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四十三章 挖墙角
    “师父,你可回来了。”万景呈不复先前的沉稳,颇有些在外受委屈回来找家长诉苦的意味,“前段时间,府地有传言说师父死于虚盗之手……”

    同一时间,风凌山中层西边的一个洞府外,一座小巧的粉色车舆自上空降下,停稳后,先跳下来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少年天真与俊俏并存,活脱脱一个世人眼里的小金童。

    少年跳下来后,回身立在了粉色车舆边,曲起左臂向上架起,一个着一身桃粉裙的女子从车舆上下来,右手扶在了少年曲起的左臂上,活脱脱一副金童侍仙图。

    只是这仙,脸上的褶子多了点。

    一身桃粉的绝世真君左手一扬,收起粉红车舆,再一扬,一道灵力打在面前洞府的禁制上,喊道,“小澈美人,快打开洞府,我来了。”

    等了一会禁制没开,少年尚不能很好的控制自己的情绪,低头紧紧抿起了嘴,可嘴角却是向上的弧度。

    “天香,你胆子大了啊,敢笑话你家真君,是想被罚擦洗鼎炉了吧?”

    此天香却非两年前的那位少年。

    少年一听,嘴角的弧度从向下变成了朝下,为自己辩解道,“真君看错了,我不是在笑,我是在担心沐,国色闭关了,没办法给真君开门。”

    “算你转得快!今天小澈美人一定会开门。”绝世真君的右手从天香的手臂上拿来,空握了一下,“真君今天让你看看,小澈美人是怎么跳进我的手心的。”

    说着放出了一个粉色的小纸人在地上,五寸高的小纸人三扭两晃到了禁制前,叩动了禁制,不大会,禁制开了条小缝,放小纸人进到了里面。

    没让绝世真君等多久,禁制这回是大开,绝世真君的褶子脸笑出了更多的褶子,得意地对着天香摇晃着头道,“我说什么来着。”

    少年笑弯了眼,“天香先恭喜真君了。”跟着绝世真君进到了禁制内。

    禁制内,沐云澈对着绝世真君不卑不亢地行了一礼,“多谢真君。”行完礼,对跟在绝世真君旁边的天香微点了下头,天香没有沐云澈的修为高,对沐云澈抱了下手。

    一见沐云澈,绝世真君的眼就直,“哎呀,小澈美人哪都好,就是这行事太古板了,都是自家人,客气什么。”

    沐云澈没受绝世真君话的影响,依然客客气气地伸出手,“真君,请。”

    等进了洞府内坐定,绝世真君直入主题,收起了嘻笑之色,“小澈美人,传言是真的。传出这话的人,当时就在乌灵舟上,还不止一个。最初的传言虽没有说他们亲眼见到千蓝被虚盗杀了,但被虚盗带走是板上定钉的真事儿。”

    沐云澈毕竟年龄小,经的事少,虽没有太显形于色,但呼吸还是乱了些,“这并不代表着我师父出事了。”

    绝世真君轻摇头,“可她生还的可能太小。你可知道,千蓝是被虚盗误认为仙体带走的,那伙虚盗可是伙六亲不认的修魔者,一旦发现他们弄错人了,千蓝……”她叹了叹。

    她此时不是作戏,是真情的流露,为林千蓝感到惋惜。

    沐云澈袖子内的双手攥起,“真君,我师父怎么会被人认为是仙体的?”

    外面的传言中,那位名为林千蓝的散修被虚盗抓走只是顺带,主要是在传有一个仙体现世的轰动消息。

    仙体啊!

    正如仙灵界的人或物有流落到下界的可能,仙界也有因各种缘由流落到仙灵界的人或物,其中流落到仙灵界的仙人遗蜕被称为仙体。

    据说六十万多年前,有一位仙君得到了一个仙体,这位仙君舍弃了自己的肉身,把神魂与仙体融为一体,此后这位仙君硬是以仙体之身硬抗了九次续命雷劫,在第十次续命雷劫前成就了合体。

    虽说成就合体后他就隐匿了起来,成没成仙不得而知,但拥有仙体不惧雷劫是有多人共睹的,一万多年都没能进阶,拥有仙体数百年后就进阶成了合体,说与仙体无关谁都不会信。

    本以为这事只能在典籍里当陈年旧闻看看,谁想到仙灵界又现世了一个仙体!

    有旧闻在册,哪个不眼热?

    绝世真君没瞒着他,说了她听来的原话,“是说千蓝为琅玕上宗的宋弦仙君美色所迷,自愿假扮的仙体。只是没想到琅玕上宗算有遗漏,被那位折鹿仙君抄了底,带走了真仙体。”

    “他们一定弄错了!”沐云澈眼里有了怒火,斩钉截铁地说道,“我师父不是那样的人。她不会为美色所迷。”

    “小澈美人说的对!”绝世真君又不正经起来,“有小澈美人天天在身边,千蓝哪还会被外人迷住。你说是吧,天香。”

    立在绝世真君身侧的少年看了看沐云澈,煞有介事的点头,“真君说的对。”

    沐云澈已经习惯了正经不过半柱香的绝世真君,对于她的调笑,他的应对方式就是不应对。

    绝世真君可不想放过这大好的挖墙角的机会,“小澈美人,你不想替你师父报仇吗?你师父是有可能生还,可能生还不一定能回得来啊。

    就算你师父能从虚盗手里逃出来,可那伙虚盗的老巢离浑天域何止亿万里,你师父不过是个元婴,想回来不知要多少年后,你难道就这样空等着?”

    “我会替师父报仇。”沐云澈的手心攥的刺疼。

    “琅玕上宗的宋弦可是位仙君哟!你怎么报仇?”

    沐云澈无话可辩,以他现在的微末修为,若辩称一定能,则成了不自量力的空话。

    绝世真君露出了狼尾巴,“你要是做了我的弟子,我保证会尽全力助你修炼。若你不信,我现在就立下契书。”

    沐云澈清泠泠的目光看着绝世真君,在绝世真君以为目的就在达到时,沐云澈拒绝的不含糊,“我只有一个师父。”

    “好!”绝世真君一拳砸在桌子上,“我就喜欢这样重情重义不忘师恩的小澈美人!罢了,你不想做我的弟子我不勉强。我这里呢,有一个好去处,凌霞派。

    想不想成为凌霞派璎珞上君的弟子?璎珞上君是有名的护短,你成了她的弟子,你求一求,她一定会去救千蓝。璎珞上君曾欠过我一个人情,要是你愿意,我会让你如愿,怎么样,小澈?”修仙进行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