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三十章 卷入未知事件
    简而言之,柳折鹿入了魔。

    但还没有完全入魔魔化,是以身上没露出魔气的气息。若是他能消除执念,在完全魔化前,还是有修复道心的可能的。

    他掩藏的很好,林千蓝一点都没能察觉出来。这点,林千蓝没有妄自菲薄,当年宋善明其实入魔两年多了,也是他隐藏的好,化清宗的人没有一个看出来的。

    她让念魔感应有隙的道心,是为了搭乘浮空仙舟,并不关心那个道心有隙的人是谁,所以登上乌灵舟后,没有让念魔找出那人。

    柳折鹿过来后,被念魔认了出来。念魔判断不出柳折鹿什么时候开始入的魔,但时间不会短就是了。

    这就说得通了,为什么柳折鹿外露出的总是平和系的表情,偶尔的笑容,也是清清淡淡温和如春。

    无论是掩藏自己念魔缠身的现状,还是修复道心的需要,都有必要抑制情绪上的波动。

    柳折鹿变化的表情一闪即逝,再次隐藏好情绪,“提到女曦,还有件巧事,林真君与女曦的神像有几分神似。”

    融合了蓝曦一缕主魂,林千蓝与蓝曦有几分神似很正常,不过,远隔千山万水没有任何血脉关联的陌生人都有可能长得一模一样,她与女曦的神像有神似实不算什么,不清楚柳折鹿是在试探着什么,林千蓝说的四平八稳,“人有相似,物有相同。”

    “嗤!”一声讥笑,“柳折鹿,你这是饥不择食了吗,连个元婴都想攀附。”

    是一脸邪气的罗染仙君站在莲叶台外。

    他这次是一个人,身后没有跟着粉紫绿白四位纱衣女。

    柳折鹿手对空轻轻一扬后,说道,“罗染仙君,你看不惯我可以不来这里,不要因我迁怒于他人。”

    他手一扬是打开了这处莲叶的声音结界,各莲叶周围都有隔音的结界,在莲叶内能听到外界的声音,在外界听不到莲叶内的谈话,很好的照顾到了修士的**。

    罗染一步跨到莲叶上,“这里?这里是乌灵舟,我交了船资,哪里去不得?不想让我进来,你把这个脍食楼关了啊。”落到柳折鹿身上的目光全是鄙夷,“量你也不舍得关,关了的话,打扮得花枝招展地给谁看?”

    这话有点恶毒了。柳折鹿是特别了点,但并不是太出格,修士中特立独行的多了去了,有的在穿着打扮上用出格已不足以表达,相对于他们,柳折鹿仅是往美里作了修饰的,倒成了正常的。

    而且,要是知道了柳折鹿所在的坤音界是个什么样的人文,他的这点习惯不算多特别了。

    听罗染的意思,他是知道柳折鹿来自于坤音界的,说他花枝招展给谁看,等于是在骂柳折鹿想以色侍人。

    柳折鹿垂了眼,再抬起,眼里却没有怒气,“罗染仙君说的是,我品貌不佳,若不做一番修饰,怕是无人问津。”

    “还算你有自知之明。”柳折鹿服软,罗染再不依不饶下去,便是落了下乘了,他没忘了,柳折鹿刚才打开了这个莲叶上的结界,他们说的话,莲池内的其他人都能听到。

    柳折鹿道,“罗染仙君想吃点什么可唤来一个侍从。”

    罗染一抬手,“不必了!我怕吃出什么毒来!”却是坐了下来,轻打了个响指,现出一位娉婷少女,她双手侧举着一个托盘,以身为桌,跪坐在了罗染的身侧。

    少女跪下后,如石雕般纹丝不动,她是不是石雕的不知道,但也不是个真人,而是个人形傀儡。

    托盘上放置着灵脍光从色与香上,不比脍食楼里的差多少,罗染仙君轻轻捻起一片做成粉色花瓣状的脍食,动作优雅地放入了口中。

    坐在脍食楼的地盘里,吃自己带来的食物,只差明说是来砸场子的了。

    看莲池内众人的表情,没有从口中说出来,也是在私下传音议论了。

    乌灵舟再大空间也有限,绝大多数人都住在不能闭关的一层,呆了几个月,来来去去就这几百人,怎么都能认得个大概了。更别提两人都是有着不小的名气的仙君。

    林千蓝被忽视地很彻底。倒是很合她的意,她正好侧面观察着两位仙君。

    看情形,与她相比,罗染仙君更不喜柳折鹿多点,要是罗染仙君完全不记得她是谁再好不过。

    前两天出现在脑子里的模糊念头,这回清晰了一点,约摸,大约,她无意中卷入了一个不小的事件中。

    她频频来到脍食楼,为了吃是一个,也是想看看她的模糊念头是对,还是想多了。宋弦带她来这里难道只会了请她吃一顿灵脍,让她结识一位非常不寻常的灵脍师?

    之前她只想着与宋弦有关,不是她发现了柳折鹿将要入魔,她还没怀疑到柳折鹿。

    这会,有关的人里加了个罗染。

    与三个仙君有关的事件,不会是个小事件。但到底与什么有关,她没一点头绪,本想着与柳折鹿多交谈一会能找到些端倪,谁知来了个罗染打乱了她算盘。

    一个事件中,至少有不同立场的两方人。这三人中,谁跟谁是一伙的?或者三人各自为一方?

    宋弦与柳折鹿的深厚交情不为假,但事情往往不能看表面。不过,她能肯定的是,宋弦与罗染起冲突那次两人并不认识。

    罗染在这里,柳折鹿没办法再对她进行试探,她吃好了也喝好了,再呆下去没有意义。

    她想走,可罗染仙君在侧,不是抬脚就能走的。

    在她先站起来之前,柳折鹿收起了茶鼎,站了起来,对罗染点了下头,“罗染仙君慢用。”想是他也没了与林千蓝交谈的兴致。

    罗染不领情,目光轻蔑,“我慢用快用关你何事?若这里不是乌灵舟”

    言下之意谁都听懂了,若不是在乌灵舟上,他决不会只讥讽几句而已。

    “你”罗染像是终于看到了林千蓝这朵壁花的存在,“没有识人之明就不要自作主张!并不是每个仙君都值得交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