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二十八章 坤音界
    谁说美食在凡间?修士那是不想做,一旦修士投入做饭这一行,做出花来是一定的。

    经灵脍师烹制的食物,色香味不说,咸辣酸甜各种口味尽有,剔除了杂质的口感让人入口难忘,进入腹中后,几近全部会化成灵力为身体吸收,余味在口中绵延好一阵子不散。

    林千蓝之前觉着念魔做的灵脍已是人间美味了,但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念魔做的是人间美味,柳折鹿做的则无疑是仙家美肴。

    一向认为自己绝不是吃货的林千蓝,七天内第三次独自踏进了脍食楼的莲池内,有滑向吃货深渊的倾向。

    搭眼一看,同滑向吃货深渊的修士不少,没剩下几个空着的莲叶了。

    宋弦大度地把他的专座共享给了她,说是什么时候来了尽可直接坐过去。

    至于宋弦是因为乌灵的原因,还是其他的什么原因,才会这样对她一个散修,唔,可以说是另眼相待了,她没再去多想,若他抱有别的什么目的,迟早会说出来的。

    或许吧,闲着也是闲着,看她顺眼也是一个理由。

    不过,那天后,她没再见到过宋弦,只见一次琳琅,说是乌灵喜欢她脍制的香兕兽,并说若是在行程中再遇到了香兕兽的话,还请她再帮忙脍制。

    只是初步脍制了下,味道能好到哪里去?林千蓝知道乌灵真正喜欢的是什么,决不是香兕兽本身。不管琳琅和宋弦有没有察觉其中有异,但显然乌灵没有跟他们说它喜欢的原因,冲着这一点,林千蓝对乌灵很有好感,答应了。

    坐下后,一个侍从过来,林千蓝点了两样灵脍。

    看着侍从翩然的身影,她竟升起了绝世真君欣赏美少年的同感来,虽然只是以灵木炼制出的傀儡,但在美感上不输真人。

    这些傀儡侍从身上穿的衣服上,都绣有绣符,单个看每个绣符没什么特别的,无非是各类的花草,但随着侍从的移动,莲池内多了种令人头脑为之一清的东西。

    细察,侍从是按照既定的路线穿梭在莲叶间的,与绣符灵纹相结合,暗含着一种韵律。

    不止是傀儡侍从,莲池,莲叶,都是组成这种韵律的一部分。

    这种韵律,也可称道法规则。

    是柳折鹿把他对天地规则的部分体悟,融入了这里。

    一个仙君的一些体悟,放在大宗门里也不是哪个修士都能得到体验的,对于散修来说,更是买都买不来的好事,怎不吸引人来常坐?

    能吃上味道一流且能增长灵力的美食,还有可能有所领悟,在不能畅快修炼的仙舟上,这里是最好的去处了,所以天天都近乎满座。

    当然,吃还是占主位的,毕竟这里不是道法阁,而是脍食楼。

    别人她不知道,她自己每次都吃得很愉悦。

    大抵,这是修仙的意义之一吧。若仅为了长生而修行,舍弃了所有人该有的本**|望,长生的意义何在?人族成了仙也是仙人,失去了人本性的人,还能称之为人么?

    “折鹿仙君?”林千蓝讶异道。为她送来灵脍的不是傀儡,而是柳折鹿。

    今天的柳折鹿依然精心妆点了面容,不过左额一侧画的不是之前的梅纹,是一个黛色的缠枝牡丹纹,上面的牡丹是含苞未放状。虽然整个图案不过一寸多长,但细微处都勾勒得十分的唯妙,与他身上绣有牡丹纹的黛青色外袍相呼应。

    柳折鹿来自坤音界,他会注重外表不让人奇怪了,因为坤音界是个以女子为尊的界面。

    各界面的凡人国家,大多数都是以男子为尊,男女平等的占的比例都小。

    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男子天生的力气大于女子,在没有外部助力来平衡男女力量的情况下,男子最先靠的是用武力来制服女子,并对之洗脑教化,天长日久,便形成了男尊女卑的社会形式。

    在坤音界,男子的天生力气大不再是优势。

    坤音界的女子力气天生也是不如男子的,但女子从小便会修炼有内息之法,会在中丹田处开辟出一个内息海,形成相当于内力的内息,成年后,从武力值上论,女子比男子强的多。而坤音界的所有的内息之法,男子都无法修炼。

    谁强谁为尊,因此坤音界为尊的是女子。

    男子为悦己者容,是从小被灌输的一条铁律。

    她在神册上看到坤音界凡人国家的人文描述时,还曾嗟呀了下。

    “有劳仙君了。”林千蓝只在与宋弦一起来的那次见过柳折鹿,其后她独自来的两次都没见到过。

    她清楚,那次柳折鹿现身,是因为宋弦,而柳折鹿在为两人、实际上是为宋弦烹制完雀湄茶后一会便离开了,其间基本都是宋弦与他交谈,可以说她跟他并没说过几句话,只算是结识的关系。

    见到他才会惊讶。

    柳折鹿把灵脍放于台上,问,“可方便我坐下?”

    “当然可以。”

    柳折鹿坐下,“是这里的灵茶不合口味?”

    “不是。”林千蓝坦言道,“我身上的仙灵石不多了。”

    这里的灵脍最便宜的也要一千仙灵石,灵茶是一万仙灵石起,以林千蓝现在的身家,她不能敞开了点。她又舍不得把那些好东西拿出来变现,每次来都只会点两样没吃过的灵脍品尝。

    柳折鹿是不变的平和面容,“今天我请你。”

    林千蓝没有客气推托,“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柳折鹿在一侧布下一个茶桌,煮起茶来,动作从容,又如笔走龙蛇,挥洒恣意。

    到了最后一步,茶云从翡色的茶鼎中慢慢升藤起来,浮在茶盘的上方,当淡青色的茶云聚成了半尺厚,向下飘起雪来,淡青色的雪点无序而有落处,分别落到两个茶盏中,化成水滴。

    两个茶盏近满,柳折鹿挥散了变成了白色的茶云。

    朝露般的气息从茶盏中飘散出来。

    整个泡茶过程,美不胜收。

    柳折鹿递给她一盏。

    味道让人入心的沉醉。

    林千蓝回味了好一阵子。

    等她放下茶盏,柳折鹿问道,“可方便告知,是否你家祖上有人来自于坤音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