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三十一章 捞点利
    “仙君所说极是,真不是每个仙君值得交好的。”林千蓝的话不软不硬。话里后面一个仙君指的是谁,谁对号谁明白。

    偏让罗染挑不出刺来,像是一口该呼出去的浊气倒回进了肚子里,没什么大妨碍,却让人不舒服。

    他这才真正去打量了林千蓝,忽然大笑了几声,“你很合我的意,我说的让你跟着我的话永远有效。”声音兀地变低沉,“只要你能活着。”

    这个跟着,是依附的意思。

    大宗门不好进,则有了迂回折中的方法,成为大宗门有一定地位的修士的私人追随者,要是遇到一个地位足够且大方的主家,得到的资源不比大宗门正式弟子少。

    林千蓝站起,不卑不亢道,“多谢仙君的美意,我会活得很长久。仙君慢用。”继柳折鹿之后走下了莲台。

    罗染坐在鸠占的雀巢内,目视着林千蓝离开,没有做任何的阻拦。

    出了脍食楼,林千蓝传音问念魔,“其他人能看出柳折鹿入了魔吗?”

    罗染每一句不是像,而是就是故意激怒柳折鹿,想让他一气之下自我暴露。

    不然一个仙君会说那些听起来略有些幼稚的话?虽说略有些幼稚,但这直白的鄙夷拿来激怒一个入魔的人正合适。

    “在这个仙舟上没有人能看出来。柳折鹿尚没有入魔,他只要小心压制住,不是上君修为,看是看不出来的。”

    “但怀疑是有的。”

    林千蓝又想到,与柳折鹿交恶的罗染会有怀疑,没道理与柳折鹿交情不浅的宋弦没有一点怀疑。

    这个未知事件,莫非与柳折鹿的入魔有关?

    “主人英明。”

    她英明就不会被人卷到一个未知事件里去了。

    恼怒吗?没有。在上到乌灵舟上之前,她甚至都没听说过这些人,这些人同样不认识她,这些人会利用她没什么不理解的。

    站在另一个角度去分析,只要不单纯寻仇的,这件未知事件多少会有利益在其中,那她不能白被卷进来,怎么也得从中捞上一星半点。

    但关键是要先弄清是什么事,不能糊涂着被人带着走。

    三位仙君中,柳折鹿的话最让她不解,为什么会特意地提到坤音界的女曦,提到女曦与她神似?

    不过,倒是让她想起一桩她忽略的旧事。既然坤音界里经蓝曦跟闻池点化的人族都很正常,那跟两人成不成婚没什么关系。

    啻玄让蓝曦跟闻池成婚的唯一理由,是为了刺激戚浅儿,让她因嫉成恨。因为他发现了戚浅儿喜欢上了闻池。

    也或者,戚浅儿会喜欢上闻池,中间有着啻玄的引诱。

    她会忽略这些,是因为她不爱去追究与她本身没多大关联的事,以至于现在才去细想。

    细想后,林千蓝只有一个感觉,啻玄真的很忙。要暗中指引魔入侵下界界面、引发神魔大战、说服前界主在以身化界前留下神血、教导蓝曦,还要引诱戚浅儿喜欢闻池

    再多的感受,没了。

    很快思绪又回到柳折鹿为何会频频提到女曦上,还有,罗染来的未免太巧了,要是柳折鹿多说几句,或许她就弄明白了这个为何。

    “林道友。”

    是燕从崖。她想的入神,不知不觉走到了燕从崖的摊子前。

    燕从崖对她亮起了白牙,“林道友,有空喝一杯否?”

    林千蓝心下一动,当下应了,“好啊。”

    虽说她与燕从崖这才是见第五面,但两人已成了老朋友相处的状态。

    她在一来时问了燕从崖名字,二去的时候就与燕从崖变成了老朋友般的新出炉熟人。

    她自己也搞不清两人是怎么熟到这种地步的。她是想再验证一下神念辨别天运石的准确性,才有了二去。

    有了前次开石的经历,她没有再当众开石,而是买下来后让燕从崖私下里给开了,这次开的也是异化石,虽不如前一块的大赚但也赚了不少倍。

    对她的两开两中,燕从崖没有任何的异样情绪变化。当中无意聊到了灵酒,在知道她会酿制灵酒后,燕从崖的表情起了变化,想问她买上一些。

    原来燕从崖是个不折不扣的酒鬼。

    林千蓝素镯里的灵酒,还是她在夕回镇时酿制的,用了灵米酿造,所含的灵力没多高,特点是酒味比一般的灵酒大,却是对了燕从崖的胃口。

    有酒助兴,聊得就多了,不知怎么的,就把关系聊到了相熟老友的地步。

    燕从崖很是高兴,“你等会。”转头跟几个挑选天运石的客人说道,“对不住了各位,我有事要离开,要是选中了哪块,在一旁做个标记即可,要开石只能等明天了。”

    他连摊子都不用收。这是在浮空仙舟上,谁会偷拿?谁会偷拿天运石?

    “走吧走吧。”一个与燕从崖较熟的修士挥手道,“不过这点天运石太少,再拿出几块品像好的出来再走。”

    “行。”燕从崖答应着,取下腰间挂着的黑布袋,倒出六块天运石在青玉台上。

    天运石是由虚雾凝结而成,不能直接放到随身空间里,最好不放进随身空间。

    燕从崖惯爱喝酒的地方是一层山水中水边,面前是一片高高低低排列的不太大的瀑布群,景色较佳。

    燕从崖先一气喝了两杯,才就地坐了下来。别的修士喝灵酒都是用品的,小杯子巴掌大,而燕从崖用来盛酒的杯子,大约能盛一斤酒,这一气就是两斤左右,实实在在是个酒鬼。

    一抹嘴,轻喝道,“痛快!还是林道友的酒喝着有劲!”

    林千蓝很是主动的再送了燕从崖两大桶酒。

    在修炼体术不再需要药酒辅助后,她酿酒的习惯保留了下来,更多的是把酿酒当成一种休闲放松方式,本身并没多爱喝,送人也送得爽快。

    “我怎么好意思白要林道友的灵酒。”燕从崖解下黑布袋,“给,里面还有五块天运石,你拿去。”

    林千蓝没接,“这点灵酒连一块天运石都不值。这样好了,不如燕道友详细讲讲上回提到的定昌浮境的事。”

    燕从崖定睛看了下她,仰头再喝了口酒,“没问题,我知无不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