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三十五章 那人是谁
    “她?”丘魔的神识须臾间在林千蓝身上划拉了好几遍,转头去看宋弦,宋弦冷冰冰的脸色看不出有变化。他一直分出部分神识关注着宋弦,宋弦只瞥了下那个女修,再多的动作没有了。

    不是宋弦善于掩饰,就是蒋阎弄错了人。

    “副洞主,是她。”见上司质疑,蒋阎心里不太舒服,这不是在怀疑他的办事能力么!但面上没表现出来,“是那人指认出来的。”

    蒋阎提到那人,丘魔信了,他们有那人的把柄,料想他不敢耍花招。事不宜迟,丘魔挥手道,“带走。”

    蒋阎刚要去抓林千蓝,眼前一花,紧跟着一阵让他眼冒金星的窒息感,然后是后脖子传来灼烧的痛楚,窒息感却是稍稍缓了下,也让他明白发生了什么,他被人揪住了后袍领!

    他一个道君,瞬间揪着领子,身上的防御如同虚设!这是没想要他的命,要是想要,他哪有命在?“别动,一动,我的冰焰可要进补了。”

    罗染仙君!他的灵力怎么没事?蒋阎可不敢问这个,抓住他的是罗染仙君,那造成他后脖子痛楚的,无疑是孽海冰焰,他哪敢动?

    要是乌灵舟上的空间没让他们扰乱了,他倒是可以试试用瞬移逃脱,可眼下空间紊乱,那些人的随身空间打不开,他也无法动用瞬移法术。

    这就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而且也不能撤消对空间的扰乱,要是让这些修士有机会放出随身空间里的灵兽,那形势会来个大反转也不一定。

    蒋阎连话都不敢应,谁知说话动嘴算不算罗染所说的“动”?罗染仙君是出了名的不出手则矣,出手则手段狠绝。

    “怎么?”蒋阎识相,罗染的手再松了松,阴森森地看着丘魔,“当我不存在?”

    罗染出人意料的出手,震慑住了跟蒋阎做内应的七人,他们收到了蒋阎让他们不要轻举妄动的传音后,更是不敢乱动,只在原地看着坐了一地修士。

    丘魔认出了覆在罗染手上的淡蓝色异火,“你是重明上宗的花罗染?你这是为何?”手下被擒,他不能不理会。

    他跟蒋阎生出了同样的疑问,罗染的灵力怎么没事?是那人放了水?

    想到这里,他的脸色变得阴晴不明。

    “为何?”罗染笑的更为阴森,“你们跟我抢人,你问我为何?再有,我的随扈被你们毒倒了,不兴我杀几个人出出气?”

    “我说……”身为当事人的林千蓝开口了,“不管你们把我当成了谁,想带走我,也得我自己同意不是?”

    事情明了,她是被人故意推在前面,蒙蔽丘魔一行人的假冒品。推她当挡剑牌的,不止一个,最先推她扰人耳目的人,不是找她茬的罗染,而是对她看上去很友好的宋弦。

    这是她无法防备的。以宋弦的好名声,他想让人认为她是,她百张嘴说不是都不会有人信。

    对于罗染的行为,林千蓝可不认为罗染是为了帮她。

    丘魔觉着可笑,“还要经你同意?”他只把林千蓝当成抢劫标的物,即便这个标的物现在肉身用的是仙体,可**再强,修为也只上元婴。再说,琅玕上宗的那些人不会让她的神魂与仙本契合的,一个肉身与神魂不相契合的元婴,能发挥出的实力不会比一个普通的元婴大圆满强。

    他哪会把她看在眼里?

    他的话没落地,只见林千蓝身上覆了火,灰白色的火焰不好看不起眼,却让覆在罗染手上的孽海冰焰跳跃起来,火舌伸向林千蓝,有着朝觐的意味。

    “我可以不活,但我找死谁也拦不住。”林千蓝当然不会想死,她是顺着宋弦的剧本演下去。她可没说自己是真品,要是丘魔自己误认了可怪不到她头上。

    丘魔脸色变了,他一时没能看出这种灰白色的异火属于哪种,但能让孽海冰焰臣服的异火在排名榜上的排名不会低。

    他能确定一般的异火烧不毁仙体,但这这种异火万一能呢?要是仙体受损,洞主首先要灭掉的是他。

    “你想怎样?别指望我会放你走。”

    林千蓝说道,“我只想知道,说我是的那个人是谁。”

    不对!他们是想拖延时间!不是施毒,这些人的灵力禁锢不了多久。丘魔心一狠,顾不上蒋阎了,一根鎏金色的索链缠向林千蓝,是要亲手抓人。

    “嘭!”

    林千蓝身前起了个无形防御,拦住了鎏金索链。

    “呃!”蒋阎死不瞑目,他是被罗染生生扼喉而死,神魂被孽海冰焰围剿在识海内,出都没能出来。

    他的死不瞑目对的是丘魔,要不是丘魔出手激怒了罗染,他也不会死!

    丘魔一出手,像是打开了反转盒子,凭空出现了许多黑色的长绳子,朝丘魔等一众玄魔洞人卷去!

    丘魔的瞳孔急缩,“乌灵!它是假装的!”

    想遁走,却是不能,因为空间紊乱,瞬移之类的法术无法施展。又一个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的,代价有些大。

    乌灵可是合体期上君都忌惮的存在,几个回合下去,丘魔被抓,其余的七个虚盗没他这么好命,都死了个透心凉。

    “宋弦!你已我与签订了契约,怎能出尔反尔!”

    宋弦看白痴一样看着丘魔,“我只答应我不动手,没说乌灵不能动手。”

    忽然有个声音传来,“是我。是我告诉的他们。”

    说话的,是柳折鹿。

    他今天穿了件淡青色的长袍,依旧化了妆容,深青色的蔓萝从左额垂至左边面颊,给人以些许肃杀感。

    “我一点都不意外。”罗染盯着柳折鹿的目光全是刺骨的寒霜,他手上多了把素净的长剑,一剑刺向柳折鹿。

    柳折鹿没有闪避,甚至没有做任何防御。

    长剑刺穿了柳折鹿的青色长袍,却生生的停了下来,没有长剑刺入肉内的轻响,罗染阴沉着脸,“你又欠了她一条命!”

    柳折鹿垂下眼皮,“是。”

    林千蓝也不意外,早想到了是柳折鹿。

    她还知道了罗染跟柳折鹿之间隔着的爱恨情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