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三十九章 是祸不是福
    有幸上到乌灵舟的顶层的,看到一片沁蓝清澄的海占了九成的空间,会恍然又觉着理所当然。

    鸿蒙族虽哪里都能存活,生存环境方面太多的制约,但对生存地的选择也是各有偏好。千手海妖偏向于生活在水里,所以乌灵舟顶层会有一片海。

    宋弦回到乌灵舟的顶层,看到的是昏倒在海边的琳琅。

    他走上前,没有扶起琳琅,而是凝起一团灵力,打在琳琅的身上。

    “卟!”灵力团打在琳琅的衣袍上,发出了声响,可见,宋弦打出灵力团时还是用了点力的。

    不一会,琳琅幽幽转醒,睁开眼看到的就是师叔那张似笑非笑脸,不由得先一哆嗦,才扯出个哭脸来,“师叔……嘤嘤嘤,是乌灵,乌灵把我打晕的,嘤嘤嘤,师叔,乌灵疯了……怎么办……”

    “起来。”

    “师叔……一定是有人给乌灵下毒了,你一定替乌灵报仇啊!嘤嘤嘤。”

    “起来!”宋弦实在看不得琳琅的拙劣表演,做戏都不做全套,昏倒还挑了处海边最为平整的沙地,也溅不到水花,一点都不亏着自己,“哦,我忘了说了,服了辛葵丹的人双耳上也会凝结水雾。”

    “啊?”琳琅手比脑快,双手分别捏住了两边的耳朵。

    没水雾。完了,被师叔揭底了。

    她只想到服了辛葵丹的一个附带效果,是会让人的双眼充满水雾,跟哭了一样,再眨几下眼,眼泪就能流下来,一时忘了辛葵丹还是早年间师叔给她的……

    琳琅讪讪地爬了起来,拉正了衣袖——其实她觉着她表现的还是很到位的,连衣服都弄出了凌乱样,怎耐师叔段位太高,没能瞒住,“师叔,乌灵是真的被人下药了。”

    “这个我已经知道了,是柳折鹿,他在给乌灵的脍食里作了手脚。”

    “师叔,那你不怪乌灵了吧?宗门要是问起来,你可要替乌灵说好话啊。”

    宋弦瞪了瞪了她,“你知道乌灵做了什么么,就乱掺和?”仙体的存在是一件机密的事,琳琅还没有资格知道。琳琅也够下本,晕是真晕,没有看到乌灵舟内发生的一系列事,否则就不会这样无知无畏了。

    师叔还愿意瞪她,就是愿意帮乌灵了,琳琅讨好脸,“乌灵要我帮它,我总不能不帮吧。师叔,有件事你不知道吧,折鹿仙君入魔了,所以他才会做出这种事来。乌灵是看折鹿仙君多年来对它尽心的份上才会假装中了招,帮他得到玉骨冰心草。”

    宋弦不怪琳琅什么都不知道就帮乌灵,他在乌灵舟上呆的时间,几百年来加在一起不超过两年,跟乌灵的关系虽然不错,但比起为乌灵做了两百年脍食的柳折鹿,和跟乌灵朝夕相处了近百年的琳琅,差的远。

    他看向海中央,“乌灵,做都做了,不上来解释解释?”

    海中央水浪拱起,拱成一个半圆后向外翻起,形成了一个环形浪,一只缩小版的乌灵从环形浪的中间浮起,缩小版的触手也有两三丈长,但身体颜色要浅些,呈铁灰色。

    面向宋弦方向的数十条触手向周围分开去,露出了被触手遮住的一张与海狸兽相似的脸来,只是外突的一双溜圆的大眼呈暗粉色,与它凶恶狰狞的外形很不相配。

    宋弦问,“乌灵,你为何选了林千蓝?”

    实际上,海里的这只千手海妖不是缩小版的乌灵,而是乌灵的精魄。

    鸿蒙族与妖族另一个重要区别是,鸿蒙族体内没有类似于妖丹兽丹的东西,取而代之的是他们拥有精魄。鸿蒙族的精魄跟人族的元婴相似,都是实体实形,但又像仙君后的神魂,可实虚相互转化。

    千手海妖的本体太大,而且乌灵还要为乌灵舟时时补充仙灵气,所以只有它的精魄呆在舟内。

    琳琅脸上的笑容一滞,“师叔,你这也知道了?不是乌灵找上的林千蓝,是林千蓝主动找上门的。”

    宋弦再瞪她,“林千蓝能跟乌灵说上话,少不了你在中间引线搭桥。”

    琳琅的脖子凉嗖嗖,赶紧缩了缩脖,硬着头皮回道,“是林千蓝说她对乌灵很好奇,很想见见乌灵,乌灵答应了,我就带林千蓝来了。”

    乌灵那边跟宋弦传音印证了琳琅的话,“……她为我解决柳折鹿在我身上做的手脚,我帮她得到她想要东西。你是想问林千蓝是怎么解决的吧?这我不能告诉你,我答应过她不会告诉任何人。”

    宋弦转头把琳琅看得发毛了,才说道,“欺瞒师长。还想试图蒙混过关,该罚!下去处理后续的事去,处理好了,我可考虑替你在你师父面前求个请。”

    “是,是,那我去了,师叔。”琳琅高兴地领罚去了。

    “噗!”乌灵笑得触手乱舞,“明知道柳折鹿送我的脍食里做了手脚而装不知道的是你,把林千蓝推到前面欺骗虚盗的人是你,故意让柳折鹿带走仙体的人也是你。

    明明是你这个师叔做下的事,全推到了无辜的师侄身上。还是罗染看你最准,你越来越卑鄙了。”

    宋弦一笑,却不是温润感,而是带了点怅色,“仙体对宗门来说,是祸不是福,少不了一场腥风血雨。”

    仙体只有一个,宗内续命雷劫快到的合体上君却有两位,到底归谁?更别提要是消息传了出去,前来夺取的人能把整个宗门搅翻天,到时不知要死多少弟子。

    他的担心一点都不为过,仙体的事防备的如此严密,却还是泄露了出去。

    一个原因在于,仙体无法收进任何随身洞府内。为了混淆视听,还弄了两路人,一路人上了宗内的另一个仙舟,他们护送的是装了假仙体的真水晶棺。

    这一路,就是由他负责的,护送进驻了神魂、扮做普通女修的仙体。为此,还特地与重明上宗的雪见上君做了交易,由她的亲子罗染仙君带着仙体上到乌灵舟上,以避人耳目。

    怎么泄露出去的还待查证,不过正合了他的意。

    这次是玄魔洞的人来抢,下回,来抢的人会更多。“我宁愿得到的人是折鹿。”修仙进行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