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五十五章 素镯不凡
    ,精彩小说免费!

    云昌府地紧靠着浑一宗,来来往往的人中有不少浑一宗弟子。

    府地内隶属浑一宗的产业占了大半,十珍楼是其中之一。

    这里的十珍楼比浑一境陨晖城的大太多,因为十珍楼不仅仅有楼,还有山,山前是楼宇殿阁,收售各类物品,还有一座脍食楼以及一个灵绣阁,楼宇后的山则辟成一个个洞府,供修士租用。

    这座被称为十珍山的小山虽不大,但因位于一个不小的灵脉的上,洞府跟鸣川府地的风凌山洞府一样抢手。

    林千蓝出示了袁不恨给她的代表袁家贵客的玉牌,很快得到一间不错的洞府。

    她快速却又有条不紊地在洞府外另外布下禁制,进到了洞府附带的炼器室内。

    这里的炼器室建的很是讨巧,建在了地下天然的溶洞内,还带有一个小小的冷泉,不过并不是地火炼器室,也就没有配备鼎炉。

    林千蓝不是来炼器的,不在意有没有鼎炉,再说,曾身边一溜摆过十多个随身空间的她,现在还真不缺这东西。

    她从手腕上取下素镯,本是放在了地上,停了停,一念把素镯移进了冷泉内。

    素镯此时不再是青碧色,而是带上了点浅翡,放到冷泉里后,冰凉凉地冷泉开始起了水汽。

    她感到素镯越来越烫,便进到了定昌府地内,租下了这处洞府。

    素镯会发生这种变化,是因为她又一次融炼了素镯。

    从她尝试性地把素镯融炼成随身空间,并且成功了之后,她就发现了素镯的不简单之处,怎么融炼都行,最多是不起作用,但不会受损。

    再回想起素镯的来历,是倪非在一处遗址里捡来的,倪非也说过,那处遗址不像是云琅界之物,因遗址损毁的太厉害,而且除了这个镯子,再没发现其他东西,他不好判断遗址的的来历。

    倪非直觉这个素镯不像是普通的储物法宝,便加了空冥石融炼了下,果然升了级,扩充了空间。

    以倪非敏锐的洞察力,那会应该发现素镯的这个不寻常之处了,毕竟,不是什么储物法宝都能用空冥石来扩充空间的。倪非是个从不看重身外之物的性子,即便是觉着这个素镯不寻常,还是随手给了喜欢素镯的林洛冰。

    林洛冰也曾对素镯感过兴趣,因她不善炼器,只简单地把几样对储物法宝有利的东西与素镯融合了下,虽然没让素镯向好,但也没有向坏。

    也是因为她认为素镯不寻常,才会把它留给了女儿,而不是她惯用的另一件储物法宝。

    真正体现出素镯不凡的地方,是林千蓝把那块从浮音宫上掉落下来的五彩碎玉片,顺利地融炼了进去。

    浮音簪来自于神界,浮音宫可不是。

    浮音宫不是浮音簪本身自带的,而是啻玄照着神界正版的浮音宫为蓝曦炼制的缩小版,所以浮音宫与浮音簪之间会带着一些排斥性,也所以在林千蓝要进到仙遗战场里,眼看着逃离他的控制时,啻玄能把她的神魂拉进浮音宫内。

    林千蓝原以为炼制浮音宫的五彩碎片来自于神界,但不久前她发现她犯了一个想当然的错识,因为她在仙体上发现了同样的五彩玉。

    而仙体来自仙界是确定了的。

    才有了她后来与柳折鹿的合作,各取所需。

    柳折鹿要的是仙体,一旦与他的神魂融合,便可散功重修,以后,再没有了无害仙君这个人。

    林千蓝要的是仙体上的一个泛着五彩的玉扣绊。

    两天前,她把这个玉扣绊融炼进了素镯,素镯再次关闭,但这次没有阻止她的神识进入,她能看到素镯内的东西都在,空间彩光变幻不定,只不能进入和取用东西。

    一个时辰前,素镯外表开始发生了变化,温度也渐为升高,神识再次无法探进去。

    冷泉当然是降不下素镯的温度的,林千蓝把素镯放到冷泉内,只是因为冷泉内的水灵气要更充裕些。

    一刻钟后,冷泉内出现了彩色的光芒,蒸腾的水汽被衬成了彩雾,变幻不定,煞是瑰丽。

    不多会,彩光消失,冷泉也不再往外冒水汽,林千蓝把素镯从冷泉内拿出来,素镯不再是温温的,而是略有些清凉。

    整个榭阁变成晶莹玉透,添了份仙韵。

    饶是心里有所准备,林千蓝还是差点被突来的惊喜给砸晕了,失声说道,“这,怎么可能!”

    ※※※※

    粉墙,红柱,地面铺着金黑白三色相间的虎类妖兽的兽皮,四周装饰用了大量的金色,快要晃瞎腾二的眼。

    成功进阶醒来的腾二一时间怀疑起了人生。

    它是谁?它在哪里?

    它是腾二,它在哪里真不知道。

    它可以确定以及肯定的是,这间大到以它进阶后长达十多米的个头都能随便打滚的房间,不是它闭关前呆的风凌山的洞府里的任何一间。

    “老大!”只有老大才能不打断它进阶把它搬到这个明晃晃的地方。

    腾二好想哭啊,老大终于回来了。

    哭的事先放一边,问题是,老大在哪?它感应到老大还是离它很远。

    它要去找老大!

    房间外的禁制不禁出,腾二一闪身遁出去了,怪它想找老大的心太急,没先看一下落点,一下子遁到了一人眼前,“啊,怎么是你?”

    这人是绝世真君,正盘坐在一张硕大的非床非榻的冰玉台上,查看着摊在面前一件法衣,没有怪罪腾二的莽撞,还回了腾二的问,“怎么是我啊,因为这里是我的洞府。”

    腾二去过绝世真君的绝世炼器阁,这里绝不是,它脱口自问,“老大怎么把我放到凌霞派了。”

    绝世真君咂下嘴。怎么一个个的都知道她的老底了?连这条二了巴几的小腾蛇都知道,让她情何以堪啊。

    她摸了摸下巴,是她最近几年用力过猛了,还是放得不够开,老底才被这伙师徒主仆揭了个透心凉?

    腾二可不管绝世真君在想什么,着急地问道,“绝真君,我老大呢?她在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