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五十章 要人
    林千蓝要的补偿相对于化清宗来说,九牛一毛,弘关道君都用不着多想,一口应下。

    林千蓝道,“我还想向贵宗要两个人,姜宁介和姜昕平两父子。”

    这才是她来化清宗的主要目的。姜家两父子闭关的地方在化清宗内,她还没有那么大的自信,能直闯化清宗把两父子抓出来。

    有那株瑶木在,想悄悄地溜进化清宗是没可能的,所以念魔才会借用宋善明弟子的身份进来。

    要是让涂白月出手,是可能抓到人,可也会因此成了化清宗的敌人。以化清宗对浑一宗八大旧势力咬死不放松的执着劲,哪会管她抓人有理还是没理?进瑶光仙墟?想都不要想,齐鸣川都别想呆得住。

    敢当面向他们要人,弘关道君知道其中必有缘故,他还记得姜昕平是林千蓝从浑一境带出来的,问道,“介则两父子做了何事?”

    “他们与浑一宗的成家私下做了交易。”林千蓝把着了化清宗的脉博,“成家因这个交易保住了逊华仙君的命。”

    凌霞派能知道逊华仙君的事,没道理时时刻刻盯着浑一宗的化清宗不知道。化清宗是以灭了浑一宗为立宗宗旨的,得知了此事,怕是都在高高兴兴地盼着逊华仙君早死呢。

    要是姜家两父子真做了能保逊华仙君命的事,那可是生生地打了化清宗的脸!

    做便做了,还被宗外的人知道了,这脸打得,很响亮。

    曲华道君目光咄咄,“你可有证据。”

    林千蓝不闪不避,“没有。两位道君不妨召姜家两父子出来一问。”念魔查到的证据都是间接的,说出来不如什么都不说。

    她相信两位道君不会对她翻脸。

    不是林千蓝一说她有办法弄死梼杌,化清宗的人轻易就相信了,而是化清宗不得不相信。

    留给化清宗的时间不多了,若是化清宗不能在这次瑶光仙墟开启前弄死浑一宗的那两只恶妖,怕是化清宗再难有机会达成目的了。

    以颠覆浑一宗为己任的化清宗,在千年前宗门是呈隐匿状态的,宗内弟子出入用的是无相传送阵,在齐鸣川范围内能随时随地传回宗门,外人很难找到化清宗的宗门所在地。

    瑶光仙墟的掌控权砸到化清宗头上,对化清宗来说,真说不好是机遇还是危机,因为化清宗的宗门所在地不再是秘密。

    化清宗所能做的,是尽量化危机为机遇,一反过去暗中与浑一宗为敌的做法,光明正大的表明了与浑一宗那八方势力的对立立场。

    浑一宗绝不愿让人知道浑一境的真相,化清宗的人也是,这点同为两方的掣肘,所以两方虽是对立,却从没有过大规模的对战。

    化清宗的人借由无相传送阵,在浑一宗内不说来去自由,救几个人还是很便宜的。

    宗门所在地暴露后,化清宗改变了策略,着重放在救人上,得手就走,能救几个是几个,不在浑一宗内与八方势力死磕,所以没有彻底激怒浑一宗的八方势力。

    也有着加上浑一宗内部新旧两股势力的争夺越来越白热化,化清宗掌控着这一千年瑶光仙墟等的原因。

    等化清宗不再掌控瑶光仙墟,浑一宗的八方势力很有可能立即让两只大妖过来捣毁化清宗的宗门,界时,化清宗不说被灭宗,元气大伤是一定的。

    拓水蠃鱼近两千年不露头,对化清宗最有威胁的就是那只恶名在外的梼杌。

    化清宗要是有办法,梼杌早死了,关系到宗门存亡,现在林千蓝说能做到,无论成与不成,他们都要姑且一试。

    在这个前提下,两位道君宁愿被林千蓝旁观着宗门被自家人打脸,也不会对林千蓝做什么。

    很快,姜家父子被带了过来。闭关了?两位道君下令,闭死关都得出来。

    姜宁介和姜昕平长得七分相似,若不是姜宁则留有长髯,姜昕平会比他父亲的面相还显年长。

    看到姜昕平已引灵入体,两位道君再信了林千蓝一分。曲华道君喝道,“姜宁介,此事为何!”

    在两位道君面前,姜宁介想说谎也说不了,承认为了得到成家悬赏的塑灵元丹,把丹朱交给了成家。

    “绝厄血!”曲华道君就要起暴脾气,“怪不得成家前段时间抓了不少的散修,原来樊家的那个女儿是被成家人弄去了!你们这是叛宗!”增强了敌对宗门的实力,等于削弱了己方的力量!

    姜宁介自是不承认叛宗,“师祖,此事我是做了后续布局的,我之后把此女在成家的消息透露给了洪家,洪家势必要与成家争斗一番,无论两家谁胜谁负,或两败俱伤,对我宗都是一件好事。”

    “若是这样……”曲华道君的面色缓了缓。

    弘关道君却是皱了眉,可他什么都没说。

    突然,姜宁介身上白光一亮,是开启了防御,人却是倒飞上了出去!在飞出去之后白光消失,他整个人重重摔在了地上。

    是林千蓝出的手,还是用的拳头,她收回拳风,说了声,“无耻。”

    曲华道君不悦地轻喝,“林道友,这里是化清宗!”

    两位道君没有阻止,一是林千蓝出拳太快,二是他们知道姜宁介说的看似大义凛然的话,其实是站不住脚的,让林千蓝出口气也是应当。

    “父亲!”姜昕平急急地跑过去扶起了姜宁介,姜宁介口鼻皆往外冒血,显然受了不轻的内伤。

    林千蓝这一拳没有留手,姜宁介能活着,全赖于他身上的防御瞬间开启,不然这一拳就能要了他的命。

    不是他不想着躲,而是没能躲得开。

    林千蓝回应曲华道君道,“我还是要问那句,若是贵宗能容忍这种行径,那跟浑一宗的成家洪家之流有什么区别?

    一个连相处了二十年的妹妹都能出卖的,会对宗门忠诚?为了个人私利,明知此交易对己方宗门不利还是去做了,这不叫叛宗什么叫叛宗?”

    她亮明了态度,决不会放过这两父子!

    理亏方是化清宗,林千蓝不怕惹恼了两位道君。

    涂白月这个大妖可不是摆设!修仙进行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