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五十四章 唯恐天下不乱
    “主人,魔念都已经种下。”

    林千蓝往声音的出处看去,空空如也。

    宋善明的身体倒在一边。

    脱离了肉身的念魔无形无影,林千蓝只能听声辩位。她握有念魔太岁的命火,成为了它的主人,但与它没有契约关系,不能读取到它的想法和记忆。

    太岁是真急了,不惜暴露了它在林千蓝面前一直隐藏着的实力,分离出千万个魔念,种到了浑一宗起了执念的弟子的道心上。

    被种下魔念并非是入魔,但被种下魔念的人会在魔念留驻道心期间听从太岁的命令。

    对于太岁在她面前隐藏实力的行为,林千蓝很能理解,不是必要,谁都不会把自己底牌全亮出来,她自己也是。

    “你去浑一宗守着吧,要是顺利的话,也就这两天了。”

    “我知道了,主人。”

    倒在一边的宋善明动了,从地上爬了起来,是太岁回到了宋善明肉身内。

    一站起来,太岁猛得发现离涂白月不足十丈,当即后撤出十丈外,马不停蹄地遁走了。

    它怕被拍。

    林千蓝好商好量道,“白月啊,梼杌的事只能靠你了。”

    “呵。”

    不错啦,得到了一声呵。看样子涂白月快要消完气了。当初她是有忽悠涂白月的嫌疑,涂白月没有拍她一爪,已是很大度了。

    而且,涂白月真拍她一爪出气,只要不一走了之,林千蓝也不介意,因为她从玄魔那里得知,涂白月不是普通的大妖,而是个妖尊。

    她能拐来涂白月真是赚大了。

    有涂白月在,她才能在化清宗与两位道君讨价还价时底气十足。

    “你只要防范着那只梼杌就好了,能不打就不打。”

    林千蓝没想着让涂白月杀了梼杌。杀了梼杌对她又没什么太大的实际上的好处,万一涂白月受伤了,那她则得不偿失。

    早先她与化清宗的人说有办法杀了梼杌,想去瑶光仙墟的理由虽是真的,更多的则是处在当时情势下的权宜之计。

    她借助于化清宗之力逃离了浑一宗,可一方宗门是她想利用就利用的?不拿出来个让化清宗看上眼的东西,她想从化清宗离开也不那么容易的。

    杀死梼杌正中化清宗的软胁,即便是只信她一分,也不会为难她,而会放行。

    她能安全离开,全赖于无相传送阵,总归她是欠了化清宗人情的。

    那时她所想的杀死梼杌的方法,笼统的很,她打算以元气包裹住一点噬毒,交给化清宗的人,至于化清宗的人怎么让梼杌吞到肚子里,她就不管了。

    她当时并不确定那点噬毒能不能毒死梼杌,但她对冥尘的毒有信心,毒不死也能毒出个好歹来。

    但在鸣川府地呆了一段时间后,她才知道,冥尘的噬毒在仙灵界有这么大的名气,被称为万毒之毒,她倒不舍得用在这只梼杌上了。

    此一时彼一时,因姜宁介父子做下的事,化清宗的包庇态度,她不再欠化清宗的人情,所以,救丹朱的事,她实际上全是在靠自己。

    化清宗的人愿意与她联手,她乐意之至,但她与化清宗之间的关系已经起了变化,她只会在她的目的达到后,才会考虑让不让涂白月相助于化清宗。

    若是化清宗的人临时变了卦,她相信凭她的这番筹划,也能把丹朱救出来,只不过之后她需要立即离开齐鸣川,瑶光仙墟是无法进去了。

    她同时很清楚,化清宗会客客气气地跟她说联手,实际上是在说跟涂白月联手。

    所以说林千蓝觉着自己赚大发了。

    仙灵界并不是人修一家独大,而是人修与妖修两家独大,两者在数量上相差不多,整体实力上也是不相上下。因着妖修寿命比人修漫长许多倍,处于仙灵界顶端的妖修比人修要多不少。

    在这个背景下,仙灵界有个规定,人修可以契约灵兽,但除非自愿,不得强行签订主仆契约,还规定,一旦灵兽成为了大妖,人修则必须解除契约,至于解除契约之后,成为大妖的灵兽愿不愿跟人修呆在一起,全凭自愿。

    敢不遵守妖族的规定?那就等着妖族的怒火吧!

    一般地,妖修所需的修炼环境跟修炼方式跟人修大相径庭,妖修到妖族地盘上修炼更为适宜,因此,成为大妖后,还愿意留在人族地界的妖修极少。

    这就是为什么化清宗一个万人宗门都没有一个大妖存在,百万众的浑一宗仅有两只大妖的缘故。

    看出涂白月不是一般的妖君,化清宗的人怎不对涂白月客气?连带着,也高看了她这个能留住涂白月的元婴一大截。

    “我何时说过与那只梼杌打了?”

    熬出头了啊,涂白月终于对她不出口成呵了,改翻白眼了。林千蓝笑得略有些绝世真君的气质,“白月啊,不想打就不用打。要是事情顺利不出岔子,我们还能看一场龙虎斗。唔,不光是龙虎斗,浑一宗可能会经历一场翻天覆地的大混战。”

    林千蓝越说越有兴头,“化清宗的人很可能会倾巢出动,成家跟洪家等八家没了恶妖相助,能不能承受的住化清宗的万年来的怒火很难说清,袁家等四家是混水摸鱼,还是与化清宗联合,真让人颇为期待啊!”

    她怀疑袁家等后起势力与化清宗的关系不简单,要么是暗中达成了什么协议,要么,这几家,或者说其中的一两家,根本就是化清宗渗透进浑一宗的势力。

    是与不是,到时自然见分晓。

    涂白月算是看出来了,他的这位盟约者,内里就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

    安安静静地修个仙不好么!“呵。”

    林千蓝听懂了涂白月这声呵所含的意思,敛了色,叹息道,“不是我想参与到这种事上来,而是被赶到了架上。要是成家洪家不倒,即便我们如愿救出了丹朱,他们势必会紧追着我们不放。到时,我们只能亡命天涯了。”

    “要是出了岔子呢?”

    “那就赶紧的跑路啊。”林千蓝示弱道,“跑路的事还得仰仗白月了,玉离宗一个宗门的生死都系于你一身了。”

    涂白月很给面子的回了她两声“呵呵。”修仙进行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