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四十八章 教徒
    林千蓝细致地察看了沐云澈体内,灵力稳定,丹田以及经脉内没有任何隐患。

    看到沐云澈的修为进阶到了练气后期,又得知他修炼时服用了灵丹,所以察看的非常细致,练气期是最基础的阶段,基础不稳,以后再想弥补要多花费几倍甚至百倍的时间和精力。

    服用灵丹辅助修炼总体来说是利远大于弊,只要服用得当,弊处则降到最低。林千蓝是因为她修炼的状态特殊,以及身具木灵珠,用不着服用辅助修炼的灵丹,她自己不服用,并不是认为服用灵丹就完全不好。

    两个弟子也是因为她的突然失去音讯,久等不到,感到看到四周出现的危机,提升修为的渴望强烈,服了灵丹辅助修炼。

    辅助修炼类的灵丹多少都会带点丹毒,定期清理既可。

    还没到清理的时间,沐云澈体内现在残留有些许的丹毒。

    “云澈,我现在为你清理丹毒,你忍着点。”林千蓝亲自操起来刀。是因她的原因,弟子才会服了稍过了点量的灵丹,她怎能不把这事算到她的头上来?

    要论清理丹毒,提纯灵力,她的木灵力当仁不让。

    沐云澈完全放开了他身体的权限,任由师父的灵力在他的丹田、经脉、血肉内大扫荡。

    丹毒的量极少,林千蓝很快收回了自己的灵力。

    弟子对自己信任如斯,让林千蓝很有愧于自家师父,她在拜师后的好一段时间内,对师父都没能这么信任过,在一天天的相处中,师父一次次地对她的真心维护,她对师父的信任度才起来的。

    高兴的同时,林千蓝又想到一个问题:她的大弟子是不是太过于单纯了?“云澈,以后不要太容易相信人了,凡事多想想,对人多加些防范。”

    想到绝世真君出手相帮,想挖沐云澈这个墙角的原由占了相当大的比重,林千蓝不由得再提醒,“有时别人对你好,不一定是出于一片好心,其中多半掺有利益等其他目的……”

    她有理有据的说了好一段话,可谓是用心良苦了。

    “师父,我没有你说的那样好,我……”沐云澈的脸上起了愧色,“我知道绝世真君的目的,我没有想过当她的新国色,还是让她进来了。我利用了她。”

    果然她的弟子太单纯了吧?明明是绝世真君利用她难以生还的传言,来明火执仗的挖墙角,大弟子却心生自责。

    想到沐云澈的成长经历,林千蓝只觉着心疼。

    沐云澈因长得好看,整个村子的女孩子都喜欢他,这样一来,村子里的男孩哪能不气?

    再有,整个村子的小孩子,就沐云澈是能成为修士的玄阶灵根,怎不让那些孩子心生嫉妒。

    两样加起来,那些孩子把嫉妒转化成仇恨,明里暗里欺负他。小童间的打闹,在自家孩子占上风时,大人很少会管的,最多说声别弄出人命来。

    照顾沐云澈的族爷在世时还能护他几分,族爷去世后,这些孩子变本加厉,暗里的欺负全变成明里的欺辱。

    转折在一位一直护着沐云澈的女孩意外跌落山崖死了之后,紧接着欺辱他最过分的男孩被野兽咬死,过不了两个月,又一个欺负过他的男孩死了。

    不大的村子,接连着死了三个人,村子里人心慌慌,最后把责任推到了沐云澈身上。

    他过分好看的相貌成了他不详的证据。

    主张把他赶出村子的那位村民第二天醉酒死了,自此后,坐实了他不详之人的名头,却也因此没人再敢把他赶出村子。

    背个不详之人的名,沐云澈不可避免地产生了自责心理。在她收下他当弟子后,沐云澈的自责心理才逐渐消失。

    有过这样的经历,林千蓝看到沐云澈又生出了自责的苗头,怎不心疼?

    她伸出手,在沐云澈头上轻轻揉了几揉,柔声细语道,“云澈,你这不叫利用,这叫合理利用自己的长处。”

    她的手一伸,沐云澈往前倾了倾身子,任她揉的方便,轻轻说道,“师父,我还收了绝世真君给我的东西。”

    “是你问她要的吗?”

    沐云澈立即摇头,“不是我要的。我怕拒绝了绝世真君会不高兴,我就收了。”

    “这种情况下当然要收了。那会师父不在,尽量不得罪绝世真君的做法是对的。”林千蓝听万景呈说了这段事。

    不时地送个小东小西,试图一点点增加她在沐云澈心里的份量,是绝世真君挖墙角的手段之一。

    好愁人啊!弟子心地太良善了,以后真长成了一只乖乖兔怎么办?好愁人啊!

    要是这会绝世真君在场,知道林千蓝的想法,会立即双手掐住她的双肩摇出咆哮体:你的心偏,别人的眼不瘸!不确定你眼前这位弟子以后能长成狼还是狐,但决不会是只兔子!

    只是,师父眼里出乖徒,绝世真君真有机会抛出咆哮体,林千蓝也是不信的,谁让绝世真君有着离间两人的前科呢。

    再查看了沐云澈炼体功法,不尽如人意,还没有达到第一层,以林千蓝炼体的经验,是沐云澈缺乏实战。

    有着柳折鹿无害仙君的例子在,林千蓝不会把沐云澈保护在自己的羽翼下的。

    虽然柳折鹿的灵脍术已修炼到出神入化的程度,掌控了御脍之术,不再是无害仙君,可御脍术的施放有着明显的局限性,适用于暗中的谋划,不适用于丁是丁卯是卯的实战。

    实战方面,沐云澈这里倒不急,等他筑基后,就可以让他出去历练了,有涂白月护着不担心人身安全。

    “呵。”

    林千蓝忽略这声不和谐的声音。从灵脍术想到了炼丹术,“云澈,你想学炼丹吗?”

    她想让沐云澈修炼的不是炼制灵丹,而是炼制毒丹。毒丹术没有御脍术的局限性,对战的时候放出毒丹,能瞬间结束对战。

    虽说有涂白月护着,可自身的实力也要上得去。为了自家大弟子能多几分凶性,她这个做师父的也是操碎心了。修仙进行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