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六十四章 该怒时怒
    一万年,对于凡人来说,桑田沧海,白云苍狗,万年前的祖先曾处于什么样的生存状态,已消逝于时间长河,无从得知,在八家的刻意干预下,其中基本是暴力手段,没有典籍记载,也没有传说流传下来。

    因此,从浑一境凡人的角度看,他们现在生活没什么不好的。

    再则,八家的人深知人心有着不可预料性以及可以强大到什么程度,即便与修士相比弱得多的凡人,一旦知道了实情爆发起来有多可怕,除非他们把浑一境的人族全杀光,否则他们的下场就是灭族。

    寻找备用肉身也好,抓人炼化肢体也好,八家的都是暗中进行的,不让浑一境的人族有一点察觉,取用金丹都是用骗的,让那些修士自己去入瓮。

    才有了浑一境的凡人修士过着看上去十分安定的生活,掩残忍的真相于下。

    林千蓝摇了摇头,“他们并不无辜。他们的修炼资源大半来自于浑一境,他们能安心地在宗门内修炼,是因为两只大妖在。他们享受到了来自浑一境的好处,就不是无辜的。”

    林千蓝还在异世时,看到古时有一人犯事全家问罪的刑罚,当时觉着那些犯人的家人何其无辜,特别是未成年的孩童,被杀被流放。

    但现在,她不这样认为了。无辜的是没从中得利的。

    像是那类真贪了的贪官污吏,身为他的子女,因他贪来的钱财而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享受着最良好的教育。而本该受益于这些钱财的穷苦人家,许多的孩子饿死病死。被流放被卖为仆,这些官员子女一点都不无辜,是他们应得的。

    涂白月接受了这种说法,却是扫了一眼站在承仙殿旁边当守门大将的太岁。

    “……”太岁动都不敢动了,它这会没惹着这位狼大爷啊,不信量量,它绝对在十丈外。

    好在涂白月没想拍它,只是因为每看到太岁,他的心绪都是为复杂,对林千蓝尽了提醒义务,“刹天即是前车之鉴。”

    刹天是崔汜的道号。

    崔汜流落到无名浮岛后,生出了后悔心,后悔在浮空仙舟上没有暂时委曲求全,以他的修炼天分,要不了多久就能报复回去。越想越后悔,对引起事端的涂白月也起了怨气。

    只是,崔汜的道心为不折,他起了委曲求全的念头与道心相违,又怒怨从生,很快就入了魔。

    涂白月会问她一句,是因为知道她的道心为自然之道,担心她的杀心与道心不相违,会步入崔汜的老路。

    尽管其中有元气还没全兑现给涂白月的因素在,林千蓝还是在心里记下了涂白月的好心提醒,“我会多加注意。”

    这会并不是个于修炼上进行探讨的好时机,她没有过多的阐明自己的想法。

    从宋善明,崔汜,到柳折鹿,她最近两年频频遇到入魔的修士,自己还收了个念魔当打手,林千蓝怎不注重道心的修炼?

    她也是在这段时间才悟出来,自然之道,并非指的是平和,平和是自然,看到喜欢的心里欣喜是自然,看到不喜的事物起了厌恶也是自然,若是看到深感厌恶的事物还要强行让心境平和,这才是违了自然之道。

