了里面,哪怕进到随身洞府里依然算人头数。

    林千蓝也明白了,为什么罗染身边的粉衣女子会对她眼带不善了,是怕她接受了罗染了招揽,会把她们四个人中的一个替换掉,粉衣女子的修为最低,是最有可能被替换掉的。

    粉衣女子故意曲解了罗染仙君的意思,对她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

    哪个修士修炼到元婴期,没有护佑自我尊严之心?粉衣女子以己度人,想以此让她心生怒意,连带着对罗染没有好感,会降低她答应招揽的可能性,保住了粉衣女子进入瑶光仙墟的名额。

    粉衣女子敢这么做,也是摸清了罗染的脉博。

    从一方面说,粉衣女子成功了,她对罗染的观感很差,不过,即便她对罗染的观感很好,也不会接受招揽。她要进瑶光仙墟,是为了带自家的弟子寻找机缘,怎会做他人的马前卒?

    再一次证明,修士中的真傻、白、甜是极少的,多的是肠子多弯了几个弯的。

    罗染仙君对她的招揽不过是路过看她气运不错,临时起意,她应了招揽,最后也一定会是带她进入,她沦为一个仙君的依附者的可能最多,不应,他心情好不予计较,心情不好,等下了仙舟随手灭了就是。

    从他没有对粉衣女子故意的曲解,说要招她进重明上宗的话,没有任何不悦可知。

    不是宋弦插一杠子,她拒绝招揽的结果就是上面两种。现在,有了宋弦的插手,罗染心情不好想灭了她会顾及下宋弦,也是因为宋弦的插手,他的心情很不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