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五十七章 胜机
    涂白月没再傲骄,与她一起出了云昌府地,去了齐鸣川崖岸边。

    这段崖岸是一方崇岭,因没有灵脉,出产不丰,少有修士涉足。

    是个约斗的好地方。

    林千蓝甫一停下,刹时峰岭倒转,血阳当空!

    这些人真是迫不及待!

    藏锋化成一把青色大剑,一剑劈向空中血阳!

    融炼进的庆阳木,增强的是藏锋的利。

    血阳被一劈为二,天空回还到之前的白日天。

    这时,袭击她的人才现身,是位老者面相。

    “化神初期。只一人。”

    收到涂白月的传音,林千蓝心里有了计较。

    为了引出这些人来,当然不能让涂白月露面。

    听对方说道,“能从虚盗手里逃脱的,是有些本事。若你说出仙体的下落,我或能放你入轮回。”

    此人倒是实诚派,没说什么或能放你一马的骗人鬼话。

    任他假话真话,都对林千蓝无半点影响,她问道,“你是洪家还是古家人?”

    落到十珍山洞府的白蝶来自于袁不恨。她入住十珍山拿的是袁不恨给她的玉牌,十珍山的管事必会很快通报给袁不恨。

    袁不恨给她的讯息中说,有人知道她活着回来了,想从她口中得到仙体的下落。在她进到云昌府地后,行踪被人发现了,那些人不会在云昌府地内对她下手,若是离开云昌府地要小心。

    林千蓝早已想到,要是她安全归来的消息被人知道了,会有人怀疑到她是否与柳折鹿串通。

    她让涂白月在绝世真君和化清宗一众面前露面,这种借势的做法里,也暗含着她为何会安全回来的缘由,那就是因为涂白月,以敝清与仙体的关联。

    可她没有办法在所有人面前敝清啊。

    以她的性子,也没必要在不知所谓的人前去敝清什么,谁来找茬,杀!

    不知袁不恨是不确定还是另有隐情,没有明说那些人的身份,不过,他的话里行间,隐约透露出这些人与洪家那一方人有关。

    问是洪家还是古家,纯粹是她的瞎猜,只为抛个引子出来,看对方愿不愿意表明身份了。

    “你知道的倒不少。”那人耐心有限,不愿或不屑与她表明身份,“说与不说,还是早做决定为好!”

    林千蓝的决定就是一剑劈了过去!

    方才不过是试探她的深浅,对方这才使了全力。

    两半的血阳已再聚合为一,骤然放大,浓重的血气凝成了一只血手印,拍向林千蓝。

    林千蓝一念遁开,血手印拍到了下方岭,顿时,岭中凄叫声乍起,是没有及时逃离的妖兽遭了殃。

    藏锋一分为四,化成四条白色索链击向对方!

    这藏锋新衍生来的变化形态,是林千蓝一鼓作气,再把璠玙木的叶片融炼进了藏锋,藏锋由此多了个与璠玙木叶须相似锁灵困人的功能。

    修为上有着一个大阶的差异,无论胜负,对林千蓝来说,这必将是一场苦战!

    “嗡!”

    十方丝萝结成的幕障被撕开,血手印擦头过去,林千蓝鼓膜嗡鸣,闷哼了一声,血手印中携带的煞气侵入了之前的伤口。

    自然,身上法衣走上了它无数前任的老路,防御被破。

    林千蓝顾不上阻止煞气入体,赶紧再布下一个十方丝萝幕障,这才往口中扔了粒解毒的元丹,解毒的元丹并不能真正把煞气祛除掉,只能缓解煞气入体的速度。

    这也足够了,林千蓝的生机之力就能除去煞气,但这会没空,她服下这粒元丹,要的是时间。

    如今林千蓝布下的十方丝萝幕障,远不是当年能比的,此方崇岭上空满眼都是细丝条,硬是在血色中扭转出一片青翠来。

    煞气吞噬生气,反过来,只有生气才能破除煞气。

    可修为差在这里放着,交手几个回合下来,林千蓝实力要逊上一筹。

    越阶杀敌听起来热血,说起来也容易,做起来根本是在死亡线上找生机!

    能做到的,无不是各有机巧在内,抓住那一瞬间的胜机就成功了,抓不住,还是趁早逃命吧。

    很快,林千蓝就得到抓住这线胜机的机会,她抓住了!

    在对方为了快些抓住她,唤出了一只九阶灵兽后,林千蓝也不一人硬抗,让涂白月帮了忙。

    修为上到了化神,眼力没有差的,涂白月一现身,对方心一惊,林千蓝抓住了对方这一刹那的分神,对对方倾尽全力的一击,得中。

    十方丝萝破了对方的血阳轮,藏锋的四条璠玙索把此人索个正着。

    一旦被璠玙木叶须缠住,便如附骨之蛆,再难逃脱。

    由璠玙木叶炼制而成的璠玙索承继了璠玙木叶须的这一能力,附骨之蛆吸的是血,璠玙索吸的是灵力,被索住之人越是挣扎灵力损失的越快。

    “止!”

    对方也果断,见无法全身而退,舍了肉身,神魂就要遁走时,被定在了打开的虚空前,眼瞅着空间波动稍纵即平,也就是虚空在眼跟前闭合,他都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

    他是怎么不能动的?

    林千蓝真言诀出口,一多半的元力没了。

    在元气能调用后,她修炼时练习最多的就是真言诀,“止”字诀是新修炼的,还没有在他人身上用过,对方是个道君,她不敢小觑,使出了一多半的元力,还好一举成功。

    要是放跑了此人,那她以后的麻烦事会更多。

    早已结束了战事的涂白月,定定地看了眼定格在飞天状态的神魂,神思不定。

    越阶杀敌成功,林千蓝没有一点沾沾自喜,对涂白月的态度如前,“白月啊,麻烦了。”

    搜魂的事还得涂白月来。

    等林千蓝打扫完战场,涂白月也搜完了魂。不出预料,只搜到了很少的记忆。

    “古家人?”让林千蓝之前蒙对了。

    古家是洪家一系。

    此人来抓她是个人行为,为的是想独得仙体。要是告之了家族,真得到了仙体的下落,万万是轮不到他这个古家支系得了的。

    林千蓝想弄清的,她的行踪是怎么暴露的,没能查到。

    她一路过来,凡与人打交道时,用的可都是化名。修仙进行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