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三十八章 真正目的
    丘魔是故意说给他们听的,他们知道了这个秘密,琅玕上宗是会杀人灭口呢,还是会放过他们?

    这个女修……不是真的女修,谁知道琅玕上宗哪个经脉乱了气了,怎么会让人顶着仙体壳子出来晃?这一晃不打紧,把他们的命快晃进去了。

    现在,仙体被玄魔洞的人抢走了,琅玕上宗的人找个

    怎么想都是杀人灭口来得最为便宜,正好推给玄魔洞的虚盗……

    他们这回祈求的是柳折鹿既然已经得罪了琅玕上宗,那就得罪到底,杀了宋弦等一众琅玕上宗的人。

    乌灵舟出入口的波纹平息,宋弦把目光从出入口转落给柳折鹿,“你目的达到了,你走吧。你是人被虚盗胁迫才不得己而为,并没有伤人,我会劝说宗里不列你为敌,不过,你要放开乌灵。”

    背景板们:折鹿仙君,别这样走!别放开乌灵!没有乌灵要是宋弦等人灭口,他们尚可逃得一命,乌灵在,他们的命则不在……

    “我信。”觉察到几道来自观景台上的灼热目光,柳折鹿不在意地扫了眼,对灼热目光的含义没兴趣知道,“我信的是宋弦仙君会劝说。可若我现在走了,琅玕上宗哪怕是作势也不会放过我。”

    背景板们:对对,折鹿仙君说的好,做的对!啊!抓得好!

    啊是因为乌灵又动了,一条触手把一人从不远处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抓出,卷到了半空。

    赞抓得好是因为乌灵抓的是穿着琅玕上宗衣袍的人。

    那人大叫,“柳折鹿!你个背信弃义的小人!我咒你——”

    没容他咒语出口,便走上了七个虚盗的死途,成了人干。

    宋弦冷眼看着,没有出声也没有试图救人的意思。等人死了,问柳折鹿,“为虚盗通风报信的是他。”

    柳折鹿答,“是。这是对宋弦仙君一个小小的回报。”

    背景板们:有没有搞错!说好的反目成仇呢,怎么成了投桃报李了,折鹿仙君,鹅们对你很失望……

    罗染阴阳怪气地声音,“假惺惺!都反了目了,还说什么放过,报恩。”在刺了柳折鹿一剑后,罗染就成了仙舟内超然的存在,他甚至弄出来个座椅坐在了上边。

    大概是习惯了罗染的冷嘲热讽,柳折鹿没有回应。

    乌灵的触手再动,朝着一人卷去!

    那人应变也快,飞起避过,只是避开了乌灵的那条触手,没能避开柳折鹿突然的出手,被一条深青色的带子从半空拉到了柳折鹿身边。

    “柳折鹿!”罗染怒而出剑,只是他晚了一步,素色长剑虽然斩断了青带,人却到了柳折鹿的手上。

    柳折鹿抓的人不是别人,是罗染身边的四个纱衣随扈之一的白衣女。

    再想出剑,乌灵的两个触手挡在他面前,罗染不知想到了什么,召回了素色长剑,再坐了下来,又成了超然状,“原来,你要不是玉骨冰心草,她才是你的目的。柳折鹿,放了我的人。”

    柳折鹿点头,“我本来也是要放她离开。”对手中的白衣女子说道,“你出去吧。”

    只见一个几乎凝实的神魂从白衣女子体内走了出来,面带着惴惴,朝着罗染走去。

    柳折鹿手里的白衣女子顿时闭上了眼,如睡着了般,不仅没有断了生气,反而生气大盛,部分生气溢出了体外,令仙舟内众人精神一振。

    在那个神魂走出来后,‘白衣女子’再不是元婴修为,而是看不出修为。

    仙体!

    这个才是真的!

    背景板们被一变再变的事态给闹得没刺激感了,有的会在脑子里过过‘若是自己早看出来……’的念头,大部分人都在盼着柳折鹿杀人,把局搅得再浑点,当然,不是杀他们中的人。空间的振荡似有平息一柱香快到了,体内元婴似有苏醒的迹象,他们好趁机夺取主动。

    见柳折鹿要带人遁走,宋弦疾声道,“折鹿!你若是带走了她,这一世都别想安稳!”

    “若我不带走她,不会再有这一世。”东西到手,柳折鹿不再耽搁,带着白衣女子一念遁离了乌灵舟。

    柳折鹿一走,乌灵的触手慢吞吞地缩离了仙舟,再无动静。

    乌灵舟外,虚雾茫茫,没人看到柳折鹿去了哪个方向。

    虚雾茫茫,虚盗的仙舟也早已不见了综影。

    想到柳折鹿手里的白衣女子才是真正的仙体,那个被丘魔带走的,必是个假的,一旦被发现,活路是没了。可惜了,一个散修,百多年的骨龄能修到元婴大圆满,着实的不易。

    嘶……那位林千蓝连句辩解的话都没说,自愿跟着丘魔走的,难不成,又是一个花清茵……

    宋弦不是自认是她的正卿吗,难不成,是宋弦使的美色计……

    再去看宋弦,人已不见了,连罗染也不知什么走了,留下了一个空座椅。

    “叭!叭!”

    连着六声,六件罗盘从空中掉落下来。

    “拘沉阵。”

    拘沉阵一除,他们的随身空间就能打开了。

    百万里外,在虚盗的仙舟内,被人念道可惜的林千蓝,正坐在仙舟内王八气十足的硕大的座椅上,盘点着战利品,身边一溜排开五个随身空间,每查看一个,脸上的喜色就多一分。

    注定人生在今天灰暗的丘魔,继被宋弦的辉光锁定、被乌灵的触手缠住后,再次被制住。

    他知道,这次没了反盘的机会,因为他的神魂已被抽离,困在了一个圆井法宝的上方,从圆井法宝里向上渗到他神魂里森寒,饶是他仙君的神魂,都产生了惧意。

    丘魔此时最恨的不是眼前的女修,而是柳折鹿。是柳折鹿骗了他,让他带来个假的,一回到仙舟里,他什么都来不及反应,便被一只银狼踩在了脚下。

    一只妖尊级的银狼,不说他被乌灵吸去了不少灵力,就是他全盛期也只有逃命的份,更别说被一个妖尊偷袭此时灵力有亏的他!

    若是他能生还,决不会放过柳折鹿!

    “主人。”念魔从外面进来。

    林千蓝抬眼,“拿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