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二十九章 飞升的容易
    收到念魔的传音,“是他。”

    念魔与银狼无法和平共处,上回林千蓝出来把念魔和银狼两个留在二层的洞府里,等她回去,看到的是差点被拍成扁片的念魔,还是银狼知道念魔对她有用,才手下留的神。

    为了不再发生惨案,林千蓝再出来,就会带上一个,不让一山里有二虎,沐白月需要修炼,跟她出来的都是念魔。

    林千蓝回传过去,“真是他?我怎么一点都没有觉出来?你可要认准了,不能胡乱指认。”她从不假装信任念魔,念魔也习惯了她对他的质疑。

    念魔只会更谦恭,“主人,我没有认错,就是他。”

    林千蓝心里有了数,答了柳折鹿的问题,“据我所知,没有。”

    柳折鹿似是不意外,“那是我想错了。我于此一千多年,只有你知道坤音界,在下方界面典籍中亦是没有坤音界的记录。原想遇到了故土之人,才会如此问。”

    林千蓝道,“我是偶然在一友人处见过一个典籍,里面提到过下方的几个界面,其中有坤音界。或许,坤音界飞升的前人都飞升到其他的域了,所以这里才会没有坤音界的记录。”

    柳折鹿不知信没信,为她再凝出一盏茶来,“林真君可有空暇与我闲谈一些坤音界上的事物?”

    朝露的气息入了口鼻,林千蓝端起,换了个舒服的坐姿,“有空,正巧,我对坤音界也很有兴趣。”

    不知是宋弦兴头正高,还是出于什么原因,上回在柳折鹿离开后,说了些柳折鹿的修行经历,中间叹了好几叹,说柳折鹿这样的都能修炼到仙君,真是没天理了。

    她听了后,也是只差满地找眼珠子了。

    柳折鹿生于坤音界的天启国,是天启国兵部尚书之子。他自幼修习琴棋书画,以及厨艺、刺绣、农艺等男子需要学习的东西,偏爱于厨艺。

    他偶尔买到一本名为万菜谱的书,一次不小心伤手的血抹在了书页上,上面显现了一个功法,名为灵脍术,他照着修炼起来。

    后来,他被选入皇宫,成为女皇的一个侧卿,他不善于勾心斗角,又不懂得讨好女皇,只痴迷于厨艺,连女皇的面都没见到,就被弄到了冷宫里。

    正合了他的意,他修炼起灵脍术来,不用躲躲藏藏了。

    二十年后,女皇死了,新一任女皇即位,才被人发现冷宫里还有个他,他变成了太侧卿。

    再三十年后,新一任女皇也死了,而他,熬死了两代女皇,还是正当年少,这下不大好了,他被人当成了妖怪,正好他修炼有成,便遁离了皇宫。

    坤音界信仰佛神,到处是寺庙,没有修真界,有的只是在远离人烟的深山海岛上的道教门派。

    柳折鹿找到其中一个,才知道自己修炼的不是能让男子修炼的内息之法,而是修真功法,他在体内开辟出的也不气息海,而是丹田。

    他加入了这个门派,开始了正式的修行生活。灵脍术是以食为道,练习厨艺是修炼方式之一。

    坤音界的修士修为化分与仙灵界不大相同,分为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还虚、炼虚合道四个阶段,那个门派最高的修为是炼气化神,即筑基期。

    一百年过去,两百年过去,掌门换了两茬,柳折鹿俊美依旧。

    这下,他犯了众忌,被传成了妖魔,正道人人得而诛之。

    也是因为柳折鹿没修习另外的法术,而灵脍术中只有脍制食物的手法、法术,可以说他是只涨修为,在对敌方面,还不如一个筑基期,那些人才敢起了灭他之心。

    但他已能瞬移,要想离开没有拦得住。

    之后,柳折鹿到了一个海外仙山,那里虽出没有人能修炼到炼神还虚,但对修行一事述说详尽,他那时才知道有飞升这件事,以前的门派的典籍里说的是修炼到炼虚合道后,坐地成仙,进庙成神。

    再五百年过去,柳折鹿渡劫飞升。

    他是到了仙灵界后,才知道他的修为是炼虚期仙君。

    真是飞升的容易。

    林千蓝猜测着柳折鹿的意图,说道,“我看的那个典籍中说,坤音界上凡人信奉的是神佛,而不是仙,说女皇是神女降世,是这样的吗?”

    正因为坤音界有敬拜神的庙宇,有大量信奉神的信徒,坤音界上的讯息才会传到神界去,被刻录进神册内。

    柳折鹿平静的看着她,“是。坤音界上敬奉的神很多,但敬奉人数最多的是,是坤音界的神母,女曦。”

    林千蓝知道女曦是谁,是蓝曦的化身。

    神按他们的样子,点化出高灵智的人族后,会留下一小段时间,给与人族生存必要的教导,不过,新界面的人族以后能创造出怎样的文明,不在神的职责内。

    因新界面初成,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基本稳定,在这段时间内,地动频繁,洪水、火山泛滥,蓝曦化身为女曦,到处稳定界面,救了大量的人族。

    等人族文明形成,女曦被奉为神母。

    坤音界的人族其实真相了,蓝曦是神界界主,称她为神母一点没错。

    林千蓝当真闲聊了,“能飞升到仙灵界的人族都差不太多,大概神也相似,我曾听说过一个界面上的神母,名为女娲。或许两个神母是同一位神的化身呢。”

    “不会。”柳折鹿的一侧唇角牵动了下,虽然非常细微,但还是被林千蓝注意到了。

    是不耐?不屑?还是恼怒?有表情变化就好。她从见到柳折鹿,他脸上一直是平和的表情,连与宋弦打机锋时,表情都没有变过。

    这也可以说他养气功夫好,但林千蓝感觉有那么一点的不舒服。她拐弯磨角地问过琳琅,琳琅说她从认识柳折鹿时起,柳折鹿的表情就没变过。

    念魔的传音,确认了她的感觉没有出错,柳折鹿是有问题,因为柳折鹿就是念魔在归鸿浮岛上感应到的,那个道心有隙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