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三十二章 虚盗
    燕从崖常年在虚界里寻找天运石,是浮空仙舟的常客,乘坐乌灵舟的次数最多,消息不可谓不灵通。只是,他从不加入他人的话题中,有人问到他,他也多是含糊一句,埋头干自己的活。

    林千蓝不强求,若是燕从崖不愿意说,她再去问其他人。只是,她直觉从燕从崖这里会得到她想要的东西。

    燕从崖愿意告诉她再好没有。

    罗染对宋弦的不喜由来很简单,无非是宋弦属有名的别人家孩子,罗染气不过罢了。

    罗染的母亲是重明上宗一位合体上君,从小受尽百爱千宠,他于修炼上也很有天赋,百岁内结婴,是重明上宗那一代弟子中的佼佼者,在外也闯出了一些名头,有着公子的称誉。

    这时,宋弦横空出世,以元婴修为弄死了个化神,一举成名,本命法宝玉玲珑让人心惊胆寒。宋弦与罗染年龄相仿,背景相仿,结丹比罗染早了两年,结婴比罗染早了近十年,成就仙君比罗染早了百多年。

    若是罗染没有名,别人也不会拿他与宋弦相比,偏他名气不小,一提到宋弦,不由得会把他与宋弦比对一番。

    修为上,宋弦压罗染一头。

    又因罗染的性子张扬,出手不留情,还喜收女修为随扈,又添了个风流无度的名,自是不比性子温润的宋弦让人有好感。

    人品上,宋弦胜。

    罗染怎不恶了宋弦?

    问到柳折鹿,燕从崖同样叹了叹,只是与宋弦叹的方面不同,燕从崖是为柳折鹿可惜。

    柳折鹿本是天品灵根,却修炼了没有任何攻击力的灵脍术,对战实力上甚至不如元婴期的宋弦。

    他不算是琅玕上宗的人,他呆在乌灵舟上也是为了报宋弦的救命恩,开脍食楼在其次,主要是为乌灵制作出它爱吃的灵脍。

    林千蓝问起近些年发生的,与琅玕上宗和重明上宗都有关的事,燕从崖一连说了好几件,其中一件,涉及的范围较广,曾经轰动一时。

    十多年前,有一群寻石人在虚界深处发现了一处禁制,而这处禁制在任何一个虚界地图上都没有记载。

    一个年代久远、神秘、强大的禁制。

    这群寻石人大喜过望,这样的禁制意味着里面有秘境、前人大能洞府、藏宝地等,无论是哪种,都是他们的大机缘。

    虽然这处禁制有所损坏,不然也不会显现出来,但仍是固若金汤,这群寻石人想尽办法都没能打开,还因触动了禁制里的反击阵法而折了两人。

    最后,不得不寻找帮手。

    本来这群寻石人只是临时的合作,各有自己的盘算,帮手当然是自己找的好,这样一来,事情一下子传了出去,不断有修士赶来,想来分一杯羹。

    这里本来是虚界深处,破阵以及来来去去,时间便过去了三年。

    人多了也不尽是坏处,集思广义,终于有人认出此处禁制与混元龙图阵相似。

    知道是什么阵法就好办了,他们用的反正是暴力破阵的方法,不需要一点点破阵,只需找到阵法的薄弱处就力有所使了。

    禁制本就有缺,经不起多人的破坏性攻击,禁制最终被破开。

    里面是一处浮境,方圆四五百里。

    浮境内寸草不生,一片荒芜,之前期望值多高,这会就有多失望。

    不过,不久后,他们不仅不再失望,还燃起了更多的遐想,因为他们发现,他们破掉的只是外围的禁制,里面还有一层禁制,而这处禁制完好无损。

    让人心激奋的是,里面的这个禁制与无灭北斗阵相似。据说,混元龙图阵和无灭北斗阵都是从仙界流落下来,经前人改进而成,而这里的禁制与改自仙界的阵法相似,是否可以大胆猜测,这里的禁制是未经改进的仙界阵法!

    禁制里面会是什么,够让人遐想的了。

    何止这帮人会这么想,几个大宗门也是这样想的,其中就有琅玕上宗和重明上宗。

    公认的规则,无主的东西,各凭本事,谁得了是谁的。

    但最终是谁得了,至今没人说得清。

    破除第二层禁制的过程中发生的事传出来的很多,哪个宗门的仙君剑法高强啦,哪位散修的破阵之术不下于以阵法为强的大宗门弟子啦,哪个宗门连少宗主都来了,等等,小事大事都有。

    于结局上,说得清的,就是整个浮境崩溃,死了不少的修士。

    禁制里是什么,有说是前人修炼之所,有说是个芥子空间碎片,有说,是个仙人墓,还有人说里面有个水晶棺,棺内有一具天魔尸身。

    “滚!”

    巨大而雄浑的喝声无视乌灵舟上诸多的禁制,传到了舟内每个修士的耳中。

    有经验的修士知道,乌灵舟遇到麻烦了,因为这是乌灵的在说话。

    鸿蒙族的声音大小跟他们的个头成正比,不光音量够大,穿透力也够强,能隔绝他们声音的禁制不多。

    紧接着舟内前后轻晃了几下,应是浮空仙舟停了下来。

    没有闭关的修士几乎都在听到喝声后出了房间。不过此时他们并不太担心,在虚界里穿行,不遇到麻烦事反倒不正常了。

    出来后与认识的人相遇,还有心议论一番。

    “这是怎么回事?是异兽袭舟吗?”这是最常见的麻烦。

    “能让乌灵出动的异兽不会容易对付。”护卫着乌灵舟的不止有乌灵,还有琅玕上宗的修士。

    “不会是遇到虚盗了吧!”虚盗是指常年流窜在虚界内,靠打劫各处浮境以及浮空仙舟等为生的修士。

    他们去的是一层出入口附近的观景台,因为只有在那里才能看到外面的情形。

    林千蓝也不例外,她第一时间从二层遁了下来。她心里有个声音在说:终于开场了!

    她从燕从崖说的消息里理出些头绪,但事情会以什么形式发生、什么时候发生,都是她无法得知的。

    多少是知道了点,心里有了些底,也做了些防备,但具体怎么做只能随机应变了。

    有人率先上到了观景台,轻呼道,“是虚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