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五十三章 策反
    浑一宗拥有九大灵脉,临一峰坐落于其中一个灵脉旁,在宗门也是个数得着的修炼宝地。

    “吱呀。”位于临一峰接近峰脚的一间洞府打开,陈温从里面走了出来,闭关了一个月,终于修复了伤势。

    想到是怎么受的伤在哪里受的伤,陈温从心底里涌上挥不散的阴霾。

    这仇,他一定会报!

    他为了能加入浑一宗,硬是没自行修炼,等到了浑一宗十年一回的开门收徒,因为宗门一般只从没有引灵入体的人中招收弟子。

    那时他已经十五岁了,起修时间算晚的了。

    他一度对浑一宗是心怀着感激与敬意的,他的父母都是散修,他对散修修炼的艰难深有体会,父母的灵根都是玄阶上品,可修炼了二百多年都没能结丹。

    好点的灵脉都为宗门所有,散修很难找到一个上好的修炼之地。还有功法,地阶以上的功法基本都控制在大宗门手里,散修有仙灵石也没处去买。

    所以他才会一心想加入浑一宗。

    但现在,他只恨无法逃离。像他们这种没有任何世家背景的弟子,在结丹之前不经允许是不得离开宗门的。

    陈温压下心里的恨意,关上洞府门,准备去任务殿领回上回的任务奖励,他因为伤势不容耽搁,回来后马上闭关疗伤,还没来得及去领。

    他九死一生换来的奖励,怎么也不能不要。

    不想与那些不想见到的人撞上,他特地绕了路。

    这种任务的奖励没人敢克扣,他顺利地领到手,好歹是个安慰。

    他打算好了,现在领到了灵丹,他回去后立即闭关,不进阶到筑基后期就不出关了,他手上有一枚父母遗留给他的结金丹,若是情况允许,他会试着冲击一下结丹,成功了他就能离开宗门不受那些人的压迫了。

    眼见着离洞府不远了,他头发一紧,猛得往旁边一闪,“咚!”一块巴掌大的褐色泥块状物落到了他方才准备踏步的地方,要是他不躲,这个褐色泥块就会砸到他身上。

    从落地发出的声音就能听出来,这个褐色泥块的重量不轻,还兼有扔这个泥块的人使的力不小。

    “哟呵,赶得早不如赶得巧。”说话的是穿着成家世家弟子道袍的男子,他过分削瘦的脸上满是刻薄,“陈温,你接下的清扫斩鳌峡的任务该去做了。这是任务牌,快接好。”

    “是啊是啊,真巧的很,侯公子才好心地帮他拿来任务牌,他就出关了。”跟在削瘦脸后来的一个着灰色普通弟子道袍的男子谄媚道。

    与他一起的另一个灰道袍嘻笑道,“也就侯公子好心,不然这陈温错过了任务岂不是要遭罚了?”

    “你们!不要太过份!”陈温认得这个褐色泥块是什么,就是认得,他的眼里才会冒怒火。

    他特意绕道就是为了躲这些人,怎耐还是没能躲过去。

    这个褐色任务牌对于宗内弟子来说,等同于死亡令牌,死在斩鳌峡的弟子不计其数。

    没人会主动接下这个任务,宗门便采取轮流的方式,轮到谁是谁,也有规定,要是不幸轮到了,能活着回来的话,一年内不会再轮上。

    他上回就是在斩鳌峡受的伤,按说一年内都不会轮到他,可他这才出关,清扫任务又落到了他身上。

    一年轮不到是指宗门按顺序排不会让同一个人一年做两回斩鳌峡的任务,可若是有人主动接,想接几回接几回。

    他怎么可能主动接!很明了,是侯奇冒用他的名义替他接下的!

    侯奇不会时时刻刻盯着他,是这些攀附在侯奇身边的人!他瘆人的目光刺向侯奇身后的两个跟班。

    看陈温起了怒火,却不敢向他发出来的样子,侯奇心里一阵的快意,猫戏鼠的游戏百看不厌,他自认潇洒地负起手转身离去,召唤跟班,“走了走了,还有一个任务牌要送。”

    两个跟班忙跟上。

    “是,是,侯公子心最好了,还亲自为这些人送任务牌……”

    “是啊是啊,跟着这样心慈的公子是我们的福气……”

    几滴血从陈温握起的手指缝里滴下,可见他是费了多大力气,才控制住自己没向侯奇出手。

    十多米外的侯奇回头看了他一眼,主要是看他滴血的手,像是更高兴了。

    陈温气得全身发抖,眼角泛起了红丝,却依然忍下了。

    侯奇是成家一系的世家弟子,而他只是普通弟子,他要是敢向世家弟子出手,无论起因在谁,死的只能是他。

    这就是浑一宗的现状,世家弟子的地位远高于普通宗门弟子,普通弟子若不攀附于世家弟子,在宗门内求生存的艰难程度不比散修低。

    浑一宗共分十二系,成家、洪家等八系势力中这种现状最为严重,袁家、樊家等四系所属普通弟子的处境要好的多,不攀附世家弟子也能有出头之日。

    可惜,陈温被招收进了成家一系。

    陈温是不愿攀附世家弟子的普通弟子中的一个,他得罪侯奇的原因说出去都有点荒唐,只因他与侯奇年龄相同,却比侯奇早了一年筑基。

    侯奇便由此看他不顺眼,还不想让他死得快,大小绊子不断,每年他必会被排到清扫斩鳌峡的任务。

    如侯奇一样做法的世家弟子不少,那些世家弟子还会为他们选中去清扫的人下注,看哪个能活下来,以供他们消遣。

    突然,一个极具诱惑力的声音在陈温的脑际响起,“如果给你一个杀了侯奇你还不用死的机会,你敢不敢做?”

    “敢!”陈温不假思索。清扫任务牌一旦落到谁身上,除非身死,再没有收回的可能。幸运不会一而再地降临,他这回可能就要有去无回了。

    能让他活命,还能报仇,他当然要抓住这根稻草,管他是谁!

    浑一宗百万众弟子中,金丹以下的普通低阶弟子占大多数。旧八系中如陈温般不愿攀附世家弟子的人不少,他们每个人或多或少地都受到过或正在受到世家弟子的欺压。

    陈温收到的那个具有诱惑力的传音,许多人都收到了,他们中的大部分人都做出了跟陈温一样的选择,听从。修仙进行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