    所谓顺其自然,无非是该喜时喜,该怒时怒,增强实力的目的不正在于此么?该喜时可以肆意地喜,该怒时能有资格怒。

    此时,她心里起了怒,那就任自己怒,因为此时,她有了怒的资格。

    她外放的杀意倒是收敛了许多。

    “而且,恰巧我有插手的能力。”林千蓝指是综合的实力,把念魔乌鱼子以及涂白月都算了进去,光凭着她一个人是插不起手的。

    她从不会去做以卵击石的事。

    再有,杀恶即是行善。

    除了对成家之流起了杀意而顺应心意外,这样做,还能得到天道功德,以及念灵力。

    念灵力即是元力,但跟林千蓝修炼出的元力有所差异的地方是,念灵力为仙灵界所许可存在。

    仙灵界有天生灵物的存在。像是她在云琅界世俗界遇到的石头人,就是天生灵物,所拥有的法力是念灵力,而不是灵力。

    林千蓝用真言诀证实了石头人拥有的念灵力既是元力。

    既然仙灵界有天生灵物,那就是不排斥念灵力。天生灵物的修炼方式与其他灵族的不一样,他们靠的是得到天道功德来转化成念灵力。

    念灵力与她修炼出的元力同为元力,但因来源不同,一个被允许存在,一个被排斥,林千蓝想弄清楚其中的关窍是什么。

    ※※※※

    陈温御剑落在了斩鳌峡外,手里紧紧捏着那个褐色泥块状的令牌。

    斩鳌峡,是宗内供养的大妖梼杌的修炼之地。

    梼杌的四条粗壮的腿上,覆盖着厚厚的石甲,他手里的褐色泥块,实际上梼杌腿上脱落下来石甲片,被炼制成了进入斩鳌峡的通行令牌。

    因梼杌喜爱干净,一月清扫一次斩鳌峡成了宗门任务。

    梼杌可不是个好主顾,清扫的不满意,吃人,清扫时打扰到它修炼了,吃人,清扫时正碰到它心情不好,吃人。

    一年里,总有超个位数的弟子死于梼杌之口。

    于是清扫斩鳌峡成了宗门的死亡任务。被排到这个任务的弟子,只能寄托于去清扫时梼杌是睡着的,别无他法。

    陈温收起飞剑,却是抬头望向旁边一处山峰峰顶,山峰不甚高,只五六百米,上面,有一处突出的岩壁,岩壁的视野极佳,能把斩鳌峡外的情形一揽无余。

    此时,岩壁上坐着十来个人,其中一个正是侯奇。

    陈温不用去偷听偷看都知道这十来个人现在正在做什么。

    这十来人,都是世家弟子。

    他们是在进行下注,看他们这一批将要进到斩鳌峡的普通弟子,会有几个出来、谁会出来、出来时是会少了胳膊还是缺了腿。

    斩鳌峡外,与陈温同样捏着一个褐色泥块的,共有二十一人,有的人脸色灰败,对能活着出来不抱多少希望,可若是不进去违抗宗门命令也是死路一条。

    有的人则跟陈温一样,两只眼的眼角布着几丝红意,看向岩壁的眼光里充满着冷意,在冷意之下,是隐藏着的戾气。

    快了,只需再忍耐这些人一阵子……

    上天像是听到了他们的心声,那个诱惑的声音再次降临他们的脑际。

    眼角的红意迅速布满整双眼,戾气翻起,二十一人中,有十五人突然祭出御剑飞起,飞向的,不是斩鳌峡内,而是那处高高的岩壁。

    五六百米的距离对于筑基修士来说,也就一眨眼工夫即到。斩鳌峡外余下的六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一愣神的工夫,就见飞起的十五人已到了岩壁前,法术法宝骤起,杀向了上方的十来个世家弟子。

    同样的情形,在浑一宗许多地方同时上演!

    杀!

    普通弟子杀向世家弟子,世家弟子杀向同宗弟子。

    杀!

    浑一宗成家洪家等八大势力的属地全乱了起来,禁地内也没能幸免。

    剑影当空!

    冲天火焰!

    十里冰封!

    “轰!”一处山头崩塌。

    “尔敢!”

    “啊!”

    “你去死吧!”

    到处充斥着怒骂惊喝。

    哀号声声。

    乱了!全乱了!

    从乱到乱起来,不过是几息间的事。

    若是被公众知道造成这一切的,只是一个魔族,会更增深对魔族的惊恐及忌惮。

    一个魔族就能让一个百万众的宗门乱起来,是人族太弱,还是魔族太强?

    别说他们,就是林千蓝在太岁主动露了底牌后才悟到她顺手抓来的当苦力的魔族有多强悍。外在的武力不强算什么,人心是最弱的也是最强的,有着蛊惑天赋的念魔无疑随时都能抓一把好牌。

    “咚!”

    有人叩响了宗门警示天鼓!

    三声!表示有敌袭!

