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四十七章 养眼与辣眼
    “……那只梼杌越来越不好安抚了。”绝世真君的褶子脸都泛了光,看热闹的心态表露无遗,“成家他们终会受其害。至于那只拓水蠃鱼,啧,一千多年没有露过头,谁知还在不在了。”

    浑一宗曾为浑一上宗,但几万年下来,浑一上宗变成了浑一宗,坐镇的仙君现今仅有五位,百万众的宗内弟子以低阶弟子为主,元婴以上的修士所占比例远不及齐鸣川的其他大宗门。

    而这样的浑一宗在齐鸣川仍为第一大宗,与宗内供养着两只大妖不无关系。

    与置身于浑一宗的宗门内部时不时地吼一嗓子、吞几个人修找找存在感的大妖梼杌不同,另一个种族为拓水蠃鱼的大妖,栖身于深不见底的齐鸣川水下,数百年不公开露头是常事,这回不露头的时间长了点,有近两千年了。

    拓水蠃鱼的低存在感造成它没有梼杌的恶名,可实际上,拓水蠃鱼吞吃的浑一境修士的金丹不比梼杌少,它可以不露面,但浑一宗的人不敢不往齐鸣川里投放金丹。

    其真面目不过也是一只恶妖。

    化清宗一心想灭了浑一宗,可到现在为止,他们只敢跟浑一宗的人小打小闹,其中有忌惮两只大妖的考虑。

    所以听到林千蓝说能助他们杀了那只梼杌,尽管化清宗的人不是很相信她的话,可还是决定与她做交易,成与不成总归要试试。

    “……袁家有位道君正在闭关冲击炼虚,近两年既可见分晓。若是袁家多了位仙君,成家跟洪家之流大概要让出浑一宗的中枢山峰了。”

    “……成家在浑一宗内有一处小秘境,逊华仙君现今在里面闭关,并不在成家本家。”

    “……最近齐鸣川失踪了不少修士,都是男修,不知是否是巧合,有两人身具至阳血。”

    绝世真君简直是个秘闻资料库,林千蓝想知道的不想知道的,以及她没想到的,都从绝世真君这里听了来。

    林千蓝认为,要单论赚钱,绝世真君大可以开一个贩卖消息的听风楼,轻轻松松日进斗金。

    绝世真君愿意为她解惑,林千蓝不能白得消息,把在乌灵舟上从天运石里开出来的玄金砂分了一半给了绝世真君,玄金砂能在府地的店铺里买到,异化了的玄金砂则是可遇不可求。

    相比于绝世真君的回护之情,这点子东西不算什么。

    她一气拿出了六样可用来炼器的材料,正对了痴迷于炼器的绝世真君的心思,绝世真君的眼一亮再亮,忙不迭地查看后收了起来,连客气话都省了。

    “天香啊,走啦走啦。”

    卷起少年天香,转眼出了洞府。绝世真君来如一朵云,去如一阵风,林千蓝知道她是急着用新得的材料去炼制新法宝。

    绝世真君走了,林千蓝叫出了念魔,“你去化清宗打听一下姜宁介姜昕平父子的动向,看他们有什么不寻常的地方。”

    念魔自是不能再以宋善明的身份进到化清宗。不过,宋善明有一位亲传弟子在两年多前意外重伤,宋善明赶到时他的弟子已经死了。宋善明那时已经入了魔,弟子的死对他没有多少触动,他便没有及时报上宗门。

    他手上有他弟子的身份牌,可以易容他的弟子进到化清宗内。

    “是,主人。”念魔办事去了。

    驱散了绝世真君遗留的些许香风,林千蓝咂下嘴。

    她还是很羡慕绝世真君的,能活成她这般随心所欲毫不在意他人眼中形象的修士,真心不多。

    从另一个角度看,自己好不好看影响的是别人的观感,并不影响自己的,所以干嘛让自己为了让别人养眼而屈就?与大多数修士在意自己在他人眼里形象的心理相反,绝世真君只养自己的眼,不养他人的。

    林千蓝羡慕的是绝世真君做到了率性,可绝世真君的不养他人眼的做法,实在是辣着她的眼了,一身的桃红裙,裙摆上绣着粉的红的大花牡丹,兼有几只各色灵蝶穿舞其间。

    这配色的辣眼程度,也是绝了世了。

    得亏有灵绣师不怕砸招牌,接下了绝世真君的这份生意。

    “师父。”

    乖乖牌弟子过来,林千蓝赶紧多看了看,狠狠地洗了洗眼。

    两年过去,沐云澈长开了许多,比先前更加美的一塌糊涂。原本长相里的那几分神性与仙气是天生的,现在则多了些后天养成的成分在内。

    天成的气质更需要后天的蕴养。

    想到万景呈说的沐云澈在鸣川府地被一大群女修围观的情景,看到沐云澈的乖乖兔的模样,林千蓝又为大弟子犯起愁来,看来为了大弟子的人身安全着想,她决不能把大弟子往良善里教导。

    不如引导大弟子修炼杀戮之道?虚界里的异兽多的是,什么等级都有,有得杀。

    林千蓝刚一提,沐云澈为难道,“师父,我有了道心了,是泽物之道。”

    泽物,是泽被万物之意……晚了啊,大弟子这是已经奔向良善之途了。道心一旦形成不能轻易改换,林千蓝的愁心不下。

    她的本意也不是让沐云澈变得嗜杀,而是想让他多些凶性,不会在他人欺上来时选择退让逃避。

    凶性可能培养不出来了,可以让他对人多些防备,多给他点保命防御的东西,比如说,银狼。

    她传音给涂白月,说是在玉离宗立宗之前,他的守护职责是护着沐云澈。

    涂白月冷冷地回了她一声“呵呵”。

    早在乌鱼舟上,林千蓝就向涂白月坦言了玉离宗的现状:她,她收的两个弟子,一个不能修炼的凡人,一只处于幼生期的腾蛇,这就是整个宗门的班底了,至于宗门地址,待定。

    涂白月没有翻脸,也没有怒而离去,可自那后,经常回她一个呵呵。

    在林千蓝主动应下多一倍的念灵力给他后,呵她的次数少多了。

    林千蓝脸不红心不跳,“白月,你不觉着你赚了么?同是过一万年,守护一个宗门多累啊,只需护着一个人要省心多了。”

    “呵。”

    不反对就是答应了。修仙进行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