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三十三章 仙体
    ,精彩无弹窗免费!

    玉玲珑的黄色辉光已定往了丘魔,辉光突然发了暗,不是玉玲珑本身出了问题,就是宋弦的灵力出了事。

    丘魔呼喊道,“住手!宋弦,若你想乌灵活着!”

    宋弦处事很是果断,收回了玉玲珑,“若是乌灵死了,你们玄魔洞的人知道后果。”

    扫了眼破损不全的四个手下的尸首,丘魔冰凉凉的脊柱终于有了点热气。虽说如计划让乌灵昏睡了过去,但他还是低估了乌灵,四个道君竟没能在乌灵的攻击下走上两合!他们连神魂都没能逃出来!

    他同样低估了宋弦,总以为宋弦的名气里虚名的成份多,要不是宋弦是琅玕上宗的真传弟子,哪会有这么大的名气?

    这一交锋,他知道了他错得离谱,宋弦出手太快,快到他没看清宋弦是怎么出手的,他已被玉玲珑的辉光锁定,乌灵要是再晚睡一会,他可能就是一具枯骨了。

    谁说当虚盗的都是亡命之徒?错了,他们正是怕死,才会到处抢劫修炼资源来提升修为。

    虽然主动权在自己手上,丘魔也少了轻慢之心,对宋弦说道,“宋仙君,我们这回来为的只是仙体,拿到手马上走。宋仙君可别说没有。”

    宋弦冷冷地看着他,“你认为我能告诉你?有本事,自己找去。”他说的是不能,而不是不愿。

    乌灵舟内,也起了变故。

    “不好!”

    “空间振荡!”

    “我的随身空间!”

    突来的空间振荡造成乌灵舟内空间紊乱,后果是随身空间无法打开,和不能使用瞬移。

    这是断了他们的后路!

    随身空间虽有一些限制,但能一念遁入,在紧急时刻是能保命的。

    而且,他们的灵兽都在随身空间里,随身空间打不开,等于斩断了他们的一个最有利的左膀右臂。这会有人后悔起来,在看到虚盗的时候就该先把灵兽弄出随身空间。

    还有人怪起了浮空仙舟的规矩,因为浮空仙舟是以人头收船资,修士直接带着灵兽或随扈上来,也要给灵兽或随扈出一份船资,要是让灵兽或随扈呆在随身空间里,则只需交纳一份船资,但在乘坐期间,灵兽和随扈不允许出来。

    就是说,你随身空间里带着千军万马都无所谓,只要不让千军万马中有一军一马露面,否则要补交船资。

    林千蓝让念魔进到随身空间里,也有省钱方面的考虑。

    不过,这个规矩是为一层的人制定的,住在二层的修士不在此例,但灵兽和随扈的数目不得超过四位,而且只能呆在二层的洞府里。

    已经发生的事,后悔无用。

    这还不是最糟的,继随身空间打不开后,他们的灵力也出了问题。

    一层的观景台上倒了一片。

    有人还能喊出个“不好!”,有的人什么都没能说出来,就跌坐在了地上。

    他们的灵力无法提起!

    而且全身无力,让他们站立不稳。

    更遭的是,他们的随身空间也打不开。

    林千蓝也不例外。

    她经历过灵力被禁锢,也自我封过灵力,但现在的灵力不能提起的状态较为特别,不是强行被封禁,而是灵力进入了沉睡,一般在丹田内的端坐着的元婴这会成了四仰八叉的横躺,闭眼昏睡的样子还颇有些憨态可掬。

    林千蓝不至于站不住,但也随着大溜坐了下来。她四下扫了眼,正好与燕从崖的眼光相遇,燕从崖冲她笑了下,神色如旧。

    她怎么算也没算到虚盗会让空间紊乱,让她心中大定的是,素镯空间能打开!

    “主人,要先发制人吗?”念魔传音问。

    林千蓝回,“不慌。你没看琅玕上宗的人都没动吗。白月,罗染跟柳折鹿都在哪?”

    乌灵舟上,也就乌灵的神识能超过涂白月,所以她一直让涂白月关注着两人的动向。

    “罗染不在一层,柳折鹿现在出了脍食楼,他在往这边走。”

    虽然事发突然,但惊慌失措的人不多,乌灵舟上的修士修为多在元婴以上,可以说很少有没经过大风大浪的,既然没死就有活着的可能。

    已有修士做出了判断,“不是中毒。”

    体内没有毒素侵害的迹象,元婴是真的在睡觉。

    这一会,不少人服下了各类灵丹和解毒丹。能装活物的随身空间不能用,但只能装死物的储物法宝能打开。

    倒了一片,不是全倒,还有站着的人。

    有一些是强撑着的站着的,有一些,状若无事。

    这些人的身份昭然若揭,他们是虚盗内应。

    图穷匕现,解决了最大的障碍乌灵,仙舟上的修士都中了招,他们不再掩饰身份,纷纷拿出了法宝,对准了众人。

    其中一人皮笑肉不笑地对众人说,“我们这回是来向琅玕上宗讨要一样东西,不想杀人,不过,要是有人不识相,我们也愿意成全。”

    众人默认。不是他们屈服,而都是在静观其变,虽然他们看上去没有抵抗之力了,但若是真到了生死时刻,这个看上去就不作数了,谁没有个奋力一击?

    明知道这些玄魔洞的虚盗说是来向琅玕上宗讨要东西是在挑拨,他们也只能当真。不然呢?振臂一呼杀虚盗?会有几人应的?

    显然虚盗也不想彻底跟琅玕上宗结下死仇,才说不想杀人。

    现在要紧的是解决灵力的问题,等真要拼命的时候好有力气去拼。

    默认的人里不包括林千蓝,因为说话的虚盗朝她走来。

    她站了起来。

    这个虚盗看她行动自如,反而高兴起来,朝后一招手,“带走。”

    “慢!”

    出声的是两人,一人是林千蓝,她怎能让他们如愿?

    另一人突然遁来的罗染,“跟我抢人?问过我的意见了吗?”

    林千蓝没去看罗染,问虚盗,“你们是不是误会了什么?我只是个散修,与琅玕上宗没有任何关系。”

    仙舟出口晃动,进来两人,是丘魔与宋弦。

    宋弦抬眼看了下诺大的观景台,没说话。

    丘魔问方才说话的虚盗,“蒋阎,人找到了没有?”浮空仙舟的能隔绝传音,不然他也不会亲自过来。

    蒋阎忙道,“找到了,就是这个。”

    被蒋阎指着的是林千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