    没有参与进打斗的弟子都躲了起来。

    随身洞府的好处在突现出来,尽管有着各种局限,但能保得一时的性命。

    有的地方本就不怎么乱,是袁家等四系的地盘。

    林千蓝吩咐太岁不要动那四家,太岁不敢不听。

    因为太岁的等级不高,在元婴修士道心里种下魔念都很勉强,而且很容易被高阶修士察觉到清除出去,所以太岁造成的大乱多是在低阶弟子中,很少波及到高阶的修士,这会,已有高阶修士开始打杀作乱的低阶弟子了。

    袁家等是后起势力,与化清宗有着道不明的关系,真要让成家那八家这回再也翻不了身,靠的,还得是化清宗和袁家四家。

    既然要玩个大的,林千蓝怎会只调用自己的力量?化清宗不是以灭了浑一宗为己任吗,不倾宗出动怎么行?

    化清宗那边,她早就传讯过去,说能让两只大妖同归于尽,就看有疯子称号的他们,是虚名还是盛名了。

    “杀!”

    陈温的头脑里只剩下这个字了。不杀了这些世家弟子,永无普通弟子的出头之日!不杀了这些世家弟子,死的将会是他!

    当看到侯奇的头颅飞出去,陈温忍不住大笑起来,多年的积恨一朝发泄,说不出的舒心快意!

    成家人,都该死!

    那只梼杌,更该死!

    陈温眼里的红意再溢上,御剑往斩鳌峡内飞去。

    他还有任务,要把一只加了料的妖兽送到梼杌面前。

    他身上带着出入令牌,直接穿过禁制进到了峡内。

    斩鳌峡深且阔,峡底草植繁茂,草植间五彩缤纷,花团锦簇,从上方看好一处千岩竞秀的万花谷,可若是进到斩鳌峡内,不把自己包得严严实实能呆得住的那是真勇士。

    峡上还好,只让人觉着峡内的妖虫比其他地方多了点。越往下去越让人惊心,什么花团锦簇,有许多都不是真的花,而是堆在一起的各色妖虫!

    色彩斑斓的妖虫绝大部分都是有毒的,虽说这里的妖虫基本都是低阶的,可不防备被咬了叮了,能解了毒也是件麻烦事,何况万一被几种妖虫咬了,再混合出强毒来,死得多冤。

    进来的人能不把自己包严实吗?

    峡内气味也不好闻,特别妖虫滋生之地,恶臭无比。恶臭的制造者是梼杌,来源是一堆堆像是绞碎了的骨头血肉的东西,腐烂后散发出来的。

    斩鳌峡外的禁制与其说为了不让人打扰到梼杌的修炼,不如说是不想让斩鳌峡峡底的妖虫以及气味扩散到整个宗门去。

    打扫斩鳌峡,说白了就是用法术清除这里的妖虫以及滋生出妖虫的腐烂物。

    陈温来过多次,对斩鳌峡不说了如指掌,但哪里能去哪里不能去,哪里是梼杌常呆的地方,都知道的一清二楚,才让他次次都捡回了一条命。

    他也知道哪里能藏身,下到峡底后,躲在了一个只能躬身进去的山洞里,山洞不远处是有一堆散发着臭味的腐物,这个山洞属梼杌允许进来打扫的修士离得最近的地方,若他越过那堆腐物,就有被梼杌吃了的可能。

    他现在还不能把东西给梼杌,要等到那个时机到来。

    ※※※※

    “破!”

    与真言诀配合,暗金色的长刺极快地刺入峰后的那处大阵薄弱点,大阵被刺开一条缝隙!

    三乌刺能与真言诀里的“破”字诀配合,因此节省下林千蓝大半的元力。

    足够了!

    林千蓝没去管正与人打得不可开交的成廷羡,迅速遁进了大阵内。

    外面大乱,斗一峰的峰顶倒是不见乱象。

    迎头而来的是一个巨大的火拳头!

    与巨大拳头一起迎来的,是声斥喝,“何人!”

    拳头未至,火焰的热浪已席卷到了刚到峰顶的林千蓝身上,尽管是隔了几层防御,仍能感受到这火拳头如同一轮金乌,似要焚化一切的炽热!

    银影一闪,挡住了火拳头的去势,是涂白月伸出一只爪抵住了火拳头。

    此时的涂白月变了身,高有数丈,一身的冷煞气,硬是把火拳头卷带过来的热浪给逼了回去。

    这个火焰巨人不是一个真的生灵,而是火属性法术变幻而来的火相人。修仙进行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