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五十二章 筹划
    让乌鱼子去做这事,林千蓝也是无奈之举。

    腾二在闭关进阶,涂白月是个听宣不听调的,呵她还是好的,有时连呵她都不愿意呵,只留给她一个高昂的头部侧影。

    再说涂白月的妖丹对拓水蠃鱼具有极大的诱惑力,一旦被拓水蠃鱼发现,涂白月都不用下水挑衅,拓水蠃鱼会主动出击。

    啸月天狼在水里的实力要打个折扣的,林千蓝不会这样乱安排。

    而念魔另有用处。

    原本,她要去救丹朱只需要防范那只梼杌,现在,还得防范这只拓水蠃鱼。

    怪只怪姜宁介的自作主张。

    念魔很容易地探知到了丹朱的所在,是因为丹朱身上的血脉气息散播了出来,这种魔主的气息只有魔族才能觉察到,其中所含带的信息是丹朱已被禁锢进了血池里,不止一天。

    虽然用没经过魔化处理的血浸泡不能让天魔之体觉醒,但还是能激发出魔主的血脉气息,念魔顺着血脉气息,找到了丹朱被关的地方,在浑一宗宗门内。

    不好的是,那里离梼杌的老窝很近,要想救丹朱,不想惊动梼杌的打算要落空了。

    那里却不属于成家。

    姜宁介以为他把绝厄之体被成家得到的消息告诉洪家,洪家会与成家为争夺绝厄之体发生内讧,可他忘了,成家与洪家之间再有不和,他们也属同一个宗门的同一个阵营,除了争夺还有一个解决途径,共有。

    林千蓝当即传讯给了弘关道君告之此事,她倒要看看,因姜宁介的自作聪明,让成家与洪家共有了绝厄血,不光逊华仙君的命保住了,洪镇仙君也得以保命,化清宗还能容不容得他活!

    要不是她态度坚决,化清宗还想与她合作除掉梼杌,她都不一定能带走姜昕平,而在她离开时,姜宁介还活着。

    到了一定时候,成家会出动梼杌,洪家难道不会唤出拓水蠃鱼?

    拓水蠃鱼是近两千年没公开露面,是因为浑一宗近两千年来没有发生需要拓水蠃鱼出面的事件。洪家等四家人私下里不会与拓水蠃鱼断了联系,不然他们干嘛会尽心供养一个有事唤不出来的大妖?

    “太岁。”

    “在,主人。”

    念魔赶来后,目睹了乌鱼子从出来到滚下去的全过程。碍于乌鱼子一见他就往他身上扑,他没有近前。

    见主人三言两语把乌鱼子支使进了鸣川江,念魔付之于同情并快乐着。

    他那会就是被还没成为主人的主人三言两语使他对主人的魔主身份深信不疑,双手奉上了那截堆乌木,作茧自缚说的就是他了。

    乌鱼子见他总是想扑上来吸收他的魔气,怎能让他喜欢得来?

    现在,他舒心多了,乌鱼子是自由身又怎样,还不是主人指哪去哪?

    他更为怀疑主人是否身具魅魔血统。魅魔是魔族中最为狡诈的一族,影魔与魅魔相比,影魔只能算有些小聪明。

    让他会这样怀疑的原因是,主人是个如假包换的灵族,灵力比他见过的修士都纯净,不比那个仙体上的灵力逊色多少。

    他也十分确定主人没有入魔,可主人偏能用魔晶来修炼并能释放出魔气来。他的传承里没有提到过有拥有魔族血统的灵族,可传承里没有不代表不存在。

    林千蓝递给念魔一枚传讯符,“你来的正好,拿上这个,想办法把成廷羡引出浑一宗。”

    她是想看看成廷羡能不能被策反成她的内应,不能的话,上回她能抓了他,这回也照样能抓。

    说来是个意外发现。

    虽然因为净魂窟的品阶不够,无法把玄魔的神魂拉进窟内,只能禁锢在了净魂窟上方,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林千蓝察觉到玄魔越来越配合,对她的态度也起了变化,原本是不得不,后来多了些心甘情愿。

    她有自知之明,决不是她魅力无限,连仙君级的虚盗都能拜服在她的魅力之下。

    留心之下,只有一个可能,是因为净魂窟。

    从血恨上人处得到的资料中,只说净魂窟能净化神魂,进入里面的神魂最终会被转化成纯粹的魂力,以供炼魂道修士修炼,并没有说在净魂窟内净化过的神魂会对净魂窟的主人有着臣服之心。

    血恨上人以及净魂窟以前的主人不知道净魂窟有这功能也说得通,净魂窟对他们来说,是用来提炼魂力进行修炼的,没道理把投进净魂窟内的神魂不会再弄出来归回原身。

    因着林千蓝得到净魂窟的时候,净魂窟内阴魂怒号,充斥着邪煞之气,加上阡内只差一点就被投进净魂窟内,她对净魂窟的感觉很不好。

    她把净魂窟内的阴魂放走之后,净魂窟的邪煞气消散了大半。

    尽管知道法宝无善恶,有善恶的是使用法宝的人,她依然不喜欢,就把净魂窟给了凡值钱的东西来者不拒的腾二。

    她启用净魂窟是因为她没有其他法宝可用。

    玄魔是位仙君,神魂只间接地被净魂窟内的阴气渗入到,尚能受了影响对她这位净魂窟的主人不再敌视,成廷羡可是神魂在净魂窟内呆过的,不会不受影响。

    至于受影响的深浅,见了才会知道。

    传讯符是她从成廷羡的随身空间里得来的,正好派上用场。

    “是,主人。”念魔二话不说,接过就走。

    在救丹朱这件事上,念魔与林千蓝不能再一条心了。救人的事是赶早不赶晚,若是丹朱在没经魔化的血池里呆足三十六天,那救回来的不再是丹朱,而是一个失去灵智只会嗜血嘶咬生肉的怪物。

    凭她一个人是无法闯进浑一宗救人的,加上涂白月也不行。

    化清宗早有给八方势力致命一击的筹划,不能覆灭也要让他们元气大伤,再无法掌控浑一境内人族的命运,若都不能做到,也要让他们失去威胁到化清宗宗门驻地的能力。

    林千蓝不再意是化清宗在利用她,让她打头阵,只要化清宗的与她的目标一致、结果是她想要的,谁利用了谁并不重要。修仙进行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