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六十六章
    这还不算完,太岁又弄了个禁制,把姜昕平禁锢在那处,不给他转身的空间,姜昕平在并不太深的血池里半天都没能站起来。

    看着姜昕平喝了几口血进去,在里面挣扎不停,太岁神情更为凶残了。

    它没忘了做正事,清理起丹朱所在的血池的血来。

    林千蓝考虑的是丹朱会怎么选择。丹朱对魔族一直很反感,也说过,若是她被人抓走变成血奴,宁愿死不愿意变成怪物。而魔族在她看来,就是怪物。

    她若替丹朱做出了选择,丹朱会是感激她救了她的命,还是会怨恨她把她变成了怪物?原先的丹朱不会怨恨她,可身受了这场大难后的丹朱她不敢保证。

    她可不想救人救出仇来。

    有了解决方法了,首要的,是让丹朱苏醒过来,自己去选。

    她察看过了,丹朱被人用一道灵纹符禁锢住了识海。丹朱是个凡人,所以没有用其他复杂的手段,方便了林千蓝动手。

    短时间内是无法离开了,林千蓝拿出刻画好的阵石,布起了阵法,以防有人闯进来。

    等她布好大阵,太岁也清理好了血池。

    “杀了我……我没想到,丹朱……”是血池里的姜昕平,他全身抖动不停,应当是疼的。这一会就受不了?丹朱可是泡了二十多天!

    林千蓝挥手把姜昕平从血池里弄了出来扔到没有刻画咒纹的地方,死了可不大好了。

    她要的不是让姜昕平身体受折磨,而是心理上。体会到了丹朱所受的令人痛不欲生的痛楚,心生悔恨,怕是他更想泡在血池里,想以此来赎罪。

    林千蓝怎能让他如愿,她要让他无以赎罪。

    “这边也清理一下。”

    既然不知道要呆多久,能少闻点血腥味就少闻点。

    太岁听从,很快清理完毕。

    分成两部分的血池,一半的血池里装的是至阴血,一半是至阳血,丹朱之前是被浸在了至阳血里,姜昕平被扔进的是至阴血池。

    太岁清理的很彻底,血池里没有遗留一滴血,血腥味几近消散。

    血池也露出它的全貌,一半血池约四米方园一米深,想到要填满这样大的两个血池的,都是人血,二十三天,至少要更换六次血池,林千蓝感到不寒而栗。

    林千蓝在问清太岁后,站到了丹朱右侧,把她的头发拨到两侧,露出她瘦得脱了形的脸。

    不能去掉黑色索链,但契奴锁能去。

    “小幽。”

    幽冥阴火附在契奴锁上,烧去了上面的神识印记。

    林千蓝斩开契奴锁,顺手扔到了姜昕平面前。

    再拿出一个灵丹放进丹朱的口中。

    她喂给丹朱的是至虚丹,丹朱体内也都是煞气。至虚丹能除去进入体内的虚雾,对煞气也有一定的功效,而且丹朱也能服用。

    查看了下,见至虚丹起了效,林千蓝轻轻抓住了丹朱的手腕。

    她分出一丝元气来,通过手腕上的经脉进到了丹朱的识海,直接打散了那道禁锢灵纹符,但丹朱没有醒来。

    嘶!看清了丹朱神魂的状况,林千蓝倒吸了口气。出于为防万一,她用元气在丹朱的神魂上布下了一层防御,因丹朱的神魂较弱,她布下的这层元气非常的稀薄。

    而此时,丹朱的神魂上缠满了红的黑色的东西,有魔气,血煞之气,还有一些她辨不清类别的邪煞气,她布下的那层元气只残留了一点点。

    神魂被这些魔气煞气侵污,不失去灵智才怪。

    也是她见识还不够多,没想到会有逆魔咒的存在,只想着离三十六天还早,她布下的元气不会那么快失效,在太岁确定了丹朱被关的方位,没有太着急,为了能增加成功救出人的砝码,多方筹划好了才付之于行动。

    这个带着‘如果早知道’前缀的念头在脑中一过即被林千蓝抛开了,早知道她也不会不筹划一番就单枪匹马地往浑一宗闯,那不叫救人叫犯蠢。

    既然做不到让时间倒流,已发生的事无须多想。

    她再引入一丝元气进到丹朱的识海里,为她清除起附在她神魂上的煞气来。

    为免受影响,林千蓝布下的大阵也有隔绝声音的作用,很是安静。

    可外面,乱象愈演愈烈了!

    在离斗一峰不远的一个深达数千米的峡谷上空,一只长着红、紫、黑三色鱼鳞的长达百丈的怪鱼,与一只同样身形庞大的虎形獠牙的怪兽打了起来。

    怪鱼是拓水蠃鱼,怪兽是梼杌。

    两个大妖争是的一只蠡海蛟,而这只蠡海蛟已进到了梼杌的肚子里,拓水蠃鱼不肯放弃,梼杌哪里会再吐出来?

    蠡海蛟生于水下,也是龙族后裔一脉,正与拓水蠃鱼的血脉相契合。

    加上两只大妖本就有宿仇,尽管知道这事有人在中间捣鬼,可蠡海蛟浓重的神兽血脉气息是真的。

    可赶在这个点子上了,拓水蠃鱼得了融合了蠡海蛟的血就能化龙,梼杌融合了蠡海蛟的血则得以化形。

    梼杌需要的是蠡海蛟的血融合进自己和血脉,吞下是假,藏到空间里是真。

    两方都如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没有他解,只有争抢。

    两只大妖打起来毫无顾忌,浑一宗的禁地内火遮了天水吞了地,如末日降临,遍地哀鸿!

    “轰隆!”

    又一座山峰崩塌!

    两只大妖一打起来,浑一宗乱着的地方更乱了,很多人吓得乱跑,边战边跑,还有不小心跑进战圈里,不是不加入对战的;不乱的地方乱了,也是被两只大妖吓的。

    这基本是金丹以下低阶弟子间的情形。

    高阶修士间,要么以杀止杀,要么超然事外,要么多添一层乱,要么拼命。

    高阶修士一动手,才会是真正大乱的开始。

    界池边,空中起了透明涟漪,一个波纹晕开,弘关道君出现在界池上空。

    再一个波纹晕开,是曲华道君。

    不用两位道君抬头,一眼便看到了远处两只正在酣战的大妖。离得虽然有着至少百多里,但两只大妖的块头太大,伴着不时的山崩景象,散发出来的骇人威势竟传到了界池这边。

    两位道君没见到过拓水蠃鱼,可与梼杌能战在一起的怪鱼形象的妖兽,只能是那只拓水蠃鱼。

    而浑一宗成家八系所在地的乱象,也尽入两位道君的神识。

    曲华道君不掩心中的愕然与狂喜,“实情如此!实情如此!那位林真君的手段实令人乍舌!”

    两位道君收到了浑一宗内大乱的消息,立刻启动了无相传送阵,前来查实是哪种程度的大乱,好做出恰当的出动方案。

    林千蓝传讯说能让两只大妖打起来,别说他们不信,化清宗坐镇的几位仙君也是不信的。林千蓝的身份来历他们调查的一清二楚,连她怎么落到浑一境里的都为他们所知。

    一个元婴散修,一上来就放话说能除掉连仙君都动不了的大妖梼杌,不是化清宗当前的形势紧迫,本着让此散修试试也无妨的想法,不杀她也会把她轰出门去。

    这会更放话说或能让两只大妖同归于尽,还说能让浑一宗大乱,若不是她身边跟了个同样大妖级别的妖兽,会认为她是在痴人说梦。

    可现实是,他们并没真正看上眼的林千蓝做到了!

    弘关道君除了惊与喜外,还多了点忧,“于姜宁介一事上,我二人还是小待了此女。”

    曲华道君不以为然,“有何!大不了多给她些应得之物。”

    弘关道君点头。

    “他们果断都无暇此处!”曲华道君喜的只差拍手了。要是以往,他们一动用无相传送阵过来,成家吴家那些人即刻会到,可这都好一会了,连半个人影都没有来。

    这是个他们等了万载才得一遇的机会,不抓住把成家之流打到起不了身,那以后不能起身的该是化清宗了!

    “曲华,我先回宗报与宗主,让宗主定夺。只是……”

    是只参上一脚让化清宗得到数年的喘息机会,还是倾宗出动放手一博,让浑一宗再无成家之流立足之地,要由宗主最后做出决定。

    这会,浑一宗乱的基本是低阶弟子,不少世家高阶修士正在清除作乱的低阶普通弟子,普通弟子里高阶的修士分成三派,有帮世家弟子的,有帮普通弟子的,有冷眼旁观的。

    这是八家人无暇顾及界池的原因,因为他们清楚,化清宗的人不会破坏界池。

    可一旦化清宗的人大量出现,八家人一定不会坐视不理,到时伤亡不可避免。

    只参上一脚,见势不好得手就走,化清宗的伤亡会很少,可倾宗出动,变成了两宗之间的大战,不知会死伤多少人,万一成了还则罢了,万一没成……

    曲华道君皱眉,“你是担心浑一宗尚有位合体上君的传闻为真?”

    “是如此。”

    “怕他的!”曲华道君瞪了眼,“要真有,以那些人的品性早弄出来吓唬人了,遮遮掩掩,就是真有怕也是个不顶事的。”

    弘关道君知道时机不可耽搁,“我这便回!”他身前再起涟漪,弘关道君消失。修仙进行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